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焦點:性!性?性…
後革命的性化時代

Illustration: Chris Warner-Coburn
Illustration: Chris Warner-Coburn

當前中國的性文化出現了劇變,這些變化已經不再是20世紀最後20年那樣的階級鬥爭式的性革命,而是呈現為當前的“後性革命時代”。

作者: 潘綏銘

  性制度之變

  如果把性方面的變化都僅僅歸因於個體行為或道德或某種思潮的作用,那是缺乏說服力的。性,作為人類的基本活動和必需活動必然會被納入社會的整體制度。中國的性制度的產生與發展可以分為四個階段。

  第一階段是新中國建立之初。在性的法律方面,新中國並沒有按照民國的軌跡進一步基督教化:其一,在基督教千年的專偶制婚姻下,通姦必然會受到法律制裁;可是剛剛廢除了兩千年的“一男多女”婚姻制度的新中國卻並沒有正式地設立通姦罪。其二,基督教把同性戀視為“反上帝罪”,而中國傳統上沒有這樣的文化,因此也沒有正式設立“同性戀罪”。其三,基督教把人的性生活方式與宗教信仰聯接起來,因此“反常性行為”才會被立法懲罰;可是儒家卻從來沒有提及任何性行為的具體方式,因此也沒有這類正式立法。上述三點雖然在此後的司法實踐中,尤其是在“文革”中常常遭到嚴重的破壞,但是畢竟在國家制度的層面上為將來的變化留下了餘地。與此同時,出於政治的考慮,解放之初政府就徹底改造了各種各級宗教組織,又用“破除封建迷信”瓦解了各種民間信仰,結果客觀上掃除了性的禁欲主義的組織基礎。

  “文革”是性制度變化的第二階段,“無性文化”在其間達到了極致。但是一是由於它被捆綁在當時的政治戰車上,必然隨政治之變而變;二是這種瘋狂不可持續;因此不但終成一夕噩夢,而且對於它的批判成為性制度改革的主要動力之一。

  到改革開放之後,性制度的變化進入第三階段。最根本的改變其實是獨生子女政策。它在客觀上基本破除了“性的惟生殖目的論”,催生了“性的快樂主義”;也使得各種非婚性行為極大地減少了由於私生子女而敗露的可能性,還給不生育的各種性行為(例如獨身不禁欲與同性戀)客觀上帶來了合理性。

  中國的性制度之變進入當前的第四個階段,就是整個社會結構的變化:私領域確立,導致公權力開始局部有限地“隱身在場”。這一過程的標誌性事件就是2002年陝西發生的“夫妻看黃碟被捕事件”。當員警闖入民宅抓捕看色情錄影的夫妻並被傳媒報導之後,洶湧的輿論實際上確立了一條民間規則:公權力不可以隨意侵入私領域。隨後,當地公安機關認錯賠款,這一行為等於承認了上述原則。從此以後,雖然反對婚外性行為、性賄賂、婚內強姦、性騷擾的社會呼聲一浪高過一浪,但是迄今為止不僅仍然沒有進入立法程式,甚至都沒有納入治安行政管理的範疇。反之,原有的“聚眾淫亂罪”最近以來也開始受到廣泛質疑。與此類似,雖然“三陪”、異性按摩和“傳播色情品”早已經被列為非法,但是在實踐中卻很少真的受到公權力的懲罰;就連一直被視為洪水猛獸的“賣淫嫖娼”,真正被公安機關抓獲的也從2001年的24萬人左右下降到2008年的8萬人左右。

  人本身之變

  一切性之變,在性制度和日常生活發揮作用的同時,也都是人們主動選擇的結果,都來源於人本身的變化。

  最重要的就是年輕一代的相關變化。作為性方面最活躍的一代人,他們出生在改革開放之後,進入青春期于性革命高潮期的九十年代中期,因此他們的“性文化規訓”已經遠遠背離了自己的父代。這表現為以下幾點:其一,他們中的大多數既不可能體驗也不可能理解、更不可能遵從“文革”那樣的性的精神禁欲主義,而儒家的性哲學更是猶如遠古神話。其二,由於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的性革命呈現為破除多而建設少,使得他們的父母也茫然于“性道德究竟應該是什麼樣”,因此年輕一代在成長中很少受到大一統範本的強制型塑。其三,他們是在從飽暖走向消費的日常生活中,在“A片”和“生活實例”越來越多的資訊環境中,在社會競爭造成的“精細的利己主義”越來越盛行的文化氛圍中成長起來的。因此在性文化方面,他們更多地呈現為:既缺乏老師也缺乏敵人,既缺乏社會關懷缺乏個人理想,既缺乏被壓迫感也缺乏快樂感。

  社會性別方面的有關變化也非常重要。“同性戀”的“出櫃”打散了既有的性的一切概念與意義。雖然在“出櫃”實踐者看來,此舉完全是挑戰“異性戀霸權”的起義,最終的專一目標是爭取平等權利;但是在異性戀者看來這卻意味著,性的整個世界都被拆散了。在生活中,別說找對象或結婚,即使是尋求一夜情,也不僅要考慮對方是不是同性戀,還要考慮是不是雙性戀、變性、跨性別、易裝或者其他的什麼“戀”。結果,沒有革命也無需革命,任何強化性道德的口號或措施都已經七零八落,不知所云,貽笑大方。

  最為隱蔽但同樣重要的性之變則是發生在床上,就是從“性交”到“做愛”所體現出來的人的改變。前者是來自於而且可以歸屬於從爬行綱到哺乳類的所有動物,而後者卻是人類文明進步的結果。近年來,在中國人學習到近乎無限豐富的做愛技巧之後,即使是專指床上之事的“性”這個概念也無法再維持其完整與統一,而是被分散為無法歸類也無法計數的各種活動。

  性的外延之變

  近年來,性出現了空前的加速擴展: “親密消費”(保健、養生、洗腳、足療、洗頭等)正在興起;網上性愛迅猛發展; “可視的性”(性影像和圖像)已經基本普及;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接觸到性玩具。當前的性之變不是性(sex)增加了,而是擴散為“全性”(sexuality)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