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焦點:逸志
與世界另一端友好相遇——在世界盡頭的冬季度過夏日

版权:马里奥•斐弗(Mario Pfeifer)工作室 / VG Bild-Kunst,2014

來自地球上人類聚居地的最南端——智利火地島的經歷。

作者: 馬里奧•斐弗

  前往威廉姆斯港的旅行需要耗些時日。當我向同事和朋友講述,我乘坐三十個小時的貨輪橫穿巴塔哥尼亞群島,或者乘坐雙引擎水獺飛機躍過荒無人煙的山地之時,很多人至少認為,訪問這座世界最南端的城市是一場充滿浪漫情懷的冒險之旅。然而,如果你自己加入到這場旅行中,它實際上會讓你感到缺乏真實生活的體驗。五月到八月,南美大陸最南部正值冬季——溫和但時有狂風大作的、海洋性地區的冬季,平均溫度為六攝氏度。火地島(Tierra del Fuego)如今仍無愧於它的名字——這裡的居民每天仍在使用周邊森林裡的木材生火。當地人說,這裡的火焰永遠不會熄滅。特別是對於像我這樣獨居的人,砍柴和生火的節奏很大程度上決定了一天的行程。

  在這座偏僻的城市裡,居住了800多名居民與2000名海軍士兵。在這兒又能做些什麼呢?我來到這個遙遠的地方無疑並不是為了放空自己,而是為了研究馬丁•古辛得(Martin Gusinde)這位傳教士兼人類學家,正是他促使我來到了這個地方。古辛得是一位進步學者、人類學家,他於1919年至1924年間完成了一部關於瀕臨滅絕的瑟爾科南人(Selk’nam,亦稱奧納人,已消亡)、阿拉卡盧夫人(Alakalufe)和雅甘人(Yagan)的非凡作品。其中,雅甘人是土著民族的一支,儘管他們在20世紀50年代被強制遷移並遭邊緣化,但是他們最後的子嗣仍然還在這一地區生活。

  在一座漁民、拓荒者、軍人和土著人共同生活的城市裡,難免存在緊張的社會關係,這一點在火地島尤為突出。作為一個來到陌生世界裡的陌生人,我扮演著一種社會學上必然難以描述的角色。在這裡開展我的藝術工作之目的在於,以合作的方式從藝術的角度研究各種當地人,要能反映上述社會情況,並且還要從外來者的角度加以詮釋。這些工作無疑是分析評論古辛得作品的先決條件——因其作品之沉重、充滿敬畏,將該地區及其文化充分地展現了出來。


  • 2 版權:馬里奧•斐弗(Mario Pfeifer)工作室 / VG Bild-Kunst,2014
  • 3 版權:馬里奧•斐弗(Mario Pfeifer)工作室 / VG Bild-Kunst,2014
  • 4 版權:馬里奧•斐弗(Mario Pfeifer)工作室 / VG Bild-Kunst,2014
  • 5 版權:馬里奧•斐弗(Mario Pfeifer)工作室 / VG Bild-Kunst,2014
  • 6 版權:馬里奧•斐弗(Mario Pfeifer)工作室 / VG Bild-Kunst,2014
  • 7 版權:馬里奧•斐弗(Mario Pfeifer)工作室 / VG Bild-Kunst,2014
  • 8 版權:馬里奧•斐弗(Mario Pfeifer)工作室 / VG Bild-Kunst,2014
  • 9 版權:馬里奧•斐弗(Mario Pfeifer)工作室 / VG Bild-Kunst,2014
  • 10 版權:馬里奧•斐弗(Mario Pfeifer)工作室 / VG Bild-Kunst,2014
  • 11 版權:馬里奧•斐弗(Mario Pfeifer)工作室 / VG Bild-Kunst,2014
  在這裡,我與世隔絕,只有通過手機和衛星連接的網際網路與外界接觸。因此,這裡的時間過得既慢也快。在這樣一個複雜的社會環境中,正如我所描述的那樣,可以想像與當地人適時溝通需要花多少時間。我就這樣開始了我的“逸志”、我的放空時間,即使我的內在節奏還打著歐洲之夏的生活烙印,而現實卻為南美之冬所填補。

  此處的平靜僅僅能被砍柴短暫打斷,這對於我和城裡人來說十分新鮮,同時也頗為不安。這註定成為一段放空時間——因為主動去和當地人接觸可能產生適得其反的作用——因而要去等待,並且把自己視作當地人的一份子那樣為人處世,要適應這種由地域、本地居民以及本土文化所形成的生活節奏。我們應該相信,這種適應,無論有多麼的不易察覺,最終都令我更加瞭解當地文化,而且感到越來越親切。這段看起來無所事事的放空時間最終會證明是卓有成效的。

  超過五個星期的接觸,促成了我與世界另一端相遇:在火地島的森林裡,在比格爾海峽的一個港灣。我在這裡認識了雅甘人最後的後裔,她還沒有被強制遷移,沒有被迫融入文明生活,或多或少還算是可以自由行動。

  在一個地方放空自己,100年前這裡還在舉行宗教的典禮。
  徹底遠離世間的一切
  長久隔絕外界的聯繫
  周圍的環境支配著生活的節奏
  日日夜夜都是那樣的漫長
  需要思考很多,而“無為”卻是這裡的特別之處
  當地的人們沉默著,而這個地方卻在講述它自己的故事。

馬里奧•斐弗(Mario Pfeifer)是一位元視覺藝術家,他的作品探討社會政治、文化以及美學。他的多部專著由Sternberg出版社和Spector出版社出版。“ 與世界另一端友好相遇”文化項目將於2014年11月在智利聖地牙哥國家藝術博物館——開放博物館展出。2015年將在柏林KOW畫廊展出。這個項目由派特裡西奧•穆尼奧斯•薩拉特(Patricio Muñoz Zárate)監製,由歌德學院聖地牙哥分院和薩格森文化基金會資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