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焦點:性!性?性…
“我想引起社會對性與愛的關注”

電影《愛尋迷》劇照
© Sundream Motion Pictures

香港的文化傳播人陶傑以導演身份推出了他的電影處女作《愛.尋.迷》。他批評了如今在香港盛行的性消費,以及“靈魂”的缺失。

  陶傑,香港著名新聞工作者及政治與文化傳播人,他的處女作《愛尋迷》於第三十八屆香港國際電影節首映,繼而於四月九日在香港各大影院公映。電影以“性”為主題,將主角間複雜的關係以及今日香港的社會與政治議題聯繫起來。陶先生在本次訪問中與香港歌德學院分享他對“性愛”這個主題的看法。

陶先生,“性”這個字對你來說有什麼意義?

  在我回答之前,我同時要考慮“愛”這個字。我想許多人把這兩個字或它們的概念混淆了。對我來說,性是手段,愛是目的。要達到目的,我們需要擁抱對方的靈魂,所以我們以“靈魂伴侶”來形容 一對維持長久愛戀關係的男女。

你認為大部分的香港人會認同這個看法嗎?

  不。很多香港人不明白“靈魂”的意義,對太早結婚的人來說更甚。

你覺得這現象的原因是什麼?

  原因有兩個。首先跟香港的教育有關,其次是在市場上,“性”可以說是唾手可得。香港實在極缺乏性教育。我說的性教育並非指教導年輕人如何戴避孕套。正如我所說, 性只是手段,愛才是目的。 我們要教育下一代如何體會愛,如何去談戀愛。可以從念文學、讀詩、寫情書或純粹欣賞周遭的美開始。我建議年輕人讀《羅蜜歐與茱麗葉》,《少年維特的煩惱》及赫爾曼•黑塞的作品。要性愛約會並不難,但愛的約會就需要比較長時間培養得來的知識。如何在浪漫的談天說地下製造親密氣氛是約會的關鍵。這就是我指的深奧的性教育,而不是單純地生物課上的人體科學講解。

你提到另外一個 “性”與 “愛” 在香港被混淆的的原因,是“市場上,性可說是唾手可得”,可以解釋一下嗎?

  在香港要得到性很容易。我認識不少大學生在距離城市一小時周邊謀生的妓女身上獲得性。我不敢想像他們在過境後能得到什麼樣的性服務。對性與愛的欲望一直存在,只是沒有被表達出來。智慧手機和電子用品令我們變得像毫無感情的機械人,看起來冷漠無情,甚至在日常生活中無足輕重,缺乏溝通。 我們需要學習人性的一面,例如如何在約會中取悅伴侶,從互相稱讚到建立浪漫氣氛,而不是為了換取性。

在你的新片《愛尋迷》中,性在你描述的關係中占很重的份量,而且往往悲劇收場。為什麼?

  我製作電影的資金與時間非常有限。而我想在這有限的資源下表現不一樣的東西。你看到電影中有幾場性愛場面,最後雙方關係都悲劇收場。它們反映了香港的現實:年輕女人下嫁有財有勢的男人所承受的社會壓力,性的吸引力消失,性伴侶之間往往缺乏忠誠等等。

你的電影已經讓香港不同的大學電影系學生看過,反應如何?

  我很高興電影很受歡迎,約八成學生看到最後,意味他們喜歡這部電影。我故意以非傳統的手法執導,令觀眾覺得不安。電影裡其中一個角色是雙性人髮型師,他和一名有錢人的美麗太太有性關係,然後又搞上她的同性戀兒子。電影放映結束後有電影系同學問我髮型師的動機是什麼,他到底是同性戀還是異性戀等等。我跟他們說我對一個人是異性戀抑或同性戀不感興趣,學生們要自己詮釋。我想把電影儘量多放給年輕人看,希望引起社會對性與愛的關注。

  《愛尋迷》電影簡介

  三位小學同學在天安門事件後的移民潮中各奔東西,二十年後重逢,發現桃花依舊,人面全非。當他們分別發展出三段有緣無份的孽戀,他們南轅北轍的生命突然交錯,並導向悲劇。原創而有力的劇情描述了愛、欺騙與背叛,充分洞悉與捕捉了香港回歸後,社會中醞釀的倦怠與無力。

  電影在第三十八屆香港國際電影節中全球首映,2014年4月9日在香港各大院線上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