写于埃尔弗里德·耶利内克70岁生日 有序的混乱

埃尔弗里德·耶利内克
© Karin Rocholl

埃尔弗里德·耶利内克70岁生日刚刚过去。在她的写作生涯中已经诞生三十余部戏剧,此外,她还为德语戏剧界带来了巨大的福音。

    女作家埃尔弗里德·耶利内克(Elfriede Jelinek)不知疲倦地用她“愤恨的措辞”影响着世界,影响着德语这门语言——一位颇具影响力的奥地利评论人如此表达她对耶利内克作品的惊叹。因此,耶利内克最新戏剧作品名为《愤怒》,也合情合理。当《愤怒》2016年4月在慕尼黑首演时,耶利内克在演出宣传册中提及她本人曾多年持续地被愤怒所占据。正是埃尔弗里德·耶利内克所承受的愤怒为戏剧界带来这部疯狂、甚至让人望而生畏的巨作。该部作品已翻译成多种语言。

    《愤怒》讲述的是发生在讽刺杂志《查理周刊》编辑部和为了得到符合伊斯兰教规的清洁食物而发生在超市的两起巴黎恐怖袭击事件。作品还讲述了那些所谓“怒民”面对未知事物、和诸如斯图加特火车站的建筑工程所展开的愤怒反抗,从希腊神话中英雄赫拉克勒斯的狂暴到一位被丈夫所欺骗的女性的忿恨。简而言之:这是部庞大的一团乱麻。耶利内克毅然通过大胆的关联将原本松散的事物混合在一起。这是她典型的情节模式。人生中大大小小的灾难,从全球化到私人间的恐怖行为,如同在耶利内克其它作品中一样,构成一场雄辩:一场在她熊熊燃烧的怒火之下迸发的激烈言论。

    埃尔弗里德·耶利内克,这位2004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在2016年10月20日庆祝了她的70岁生日。对于当代德语戏剧界来说,她长篇激烈的斥责——基于其形式的开放性——几乎成为一种理想的情节模式。排演她的剧本的杰出导演一致认为,当代戏剧的文本应该尽可能避免对演员在舞台上的表演造成束缚。在戏剧工作者看来,创作的文字首要是用来在探讨政治和社会现实时为语言与表演创造发挥空间。关于《愤怒》,导演尼古拉斯·斯特曼(Nicolas Stemann)说:“这是一次艺术尝试,试图给这个疯狂的世界带回一丝理性。“演员和观众无需逐字逐句地理解耶利内克的剧本。“戏剧文学要传达的是感受,文本要服务于表演。“

通过耶利内克取得的成功

    埃尔弗里德·耶利内克作品的表演实践在过去几年无疑为德语戏剧舞台带来了决定性的影响。她的并置关联性文本《云团·家乡》(1988年首演)、《发电站》(2003)以及《商人的合约》(2009)都是杰出的作品,呼唤了一种关联性的导演风格,塑造了德语戏剧的面貌。小说文本、影像素材和经典剧作这些元素几乎被所有重要导演并置于表演艺术之中,这种现象被戏剧学者称为“后戏剧“概念。

    当代戏剧中很多优秀的导演正是因为执导了耶利内克的戏剧而发展成为风格鲜明的艺术家。例如尼古拉斯·斯特曼在他的职业生涯中已经执导了九部耶利内克的剧本,卡琳‧拜尔(Karin Beier), 乔西·威勒(Jossi Wieler)和约翰·西蒙斯(Johan Simons)都曾成功将耶利内克的剧本搬上舞台。谈及耶利内克的独特之处时,西蒙斯认为:“她文本的音乐性十分突出。在剧场中,人们可以听见耶利内克的思考,立刻感受到当下的紧迫。“

尝试以混乱为结构

    耶利内克的戏剧文本是在未知中进行实验性的建构——因为她明确地表示,允许导演对文本进行删减,或挪用角色的对白,只要这对舞台演出有所帮助。对于她在戏剧中的职能,耶利内克在2013年维也纳城堡剧院(Burgtheater)的周年庆典会议上曾说道:“我献出我的混乱,我随意的编造,不加整理,甚至不加取舍,任由它混乱,也许正是混乱本身创造了作品,而恰好在我这,它们被搬上了舞台!“

    几年来,埃尔弗里德·耶利内克的作品在斯堪的纳维亚国家以及东欧和法国广为上演。罗沃尔特戏剧出版社(Rowohlt-Theaterverlag)罗列了耶利内克1979年至今上演的所有作品的名单——1979年,她的第一部剧作《娜拉离开丈夫后发生了什么或社会中坚》(Was geschah, nachdem Nora ihren Mann verlassen hatte oder Stützen der Gesellschaften)在格拉茨首演。尼尔斯·泰伯特(Nils Tabert),戏剧出版社的负责人说:“我估计,她是目前国际上作品传播最为广泛的德语戏剧作家。“在英国,美国和其他英语国家,耶利内克的剧本却很少被搬上舞台。当然,展演性(performativity)的理念在当地戏剧中没有被广泛应用也是原因之一。直到今天,耶利内克的戏剧文本看上去与英语国家”佳构剧“(Well made play)的理念还是相去甚远。埃尔弗里德·耶利内克并非为舞台角色而创作剧本,其艺术创造的重点在于语言本身,用语言表达她狂怒的愤慨。”仿佛我要在每一个词里挤压出它们所能容纳的一切“,这位女作家说,”否则我无法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