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2032年奧運會
自相矛盾的奥運會

自相矛盾的奥運會
自相矛盾的奥運會 | © DOON 東

未來的奧林匹克運動會上,失敗者會比勝利者更受公眾關注?

作者: 約亨·施密特(Jochen Schmidt)

  2032年第35屆奧運會將在體育史上寫下濃重的一筆,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轉折。上屆奧運會,中國隊將所有金牌盡數納入囊中,甚至包括新設立的比賽項目:心理瑜伽、商場競走和宜家傢俱組裝。全世界早就習慣了時代偉大的運動員、藝術家、作曲家和科學家都是中國人這一現象。譬如,正是一個中國人將舒伯特未完成的交響曲創作完整;中國的藝術史學家填補了佩加蒙神壇牆壁上缺失的雕飾花紋;中國的研究人員採用全新分子分析法復原了亞歷山大圖書館全部遭到焚毀的書籍。

  就連殘奧會上,勝利者都是中國人,歐洲運動員甚至沒能搶到一枚獎牌,儘管為了體現機會平等原則,沒有身患殘疾的歐洲運動員也被允許參賽。當然,在這種情況下,比賽的觀賞性大打折扣,甚至連中國觀眾自己也希望能有運動員與來自中國的選手正正經經地一較高下。因此,中國奧委會甚至有意對2032年因氣候變暖而首次在阿拉斯加舉辦的第35屆奧運會進行改革,希望改革能讓比賽變得好看一些。人們想到舉辦一屆“自相矛盾的奧運會”,比賽開始前通過抽籤決定哪名運動員參加哪個比賽項目。這樣比賽就非常刺激了,例如相撲選手和女子藝術體操選手參加韻律泳比賽,爭奪金牌,或者女子鐵餅運動員可以嘗試參加盛裝舞步賽。但這樣一來,人們就會擔心,中國代表團可能很快就能適應這種模式,並在短時間內培養出人人都能參加所有比賽項目並奪金的一代運動員。就好像我們早已習慣,中國獨奏者不僅熟練掌握一種樂器,而且還會演奏其他樂器一樣。讓我們回想一下年僅18歲的李立取得的成就,他灌錄的貝多芬九大交響樂作品專輯,所有樂器都由他自己演奏,專輯暢銷全球。我們必須找到能讓其他國家的運動員也有獲獎機會的比賽項目,必須是不僅僅單憑勤學苦練和犧牲精神就能獲勝的項目,因為中國運動員在這方面要遠遠強於其他所有人。人們花了好長時間絞盡腦汁,想要找到解決辦法,結果如我們所知,事情的發展出人意料。在上屆奧運會上就可以看到這樣一個趨勢:許多觀眾更願意為名次落後、而不是領先的運動員歡呼。例如,當馬拉松領跑員站在角落裡等著落後選手跑上來時,觀眾竟然無比興奮。還有,當田徑運動員在障礙賽中互相幫助越過欄杆時;當拳擊運動員勾肩搭背地離開拳擊場,準備去喝一杯時;當划艇運動員揮舞船槳嘻嘻哈哈地打水仗時;當跳水運動員想辦法跳出最有力的抱膝跳水動作,濺出最高的水花時——觀眾都非常高興。很多時候,位列最後一名的反而成了該比賽項目真正的明星,畢竟最後一名只能有一個。其中很多人賽後都獲得了一份酬勞不菲的廣告代言合約。到了2032年這一屆奧運會,許多傳媒集團都採取了應對措施,首次將轉播的重點落到落後運動員的比賽過程上,而不是他們對於獎牌的爭奪。運動員都不想讓觀眾掃興,所有人都順水推舟,他們更多地是互相打趣,和觀眾嘻哈互動,而不願毫無意義地把自己弄得筋疲力盡,毀掉身體健康。

  在如今這個世界,全球化經濟競爭和對最後一點地球資源的爭奪,長時間把人們壓得喘不過氣來;在這個世界,每個人不僅在工作中,而且在業餘時間、甚至是在感情生活中,都必須有最佳表現,才不至於被淘汰;在這個世界,如果想要生存下去,人人實際上都必須成為優秀運動員。而這樣的世界,奧運會成為一個避難所,在這裡,人們可以拒絕成功,享受無所作為帶來的樂趣,並感受存在本身所蘊含的欣喜。這使得比賽收視率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沒有人願意錯過機會去觀看其他人如何拋開成功的包袱,共同度過業餘時間。這種氛圍具有的感染力怎麼高估都不過分。因此,期待體育在現代體育史上第一次可以切實改變這個世界,並不是沒有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