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人物
吉嗒•塞勒(Gitta Seiler)

吉嗒•塞勒
吉嗒•塞勒 | © 吉塔•塞勒

這位德國女攝影師2011年9月至10月在北京參加了歌德學院的藝術家駐留項目,主要拍攝年輕婦女。

  攝影師吉嗒•塞勒1967年出生於德國南部的麥琴根。1989年至1991年在柏林的萊特協會職業培訓中心接受了攝影培訓。1991年至1998年在多特蒙德學習攝影設計,師從阿爾諾•菲舍爾(Arno Fischer)教授。學習期間她在國外完成了多個項目:1994年她在聖彼得堡拍攝街頭流浪兒童。1996年她在巴西聖保祿生活了一年。她的畢業設計包含了來自這兩個國家和德國的攝影作品,主題是“作為孩子”。

  1998年起,吉嗒•塞勒從事自由職業,居住在柏林,從2007到2012年在柏林的Ostkreuz攝影學校授課。

  吉嗒•塞勒多次獲獎的重要作品包括:表現德國一名離家出走女子的《逃跑》(1999年),展示聖彼得堡一家專為少女提供墮胎服務的醫院的《墮胎》(2000年),反映一個德國監獄中年輕女性生活的《囚禁》(2002年)和展現柏林未成年媽媽的《無意》(2006年至2009年)。吉嗒•塞勒所有的作品都要求個人的高度投入,她花了很長時間與她的拍攝對象共處,試圖以此來達到這樣一種狀態:她的在場已經讓被攝影者習以為常,忘記她的存在,從而使舉止盡可能達到自然。

  這四個膠片攝影作品系列,被部分黑白、部分彩色收錄在克雷爾出版社2010年出版的題為《關於女孩們》的圖冊裏。隨後在烏爾姆、多特蒙德和柏林舉辦了與該圖冊配合的攝影展。

  2011年9月至10月,吉嗒•塞勒受歌德學院之邀,參加了藝術家駐留項目,在北京生活了兩個月。

1. 你最近在忙什麽?

忙著拍攝北京的年輕女性,並藉此研究女性在中國的角色。對我來說,年輕女性代表了新一代人。而我很好奇,她們是怎麽來展示自己的。可惜要拍到她們自然狀態的照片很難,因為中國人從小到大就經常拍照,他們會立刻擺出一個姿勢來。我一方面想拍到自然狀態下的照片,但是另一方面又不想在街上偷拍。

除了女大學生之外,我還拍攝購物中心裏的女人。當滾滾人流不停湧入購物中心,那毫無阻礙的消費,在某種程度上是迷人的,同時也是驚人的。

2000年我在俄羅斯,以及2005年到2006年在德國康斯坦茨作為藝術家暫居時,已經拍攝過女性肖像。也許在北京拍的肖像也會加入這一系列裏,但是這要等這次的膠片沖洗出來並被處理過之後,要過一段時間才能分曉。

2. 你從什麽時候開始接觸中國?是怎麽開始的?

2009年我去上海看望了一個和我一起曾在多特蒙德學習的朋友,攝影師塞風(Jan Siefke)。通過他,我對上海有了一次非常集中的、個人化的了解。但是在那五個星期裏,我也去了中國其他地方。在北京我呆的時間很短,當時我就已經希望能再次回到北京,呆更長一段時間。

3. 與中國的交往給你的工作或生活帶來了哪些影響?

在這段時間裏,我在大街上和許多女人搭過訕,想給她們拍照。這其實不是我的工作方式。但是由於時間短,我不可能像以前那樣做項目:在一個有限的環境裏,讓人們了解我,知道我在做什麽,我為什麽在這裏。在大街上與這些女人搭訕需要我克服不少困難,但是也擴展了我自己。由此我增長了很多經驗,比如如何應對拒絕。

另外,我肯定也會再好好思考一下我的消費行為。

4. 你在中國最美好的經歷是什麽?

當我在大街上站著,顯得手足無措的時候,總有人前來幫助我。

5. 你在中國最不愉快的經歷是什麽?

我的幾卷膠卷被洗壞了。沒有用C41沖洗工藝而是用了E6工藝。所有的相片都沒法恢復了。還有一名的士司機聲稱我的鈔票缺了一個角,用一張百元假鈔在一瞬間換走了我的一張真鈔票。

6. 有沒有你最喜歡吃的中國菜?

北京烤鴨和火鍋。

7. 對你來說什麽“ 最中國”?

擁擠。還有在一個中間帶大轉盤的圓桌上吃飯,轉那個轉盤,每個人都能吃到自己想吃的菜。

8. 中國文化方面哪種成果給你印象最深?

北京的798藝術區。藝術家使用這一片帶有動人的大敞間的廠區的方式令人驚嘆,儘管最近這裏已經相當商業化了。

9. 如果可能的話,你願意和哪個中國人交換一天生活?

和任意一個中國女人,好讓我能聽懂這門語言。聽懂每天就在我身邊,在大街上、公共汽車裏、餐館裏的那麽多女人的對話,聽懂她們在說什麽。

10. 你希望把中國的哪些習慣或理念帶回國內?

用筷子吃飯,還有那種能讓每個人嚐到桌上所有菜餚的吃飯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