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中國電視文化
由反“三俗”想到的

2010年5月,江蘇衛視婚戀交友節目《非誠勿擾》錄製現場
2010年5月,江蘇衛視婚戀交友節目《非誠勿擾》錄製現場 | 攝影:劍華,版權:東方IC

2010年8月,中國在娛樂媒體範圍內掀起了“反三俗”之風,然而官方所反的,往往是老百姓所喜聞樂見的。3個月過去了,壹些被劃為三俗的節目仍在電視上熱播。

作者: 右衛門

   “三俗”,如果評選今年中國的年度詞彙,它一定是強而有力的競爭者。這一“庸俗、低俗、媚俗”的簡稱——自從中國的國家元首、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在7月2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二次集體學習中明確提出要“堅決抵制”後,它就成了中國“新道德運動”的風暴眼。

  儘管受到網絡等媒體的強烈衝擊,但電視依然是目前中國影響力最大的媒介,也就自然成了“三俗”的重災區。一時間,從江蘇衛視的一檔名為《非誠勿擾》的婚戀交友真人騷,到據同名中國古典名著改編的新版電視劇《紅樓夢》,還有目前中國國內最具人氣和收視率的搞笑名人郭德綱、周立波等人,紛紛在中央電視台、人民日報、新華社等宣揚官方意識形態的媒體上被點名為“三俗”代表,理由從“宣揚不健康價值觀”、“炒作”“為迎合觀眾不擇手段”等不一而足。

  以“三俗”代表之一郭德綱為例,這位來自天津的相聲藝人和主持人在各地電視台遭遇封殺不說,連出版的作品集DVD和書籍也在書店被下架。而20多年前曾有類似的場景——當年的意識形態部門和官方喉舌媒體曾列出過“三大精神污染”:喇叭褲、蛤蟆鏡,法國哲學家兼作家沙特——但多年後發現,它們的罪過,恐怕也只是之於那時大部分人的審美而言,過於前衛了些而已。

  但奇怪的是,這些被列為“三俗”的反面典型,居然幾乎皆是中國老百姓所喜聞樂見的。安排女主角林黛玉像法國大革命時的馬拉一樣裸死的電視劇《紅樓夢》,雖然被觀眾幾乎眾口一詞地說著“雷人”,但並不耽誤他們一邊討論著劇情的發展一邊追看下去。而郭德綱和周立波兩位搞笑藝人,雖然分別身處北京和上海,但其劇場演出幾乎從來都是座無虛席,甚至炒出幾千元的天價票,也一樣賣得出去。至於《非誠勿擾》,其收視率和受持續關注的程度,只有幾年前被美國《時代周刊》認為是“中國21世紀最大的民主嘗試”的《超級女聲》可以媲美。這是怎麽回事?

  筆者的一位媒體同仁直言:“郭德綱相聲中很多影射現實生活的段子,基本上可以算是不帶粗口罵人。而《非誠勿擾》裏某些毫不掩飾自己拜金情結和功利價值觀的女嘉賓,打死我都不娶!”但這並不妨礙他作為郭德綱的粉絲,收錄了後者的相聲全集;也不妨礙他興致勃勃地追看《非誠勿擾》,並在節目開播數期後毛遂自薦作為男嘉賓參與節目。理由很簡單:“雖然它們(那些電視節目)可以丟乖露醜,但起碼敢說。而其說出或表現出來的,要麽有官方所不願意讓百姓看到、聽到的,要麽則是中國社會存在的某些事實、但官方不願承認或拿出探討的。”

  不妨看一看電視界的官方喉舌中國中央電視台——它既是運動員又是官員,甚至有時還像裁判員的身份,多少讓人回想起前東德的柏林迪納摩俱樂部。它三十年如一日的王牌欄目《新聞聯播》,奉獻給觀眾的無論是題材的選擇、還是內容的編排都是“潔本”。筆者的一位朋友曾是這家電視台另一檔新聞欄目的總監,談到離職的原因,“反正閉幕沒有不勝利的,講話沒有不重要的,進展沒有不順利的,完成沒有不圓滿的。任何新聞甚至只需要換掉時間地點人物都可以套用這一格式,連觀眾都沒有了挑戰,更何況應該永遠期待‘新’聞的新聞人呢!”

  如此說來,也許老百姓並非真的只喜歡俗,這也許用托克維爾(Alexis de Tocquevilles)那句話可以解釋:“他們有時不是熱愛民主,只是厭惡主子。” 他們只是想要取得審美自治權而已——別管是雅是俗,請讓我自己來選擇。北京大學教授張頤武是中國研究大眾文化的專家,他曾在個人博客裏表示:“如果給予了選擇的機會,即便會有人選擇了其他的,但肯定還是有相當多的人會站在官方立場一邊。但如果沒得選的話,好奇心的天性會驅使所有人都忍不住翻看硬幣的另一面。”

  雅文化能不能由官方倡導、甚至強行推行來深入民心?按照幾千年中國歷史的通常模式,幾乎沒有什麽是執政者想做但做不成的事。如果中國電視能由此大踏步地走向高雅,也算是民族之幸。但前車之鑒卻並非杞人憂天:民國時袁世凱“尊孔復古”,結果成了一場鬧劇;“文化大革命”的時候全國只有八齣樣板戲,絕無低俗內容,但結果是中國文化發展一夜倒退了幾十年。刻意強調高雅,結果引發民心的出走;刻意提倡崇高,結果卻偏離了基本的人性,歷史上從來就不乏此類“播下的是龍種,收獲的是跳蚤”的教訓。

  日前,某期中共中央黨校主辦的《學習時報》上,刊登了文化部部長蔡武的專訪。蔡部長直陳“中國文化缺少經典力作,缺少振聾發聵的文藝高潮,缺少學術創新與文化發現,缺少大師級的文化權威。泛漫汪洋的文化,必然是包含著大量低俗偽劣淺薄的貨色。”

  但中國已身處市場經濟大背景下,自由競爭、自由選擇的時代,大師和權威就能夠駕馭麽?而把已是汪洋大海的中國文化變成有序流通的運河,還是讓文化從業者在汪洋中學會乘風破浪,恐怕還是後者更具可行性。雖然官方的“反三俗運動”一出,最近的電視上確實少了不少“俗”多了“雅”,但過了這陣風頭呢?“俗”恐怕還是會浮出熒屏——央視名嘴崔永元幾年前就給出了答案:收視率是萬惡之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