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訪談
「只要有漫畫書看,別的都無所謂」

寂地和阿梗
寂地和阿梗 | © 寂地,阿梗

寂地和阿梗是中國國內的知名漫畫家,她們共同合作系列繪本小說《踮腳張望》。兩位藝術家接受採訪,談及日本動漫與她們各自在中國內地度過的少年時代,以及一種逃離日常生活的方式——幻想。

你們的系列繪本小說《踮腳張望》的德文版剛剛由瑞士Chinabooks出版社出版。裏面的故事是寂地編寫的,阿梗負責繪製插圖。當時你們是怎麽想到合作這部繪本小說的?

寂地:我小時候就特別喜歡漫畫,現在成為繪本作家和漫畫家。我的小說《踮腳張望》自零八年出版以來銷量一直都不錯,於是有一天我就想,可不可以把這本書改編成一個繪本小說。

你的這部青春小說講述自卑內向的少女林曉路的故事,是一部帶有自傳色彩的作品,林曉路這個人物裏面有多少是你自己的影子?

寂地:小時候我的性格比林曉路還要內向和自卑,所以我才創作出這樣一個人物形象。對啊,林曉路性格很內向,但她有勇氣去接近別人,而且也找到了友情。如果我是一個像林曉路那樣的女孩子,我的青春期會快樂一些。  

你那時為什麽不快樂?

寂地:我學習成績很差,父母離異後,母親去了一個很遠的地方工作,我跟父親一起生活。但父親很瞧不上我,總罵我沒出息。那時候我還小,總覺得父親說什麽都是對的,於是就變得很自卑,自閉,其實我很希望自己是個像林曉路那樣的人。

林曉路喜歡幻想,她熱愛漫畫而且很有藝術天賦。幻想對林曉路,或者對那時候的你來說是一種救贖嗎?

寂地:對,我認為是的。小時候父親幾乎從來不給我零用錢,每天只給五毛錢飯費,但我總是把這點錢省下來買漫畫書。當時我有種感覺,彷彿只要有漫畫書看,別的都無所謂。

在八、九十年代的中國,漫畫大概還被認為是一種頹廢的東西吧?

寂地:對,當時的漫畫還完全沒有融入主流。我記得,有一次父親在我書包裏發現了一本漫畫書,他一氣之下把我打了一頓,「你看的這叫什麽玩意?!」他質問我。漫畫書的主人公穿著比基尼,他覺得很下流。

你們兩個都是在中國內地長大的八零後,可以描述一下自己的少年時代嗎?

寂地:我八三年出生在四川樂山,樂山大佛就在我們那裏,它是全世界最大的石刻佛像。當時的樂山是一個落後的小縣城,人們的意識都很保守,精神生活也很貧乏。八十年代的時候感覺也和七十年代差不多。

阿梗:我來自廣西南海邊上一個叫做北海的偏僻小城,我是七九年出生的。在成為地級市之前,北海一直是個小漁村。

在你們的描述裏,家鄉似乎都是很閉塞的地方。既然這麽閉塞,怎麽會有機會接觸到漫畫書呢?

寂地:有盜版的啊,就像《踮腳張望》描述的那樣。樂山有個公園,裏面有個書刊亭售賣很多盜版的日本漫畫。

阿梗:我也有類似的經歷,上小學的時候接觸到盜版的日本漫畫,說實話那時候沒有不喜歡漫畫的小孩,可問題是大多數人家裏都很窮。不過我們有自己的辦法,要麽是家庭條件好的小孩花錢買一本,大家輪流看,要麽互相交換看,這個買一本,那個買一本,看完之後再交換。

林曉路是九十年代上的中學,如果把今天的中國和九十年代相比,你們覺得有什麽區別?

寂地:回想起九十年代,我腦子裏冒出來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天哪,我們那會竟然生活在一個沒有WLAN的世界,太不可思議了!還有一個區別是,那時候覺得寂寞了,你只能自己一個人獨處,現在的話可以上網打發時間,分散注意力。

如果放在今天的話,林曉路會變得不一樣嗎?

寂地:我覺得今天中國的小孩子不像過去那麽內向了,而且他們也不再覺得循規蹈矩是一種必需。如果放在今天的話,林曉路很可能會找到自己的「小確幸」。而且,漫畫在今天已經很普遍了,如果一個孩子想成為漫畫家,一般情況下他的家人都會支持他的。

阿梗:我覺得林曉路在今天不會有什麽不同。唯一的區別也許是,九十年代的時候她是用筆作畫,今天多半是用電腦作畫。而且她很可能還會接觸到世界各地的漫畫,不光有日本的,還有歐洲和美國的。她會有很多很多的選擇。

那時候的學習壓力和現在相比怎麽樣?林曉路因為成績不好,在老師和父親那裏經常挨批。

寂地:現在學業方面的壓力和以前一樣大,但是現在的學生有很多別的選擇,譬如可以到學業負擔不那麽重的國家留學。

阿梗:國外的學習壓力也不見得小多少。我覺得在學業負擔方面總的來說沒什麽變化,或許表現出來的形式和以前不一樣了,但程度還是一樣的。

你們最先接觸到的都是日本漫畫,現在你們都看什麽樣的漫畫?

寂地:現在我很少看日本漫畫了,但我很欣賞幾部經典作品,譬如手塚治蟲的《火之鳥》。我喜歡風格清新又富有文學性的漫畫,譬如台灣漫畫家幾米的作品。

阿梗:我也差不多。日本漫畫很棒,但正因為日本的動漫產業太過發達了,所以反而在我內心裏引起了某種抵觸。我現在特別喜歡歐洲的實驗漫畫,這可能和我從事的教學工作有關係,我在廣西藝術學院教書,對漫畫這種藝術形式特別感興趣。但日本漫畫還是有很多讓我著迷的一流作品,譬如安倍夜郎的《深夜食堂》。

《踮腳張望》是一本面向青少年讀者的繪本小說,青少年可以從中學到哪些東西?

寂地:學會自信吧,我希望是這樣。即使一個人和周圍環境格格不入,他照樣可以走自己的路,也會找到朋友。

阿梗:該系列最後一冊裏面有句話特別打動我,「每個人的生命都是光明的」。它的意思是,我們都是普通人,都有自己的喜怒哀樂,但如果把這句話牢記在心,就會珍惜自己所擁有的東西。這就是這本書的精髓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