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焦點:何處是故鄉
沒有方言,何來故鄉

《橙色的夏天》劇照
《橙色的夏天》劇照 | © Majestic/Christian Hartmann

時隔多年,德國影壇上終於再次出現了壹部“鄉土影片”,它獲得成功的秘訣是:真實地展現地方特色,說壹口純正的方言。

作者: 蘇珊•瓦哈布紮德(Susan Vahabzadeh)

  壹隊吹鼓手,穿著民族服裝,說著地方方言:所有這些在現實中當然存在,但是要講這些搬上銀幕,在很長壹段時間內卻受到排斥。2011年8月,電影《橙色的夏天》在德國上映並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其中就包括了上述所有元素:影片講的是有壹群柏林人遷居到上巴伐利亞地區的壹個小村莊,有礙於上述各種地方習俗,他們融入當地生活的過程很慢。但尤其是孩子們希望在當地找到家的歸屬感。

  《橙色的夏天》由馬庫斯•羅森米勒(Marcus H. Rosenmüller)執導,他是目前德國最為成功的導演之壹,其五年中共執導七部電影,也是德國最高產的導演。羅森米勒已成為了德國新鄉土電影的首要代表人物,這類電影則主要出自故鄉的自豪感要遠遠強於德國任何其它地方的巴伐利亞。羅森米勒2008年拍攝的電影《珠光色》描寫的是20世紀30年代壹個巴伐利亞小城的童年生活。同年拍攝的另壹部電影《俠盜克奈索》,則講述了壹位巴伐利亞傳奇人物、生活在19世紀末的義賊馬蒂亞斯•克奈索(Matthias Kneißl)的壹生。這些真實的史料和羅森姆勒的現代故事有壹個共同點:即壹種個人的歸屬感。羅森姆勒之所以大獲成功,或許就在於他不僅用電影手法表現自己熟悉的地方,而且還有他對巴伐利亞方言的敏感。布利•荷比西(Bully Herbig)執導的德國電影史上票房最高的影片之壹《曼尼山奪寶記》(2001年),片中也是說慕尼黑方言。除了羅森米勒的影片之外,新鄉土電影流派的代表作還有費利克斯•米特雷爾(Felix Mitterer)2002年拍攝的《自由之鷹》,及漢斯•施泰因比希勒(Hans Steinbichler,2003年)的《希蘭克爾》。 

德國電影遭遇的故鄉困境

  德國電影中不普遍使用方言,是由多種原因造成的。壹方面是聯邦主義,試圖將各地的地方特色結成壹體。而這裏特別是德國的歷史使德國人與故鄉的關系變得更為復雜。結果導致70年代以來,德國電影和電視中的人物對話喪失了地方色彩,所有方言都被認為是褊狹閉塞的表現。那時人們追求的是表現壹種看不出是哪裏的地方,創造壹種各地共通的語言。但這樣的想法是錯誤的:故事要吸引人,必須依靠細致精確的描寫;要使憑空臆造的壹個遠離現實的地方顯得生動是十分困難的,也很少能成功。這種錯誤想法帶來的後果是,電影中流行壹種實際生活中沒人會講的人造語言,這對故事情節也產生了不利影響,使其愈發脫離現實。這類電影以賴納•考夫曼(Rainer Kaufmann)的《全城話題》(1995年)為代表,大多數都是講壹些單身貴族,住在巨大奢華的老舊豪宅裏,整天除了追求自己的真命天子外便無所事事。或者是講述壹些缺乏可信度的的逆反角色,例如卡嘉•馮•加尼爾(Katja von Garnier)執導的引來頗多指責的《碧波女賊》(1997年)。這部影片講的是四個坐牢的女犯人組成壹個樂隊,越獄後橫掃各大音樂榜單,還成天把臟話掛在嘴上。近年來,德國電影之所以再次獲得成功,首要原因在其對故鄉的重新發現。而故鄉首先就是語言。

  二戰以來,德國電影中展現的故鄉不是太多就是太少,很少出現把握均衡的作品。20世紀70年代的那些沒有“根”的電影,也是對最初壹批鄉土影片的壹種反動。這批最早的鄉土片在時間上是從二戰結束以後,壹直到1962年的《奧伯豪森宣言》,也即“新德國電影運動”發端。在1954年拍攝的《銀樹林的護林人》和1955年的《伊蒙霍夫村的姑娘》等電影中,塑造的都是壹種人為想象的田園美景,並與身世及傳統誇張地聯系起來,好像是要用這些影片治療二戰留下的可怕陰影,以及被驅逐和逃離家園的苦痛。

發現故鄉的真正範圍

  在從二戰結束到20世紀60年代,德國人很難處理自身與故鄉的關系。這壹點在將德國鄉土影片與美國的頗為輕松的同類影片——西部片做比較時,體現得尤為明顯。鄉土影片熱潮退去以後,電影中的故鄉主要被定義為共同的歷史。埃德加•賴茨(Edgar Reitz)導演的長篇巨制《故鄉》三部曲,分部拍攝於1984、1992和2004年,共分30集,詳細探討了壹戰結束到新千年交替的德國歷史。現在已經很少有人拍戰爭片,電影中更樂於探討比較近的壹些歷史事件。壹系列的電影都以20世紀70年代的德國恐怖主義活動為主提,如安德烈斯•法伊爾(Andres Veiel)關於德國紅軍旅的《舍我其誰》(2011年)、貝恩德•艾興格(Bernd Eichinger)和烏利•埃德爾(Uli Edel)2008年推出的的《巴德爾和邁因霍夫集團》等。

  時代在變化,故鄉的概念也同樣發生了改變。在我們當今的社會裏,人員流動產生的影響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大。因為工作原因出國幾年已並不是少見的事。現在電視裏有不少紀錄片式肥皂劇就是描述試圖在國外的某個角落紮根的德國人。而在電影中則反映的是相反方面,如由第壹代外國勞工的子女講述他們父輩怎樣來到德國的故事。例如,2011年雅瑟敏•紮姆德雷利(Yasemin Samdereli)導演的《阿曼尼亞》(註:阿曼尼亞為土耳其語的德國)上映:這部關於壹個在德國生活的土耳其裔家庭的影片,幽默風趣地講述了這個家庭從第壹代人從土耳其移民到德國開始,壹直到現在的故事。在這部片子裏,語言和故鄉也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只有能交流,才會有家的歸屬感。塞姆是片中這個土耳其家庭裏最小的壹名成員,他因為自己土耳其語不夠好,不得不要求姑姑講故事時壹再重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