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華德福學校在中國
華德福高燒下的教育自救

成都華德福學校的小朋友在給菜地除草
成都華德福學校的小朋友在給菜地除草 | Photo: © Waldorfschule Chengdu

2005年從成都起步,華德福教育運動在中國席捲京滬廣等大中型城市。被覺醒了的家長們作爲“救命稻草”追逐的華德福學校,能否承擔起中國“教育自救”運動的歷史使命?

作者: 吳珊

瘋狂生長的華德福

    2012年10月30日,大理蒼山腳下,“蒼海田教育互助聯盟”低調地舉行開學典禮,從全國各地到大理尋求新教育的家長們幾乎傾巢出動,捐資或借 款共建了這所沒有以“華德福”命名的小學。聯盟主課老師徐剛也是成都華德福學校培訓出來的,學校要求家長要瞭解和認同華德福教育的人智學理念,活動現場家 長和孩子們彈琴、舞龍、唱詩、演講,然後徐剛開始了給孩子們的第一次授課,大理的這第一所華德福小學集聚了家長的衆望。

     從2004年成都出現第一所華德福學校開始,華德福已經席捲北京、上海、廣州、珠海、深圳、西安、鄭州等中國的大部分城市,甚至包括了二級城市。截止 2012年7月,全國已有200餘所華德福幼稚園和20餘所小學,近兩年的增長尤爲迅猛。北京春之谷的王守茂老師接受採訪時稱:華德福在中國,7年的發展 超過美國70年的。德國人智學學會理事長、華德福教育之友基金會創辦人娜娜(Nana Goebel)則說:“1980年代開始,華德福教育運動在全球迅速發展,但沒有任何地方像中國這樣快速。”


    而自1919年世界上第一所華德福學校在德國的斯圖加特創立,如今歐美亞非各大洲已經有50多個國家創辦了1200多所學校、2000多所幼稚園和60多 家培訓機構。德國前總理科爾、前外交部長根舍,前巴伐利亞教育文化部長何曼雅、前內政部長席利,意大利前總理貝魯斯科尼,現任挪威總理斯托爾滕貝格都是華 德福的畢業生或者把自己的孩子送進了華德福學校。    2012年5月4日,四川新都,第三屆世界華語地區華德福教師大會上,成都華德福學校校長李澤武向在座的華德福從業者,包括來自世界各國的人們提了三個問題:“華德福在中國的高燒是怎麽燒起來的?燒到多少度了?最後要燒成什麽樣子?”

被引燃的“教育自救”

     在中國,經歷了最初幾年的荒涼和艱難之後,成都華德福學校已經發展成爲一個佔地30畝,囊括5個混齡班、兩個親子班共120名孩子的幼稚園;小學則發 展成爲1到8年級7個班100多名學生的一所獲得國家正式辦學資格的真正小學。中國的華德福學校如今已很難申請,幼稚園入學要提前好幾年排隊,小學常常連 提前排隊都不行,因爲已被從幼稚園直升的孩子佔滿。不僅是相對成熟的成都華德福學校,很多只辦了兩三年的幼稚園也已拒不招生。

    同樣火爆的是成都華德福學校的教師培訓。到今天,全國華德福幼兒教師培訓已有5個中心,小學教師培訓有4個中心,高中教師培訓也正在展開,每一個中心 能培訓120人左右,它們都呈滿員之勢。華德福圈裏有個說法,“華德福世界什麽東西都要搶,學習要搶,餐館要搶,培訓要搶,實習要搶。”“本質是一種需求 在推動。”成都華德福學校校長李澤武說。

    這種需求被民進黨中央副主席、新教育推動人朱永新表述爲“教育自救”,就像大理迅速成爲中國新教育探索的“聖地”一樣,華德福也被家長們這種緊迫的情緒催生爲“教育自救”的一根稻草。

    成都華德福學校的附近甚至出現了一個各地家長駐紮陪讀的村莊,這些都市白領、自由職業者逐漸融入了當地有機農耕的生活方式,成都華德福也定 期組織農夫市集,推廣有機食品的種植和銷售。這一整套的生活方式也伴隨著華德福學校的創辦遠播京滬廣等國內大城市。而華德福在中國快速成長的背後也體現了 教育質量的良莠不齊。

    和在家上學、讀經私塾、教會學校等熱潮一樣,華德福高燒的背後,是浩大的教育需求。四川大學環境學院的老師夏嵐經歷了長時間的內心掙扎,把孩子峰峰從公立 幼稚園轉進了華德福的幼稚園。“4歲開始,幾乎所有的小朋友都在繪畫、英語等各種才藝班上,‘不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這種功利主義的教育席捲社區”。她 說。

   “我們的教育碰到了巨大的問題——教育的理念、內容、方法和評估已經落後於社會、經濟和文化的發展,特別是中國大陸地區人的意識的發展,以應試爲主導的教育和個體化的發展之間産生了巨大的衝突。”朱永新說。

    對華德福有越來越深的領悟後,夏嵐也越來越感激孩子,“可以和他一起成長,開始真正思考人生,我是什麽樣的人,該如何對待生活”。

    當其他幼稚園大班的孩子還在作業本上艱難地抄寫著1、2、3的時候,華德福的孩子在玩沙捏土做手指編、幫老師做“家務”和照顧弟妹。夏嵐意識到“好的教育 並不是一味增加知識的傳遞,也不是簡單的把孩子丟給學校,而要用父母的成長來影響孩子的成長。望子成龍不如望子成人,要讓孩子成爲最好的他自己,只有父母 先成爲最好的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