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當代中國城市變遷影像誌

王慶松,《盲流夢》,2005年
王慶松,《盲流夢》,2005年 | Photo: Courtesy of the artist

對於城市化問題,中國的諸多攝影師已經從形形色色的新穎視角加以了表現。他們不僅記錄下因掠奪性的發展而被徹底更改的城市景觀,同時也試圖對如此巨變下的潛力與局限作出批判性的視覺評估。

作者: 溥松(James Poborsa)

急劇的城市化使得中國的城市在過去短短數十年內天翻地覆,關於這種變化,人們已經耳熟能詳。記者們報導過,學者們研究過,居民們更親身經歷過。但也許對於藝術家們來說——尤其是攝影師們——幾乎失去控制的城市化的探討中,人們可以汲取到一些新的感悟。

在許多人痛惜歷史街區被空洞的大樓所替代時,另一些人則歡欣於居住條件的改善,新建築發展的可能性,以及北京、上海等地成為未來之城的前景。

在過去一個半世紀裡,從二十世紀早期芬蘭-瑞典藝術史家奧斯伍爾德•喜仁龍(Osvald Sirén)的開創性著作《北京的城牆和城門》(The Walls and Gates of Peking),到當代攝影家徐勇和馮建國的作品,許多攝影師記錄下了北京城的古老胡同和街道。

這些記錄式的影像使我們得以一窺過去150年間的城市生活,也是對城市戲劇性變遷的最直觀圖解,想必任何熟悉如今西直門境況的人都心裡有數。

上世紀80年代,當經濟發展開始令城市化進程加快的時候,藝術家們也開始嘗試用新技術來表現及批判城市生活。過去數十年間湧現出的影像中,最有趣的當屬 莫毅的系列作品。莫毅於1956年生於西藏,80年代移居天津。他發現,同西藏相比,那裡的生活是如此不同。於是,他拿起相機,開始記錄和剖析他所體驗到 的這種虛幻感。

他的系列作品《我虛幻的城市》(或者如他所稱的《騷動》),就試圖揭示城市生活的虛幻、並且時常荒謬的混亂本質,以及 漫步於現代城市中所體驗到的情感的疏離。他的多次曝光攝影作品所刻繪的那種帶有層次感與肌理感的城市景觀,並不容易為觀者所充分理解。在凝視這些視角變 形、間或扭曲了所有物件物體的圖片時,觀者會陷入一時的慌亂、不快以及忐忑中,就像被擁裹在天津新興步行街的熙攘人流中時的心情。

他的作品是對新天津生活混沌本質的尖銳的批判,描繪出在一個只顧發展、消費以及高速經濟建設的城市中,人們被席捲入人群的那種惶然感。

經濟的發展固然有多方面的積極影響,但也使中國城市遭到了大規模的破壞。藝術家們以多種形式來表現這種破壞,許多人將漢字“拆”融入畫面中。王勁松的著名攝影作品《百拆圖》也許是其中最廣為人知的,儘管其他藝術家也在自己作品中以各種或微妙或顯著的方式包含了這個字元。

王慶松的舞臺式攝影作品《盲流夢》描述了流動工人所處的破敗的居住環境。這座搖搖欲墜、殘破不堪的建築物牆上有一個引人注目的大字“拆”,這個潦草的記 號決定了它即將被拆除的命運。人們可以預見,不久後,這裡就會有一座嶄新的現代大廈拔地而起,而大廈的建造者,卻是另一群流動工人。這些工人常常住在工地 上那些臨時性住房裡,被人多少帶有些輕蔑地稱作“盲流”、“外地人”,或學者口中的“流動人口”——只因他們為生存之故不得不四處流蕩。

幾年前,中國媒體經常採用一句流行的口號:“沒有強拆,就沒有新中國”。然而,正如環保主義者以及那些致力於保存歷史街區的人士所一貫指出的,這種認定 要進步就必須破壞的觀念極其危險。這些歷史空間的失去,不過是“現代化大躍進”對城市所造成負面影響的其中一個方面。另一個問題則是在城市化進程中大量垃 圾的產生。

北京攝影家姚璐是中央美術學院攝影系的副教授,他以一種獨特而醒目的方式反應了城市垃圾問題。他的作品由上百張獨立的照片 經由影像處理拼湊而成,創造出耐人尋味的現代景觀。利用傳統山水畫的形式,他那些精心構思的作品以綠色防塵布為主體,用它們將中國四處的垃圾堆、建築工地 覆蓋住,以壓低灰塵、減輕空氣污染。這些畫面是對以發展為名破壞環境這一現象的詩化反映,迫使我們正視這條橫亙在我們預想中的現代城市景觀與眼前的這種現 實城市圖景之間的鴻溝。

世界各國的許多攝影師也紛紛聚焦中國,創作出了一系列絕妙非常的優秀作品。美國攝影家馬修•尼德豪澤 (Matthew Niederhauser)拍攝了一些反映中國城市變遷的大型照片傑作。他目前正在製作一部名為《資本製造:一種北京的精神狀態》(Creation: A Beijing State of Mind)的紀錄片,將鏡頭對準幾位中國最前沿的藝術家、建築師、音樂家以及作家。

他的系列 作品《偽樂園》(Counterfeit Paradises)檢視了城市化荒誕而矯飾的本質,由開發者們建立起的恢宏建築,在短短幾年內就會被拋棄和摧毀。作為變化中的中國的紀實影像,他的照片 使我們不禁反思在數十年內劇烈扭曲的中國城市景觀的發展,以及不惜違犯自然法則而鑄造起來的離奇而怪誕的未來圖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