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焦點:何處是故鄉
中國精英正在大量外流

漫畫:翟海軍
漫畫:翟海軍 | 版權:東方ICNews

中國正在成為世界上最大移民輸出國,第三撥移民高潮已成愈發洶湧之勢。到底是什麽原因讓這些精英們放棄了國內的優越地位而遠走他鄉呢?

作者: 潘曉淩

  壹則打在北京車展上的廣告顯示著這個國家的精英當下的新思潮:在北京買房?不如移民吧!

  這則廣告極富煽動性。壹方面,北京二環內壹手房價每平方米均價3萬元,另壹方面,美國開始推行EB-5類簽證,吸引各國有錢人入籍,最低投資50萬美元,即有資格申請美國綠卡。這意味著,北京二環內房產持有者理論上都具備移民美國的資格。

  買房?還是移民?中國中產精英顯然已在集體投票。中國社科院《全球政治與安全》報告顯示,中國正在成為世界上最大移民輸出國。自上世紀中國啟動改革開放以來,第三撥移民高潮在進入新世紀的十年中已成愈發洶湧之勢。

精英移民潮來勢洶湧

  此前第壹撥移民潮湧動於中國國門初開之際,即20世紀70年代末。彼時,來自溫州、福建、廣東的年輕人紛紛爬上穿越西伯利亞的火車,翻過重重山脈,或是被蛇頭塞進終日不見陽光的甲板底下,在海洋上顛簸數十日,偷渡到歐洲,打黑工、等待大赦、甚至不惜加入外籍兵團換取國籍。

  電視劇《北京人在紐約》是掀起於1990年代初期的第二撥移民潮的真實寫照。那撥移民以高學歷專業技術人員與知識分子為主力軍,出於眾所周知的政治原因,他們選擇背井離鄉。

  他們都不及眼下正在發生的第三撥移民潮如此引人註目。這些即將、正在、或已經離開中國的人們,擁有這個國家可觀的財富、優質的智力與尖端的技能。而在他們看來,優質教育、清潔空氣、安全食品、行動自由、資產轉移、安全感,都將在移民的彼岸得到。

  過去十年,隨著各移民接收國政策的放開,越來越多中國人入籍澳大利亞、新加坡、美國。如今,對於幾乎所有壹線城市中產階級而言,壹個集體感受是,每個人身邊都有起碼壹個朋友正在或已經辦理了移民。

  北京因私出境中介機構協會數據顯示,2009年到美國投資移民的EB-5類簽證的中國申報人數已經翻了壹番,從2008年的500人上升到超過1000人。2010年,中國大陸投資移民申請占移民局全年發放EB-5簽證總數的41%。

  加拿大移民局數據顯示:2009年,加國投資移民全球目標人數為2055人,中國大陸的名額占了1000名左右。2010年,中國大陸通過投資移民方式成為加拿大永久居民的人數占全部投資移民的62.6%,達2020人。

  據北京因私出境中介機構協會會長齊立新介紹,投資移民成功率高的國家分別為加拿大、澳大利亞、新加坡,其規定投資門檻分別為40萬加元(約235萬人民幣),80萬澳元(約454萬人民幣),150萬新元(約962萬人民幣)。

  此外,申請難度最高的歐洲,近兩年仍頻頻有富裕家庭關註。荷蘭壹家移民機構律師助理張潔茹說,中國富人已成為他們最優質的客戶,每年他們都會提供免費往返機票和酒店住宿,邀請中國富商赴荷考察投資項目。

下壹代的優質教育成為重要移民原因

  尋求安全感、為孩子謀求優質教育,是多數受訪者移民的前兩條理由。和普通大眾想象中不同,大量技術移民在國外的生活雖然平穩卻遠不如國內光鮮,在遙遠的異國他鄉,他們中的大多數需要褪去在國內“成功人士”的光環,回歸普通到平淡的生活但他們更多著眼於自己子女的未來,他們普遍希望下壹代能夠在異國延續自己在國內的成功。“犧牲我壹個,幸福後來人。”已經移民加拿大近10年的馬舒(化名)如此總結。

  2001年申請移民加拿大時,馬舒辦理的是技術移民,盡管身為廣州某公司高管的他彼時資產已達上千萬。他是典型的中國中產高知精英:畢業於某名校,三十出頭即擔任廣州某文化公司高管,有豐富的國際合作經驗,後獨立創業經商。

  也不是每個中國技術移民都想得開。2005年,讓加拿大移民圈內轟動的兩起事件,壹是湖北省前理科狀元讀完博士後,只在壹家工廠找到壹份體力工,跳樓自殺;另壹名中國博士在被公司辭退後,跳橋身亡。

  馬舒覺得,這都是讓中國的教育給害的:“尊卑貴賤意識太深,生而平等的價值觀已經滲透到西方人的骨子裏。”

獲取行動自由,並不放棄中國國籍

  淩霄君(化名),2007年投資移民新加坡,夫人孩子都遷居獅城,自己在上海繼續生意。“在新加坡,生意有15%的利潤,已經很讓人歡欣鼓舞了,可拿回中國呢?太壹般了。”他說,“中國才是全世界利潤的天堂。”

  淩霄君是中國投資移民的縮影,他們極少願意放棄中國國籍。“除非是想全身而退出國養老。”淩說,絕大多數人只是需要獲取P.R.(Permanent Resident,永久居民),兩者之間只是政治權利上的差異,卻能保證自己以中國公民的身份在國內暢通無阻地做生意,在全球自由飛行。中國護照與大國身份極不相稱,相比中國護照的13個免簽國家,加拿大、澳大利亞、美國、新加坡、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免簽數量分別為125、120、130、122和110。並且,壹旦中國再次發生政治動蕩,他們能以外籍人士的身份迅速離境。

  而絕大多數技術移民家庭中,至少壹名家庭成員保持中國國籍,以便給自己留條就業機會。這壹現象很像上世紀80年代中期在香港掀起的移民高潮,人們把男主人保持香港籍的現象稱為“太空家庭”——太太在國外照顧孩子,先生們繼續在香港工作、做生意。

富豪移民:確保財產安全

  另壹個隱秘的移民群體常人無法輕易接近。公開資料顯示:加拿大的多倫多和魁北克是華人富豪移民的首選地。而在澳大利亞,華人富豪的首選地是悉尼與墨爾本。

  而對於這些新富階層來說,財產的安全是他們最大的需求。

  他們從不參與任何華人社團活動,全都住在當地高端社區,有的甚至把名字都改了。壹位移民律師在接受采訪時透露,他曾被中國某部門要求配合調查他的壹名客戶,據說此人出境後,被查涉嫌挪用上億公款,這位律師拒絕了:“保護客戶的隱私是律師的義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