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人口它是個問題
未來十年中國的年輕人可能會少 36%,11張圖告訴你城市搶人是怎麼回事

深圳
© colourbox.com

今年已經有14座二線城市用戶籍政策和補貼爭搶年輕人,它們具體怎麼做的?

作者: 羅驄

24小時,30 多萬人決定落戶天津。96小時之內的 4次政策調整,讓他們經歷了從滿懷希望到彷徨不甘。

5月16日,天津市公佈寬鬆的「海河英才」落戶政策,不要求工作、住房、社保,40歲以下的本科生可以直接在手機上填表在這座全國一本(大學)錄取率第一的城市落戶。

一天之內,「天津公安」官方應用程式一度沖到了 App Store 免費排行榜榜首,隨後伺服器陷入癱瘓。之後兩天裡,天津市政府連續發布4條修訂政策,規定外地有工作人員不得戶口空掛,需要戶籍調檔才能繼續申請。空掛落戶指標被黃牛炒到了4萬元(人民幣)一個。

不難理解天津市政府的匆忙。從今年3月開始,已經有13個二線城市發布寬鬆的新政策,吸引人過去落戶。

西安過去一年內5次放寬政策,最後把流程簡化到手機掃碼申請、快遞直接送戶籍卡上門。今年一季度西安搶到了24萬人落戶,差不多是去年一整年的數字。這力度已經被編成了段子:西安站轉車,警員問:「是西安人嗎?」「不是。」「什麼學歷?哪年畢業?」「本科學歷,今年畢業。」「帶回派出所,按學歷落戶,火車票報銷。」

武漢更是喊出「5年留住100萬名大學生」,首創大學生落戶租房買房打八折的政策,2017年搶來14.2萬名大學生落戶,是前一年的6倍。

 圖片來源:國家統計局 不同於按千萬人口規劃的北京、上海,常住人口只有800多萬的西安半年不到拉來50萬戶家庭,帶來的利與弊已經引發了較多的爭議。

「人口短期內急劇湧入,超過城市的承載力,基礎設施、教育醫療、生活保障等公共服務都會出現短缺的問題。」這是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藍志勇在接受採訪時強調的。

但年輕人來了以後,教育資源、基礎設施問題還需要一些時間才會暴露出來。更先反應過來的是房價。

國家統計局公佈的最新大中城市新建商品住宅銷售價格指數顯示:今年 4 月份西安房價同比上漲 11.2%;早早發布落戶新政的成都2017年二手房價格上漲超過70%,居全國第一。今年五一期間,住建部因為房價上漲過快密集約談了包括西安、成都在內的 12 座城市。在我們的統計中,這其中有10座城市都在過去一年內都發布了人才新政,大學生可以直接落戶的那種。

在中國,戶口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教育、醫療、社保等資源都跟戶籍掛鉤或優先本地戶籍居民,過去幾年內,一紙戶口更是變成壓低地產投資熱最重要的手段。

但隨著這一輪二線城市密集發布人才新政,這一切都在發生著變化。

「人才新政」從2016年年底開始,今年頭5個月就有14座城市跟隨

北上廣深以外的二線城市此前對於落戶都有明確的規定,工作年限、積分制度通常是基本的門檻。

比如天津從2013年公佈積分落戶制,分數包括交滿一年社保可以積累12分等要求,最終按照累計的分數從高到低選取落戶人數。南京則在 2014 年要求本科生工作滿一年,專科生滿兩年後才可申請落戶。

最早開放大學生直接落戶門檻的城市是已經邁入一線的深圳。在2016年12月,深圳印發《人才引進實施辦法》,規定年齡在35歲以下,學歷在專科以上的人員可以申請人才落戶。

三個月後,二線城市中西安、福州、成都相繼跟進了本科生先落戶後就業的人才新政,一年之內12座二線城市對外公佈了放寬人才落戶門檻的相關政策,平均每一個月就有一座城市開始搶人。

進入 2018 年,人才新政發布的頻率開始密集起來。從3月開始,兩個月內連續有合肥、長春、南京、石家莊、天津、瀋陽、呼和浩特等11座城市密集發布人才新政,無一例外用落戶來吸引大學生。甚至瀋陽、呼和浩特、南昌進一步放寬到中專學歷就可以落戶了。

密集的人才政策顯示了這些城市對於搶不到人的焦慮。畢竟從去年就公佈人才新政的城市早已展開了宣傳,也實實在在收穫了大量落戶人口。

今年過年的時候,成都一路把搶人的廣告打到了武漢、杭州的地鐵站中。光看照片,地鐵裡遍布的「成都· 許你一個美好未來」招牌看板讓你看不出這到底是杭州還是成都。
 
我們統計了所有二線城市政府在過去發布的人才新政情況, 31 個二線城市當中30座城市過去兩年內都發布了人才新政,其中 25 座城市放寬了大學生落戶的門檻要求。僅剩的重慶,市政協也在最近表示正在研究吸引人才落戶的相關政策。

只要年輕就可以,地方政府開始用補貼搶人

用人才發展新興產業是二線城市們常喊出的口號。南昌要圍繞戰略性新興產業,加快引進培育頂尖人才和領軍人才。武漢要打造「大學生最友好城市」,倒逼產業升級。

發展新興產業意味著要吸引特定專業的人才。像北京、上海等年輕人擠破頭的城市對落戶的人就有非常嚴格的限制。北京 3 月發布的《優化人才服務措施》表示,月收入超過7萬的程式師才可以直接落戶。上海今年的聚英新政將為全球外籍頂尖人才提供永久居留身份證。

產業升級的背後是製造業增長緩緩的現狀。這幾年,二線城市一直在進行城市產業結構的升級。但從西安、武漢、成都這三座城市的不同產業GDP產值的對比可以看出。中國二線城市的第三產業比例還是遠遠比不上北京這類的一線城市。

Die Entwicklung der Wirtschaftssektoren in Städten erster und zweiter Stufe Chengdu (Links), Xi’an (Rechts), Wuhan (Mitte) und Beijing (Unten) nach BIP (eine Einheit entspricht hundert Millionen Yuan) | Quelle: Staatliches Statistikamt 吸引產業相關的本科生的確是加速升級產業結構的方法。一方面大量的年輕勞動力可以吸引在北上廣一線城市的大企業來二線城市設立分部,另一方面也能解決當地企業的招人困難。這是拉來人才顯而易見的好處。

寶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孫利軍之前接受採訪時就直接感慨,「人才欠缺已經嚴重影響到企業的發展。我們不缺業務,缺的是人。」通過人才引進招來了博士創業,結果手下沒有能幹活的人,這一度是各地人才辦主任們臉上掛不住的尷尬。

但從實際的操作來看,二線城市們在這一輪新政中反而都並沒有按第三產業的範圍針對落戶大學生的專業進行限制。

門檻變成了只要是本科學歷和40歲以下就可以。比起產業升級,二線城市這一次顯然更關心的是能不能搶到受過教育的年輕人們。

讓大學生「先落戶後就業」成為了這一波人才新政最核心的政策。根據統計:
西安、天津、武漢、長沙、海口、呼和浩特、南昌、瀋陽、鄭州、 石家莊、南京、 福州、成都、大連、哈爾濱、太原、濟南、合肥、昆明、南寧、寧波、青島、烏魯木齊、銀川、長春,這 25 座城市的人才政策放低了學歷落戶門檻。其中福州、海口、呼和浩特、南昌、瀋陽、西安、鄭州的標準甚至放寬到中專學歷就可以落戶。

二线城市人才新政中对于个人的细分政策

Nach Städten aufgeführte Anforderungen und Leistungen der neuen Talentpolitik Spalten von links nach rechts: Berufsbildende Fachschule, Bachelor, kostenloses Appartment, Wohngeld, Zuschuss zum Wohnungskauf, Zuschuss zum Lebensunterhalt, Zuschuss für Unternehmensgründungen, Übernahme der Jobvermittlungskosten) | Q Daily 不論專業,只要有基本學歷就可以落戶的政策看不出二線城市對於用人才升級產業結構的認真。

而二線城市裡只有6座城市選擇招攬高級人才。杭州、蘭州、廈門、烏魯木齊、重慶、銀川因為自身城市的發展計畫,並未放寬門檻,而是選擇吸引高端以及對應的行業的技術人才。

杭州從2015年就一直在發布人才政策,畢業生只要在杭州繳納一年社保就可以落戶。較早的人才規劃也帶來了好處,2017年《大學生就業流向報告》中的資料顯示:除了北上廣,二線城市裡,杭州僅次於成都市是大學生畢業後前五願意去的城市之一。

不難發現,與以往各地對院士、國家「千人計劃」專家、長江學者、國家傑青等高端人才的爭奪不同,這輪「搶人大戰」的顯著特點是大家都想搶年輕人,尤其是大學畢業生,而越來越多的城市不約而同地用戶籍來吸引這些大學生。

而這幾年,二線城市又因為需要限制房價快速上漲,原先可以隨便落戶的政策逐漸縮緊。戶口的重要性進一步上升。

之所以一紙戶口能這麼吸引人,還是因為從計劃經濟時代開始,個人社會福利就和戶籍管理制度掛上了鉤,在城市裡所依賴的教育、醫療、社保等資源很多都需要戶籍才能享受。

不只是開放學歷落戶,真正吸引到大量年輕人落戶的二線城市還給出了直接補貼政策。
更早動起來的武漢,首創了大學生落戶租房買房直接給補貼的政策,其中大學生租房打八折,購買政府開發的安居房也打八8折。

對於落戶大學生的補貼開始在二線城市政策中蔓延。從面試安排住宿,發放1000元獎勵到直接給予房租、買房補貼和生活費。迫切的二線城市開始用補貼吸引人才。

海南省針對買房租房的補貼碩士生每月為 2000 元,本科生每月則為 1500 元,連續補貼3年。合肥本科生每年住房租賃補貼達到1.5萬元。哈爾濱給落戶本科生每月500元的補貼,太原則給到每月1500元。銀川給自主創業的本科生每年2.6萬的生活補助。

另一方面,部分城市還放寬了限購政策。海口、南京等城市鼓勵新落戶的大學生購買政府共有產權房。海口市政府表示入住人才公寓的新落戶者,全職工作滿5年贈予80% 產權,滿8年贈予100% 產權。

南京則鼓勵落戶大學生購買共有產權房,價格優惠。在購買5年後,政府持有的50% 也會贈送給住房者。

除了滿足居住需求,一些城市還保證優先安排落戶的緊缺人才醫療以及子女上學等教育問題。

除了給個人補貼,各市還在用補貼拉企業搬過去。

拉高新企業入駐在過去一直是二線城市人才政策的重要部分,這次也被用在對年輕人的爭奪上。

這一波新政大多是從政府財政中給予企業獎勵,以及補貼大學生畢業創業者。包括給創業公司低息貸款,一定程度上減免稅收。同時中介企業幫助招聘到高技能人才也有獎勵等。

企業落戶既可以解決大量新落戶年輕人的就業問題。同時,企業自身也擁有大量工程師,這些人也是消費、娛樂和購房的剛需群體。

2017 年 8 月,錘子科技完成了一筆10億元的融資,背後的投資者正是成都市政府。三個月後,錘子科技在北京和深圳的研發、產品等團隊200人統一搬進了成都市成華區的辦公樓。

一直抨擊買房的羅永浩在當地購買了45歲人生裡第一套房子。他自己拿這件事現身說法,「成都的房價一平方米才2萬多元。我老婆看了很崩潰,就把她天津房子賣了在這兒買了房子。我們拿這個現身說法,給北京同事說,他們都很驚訝。原來我們擔心是說年輕人不願意過來,但是實際上來了兩天就『投降』了。」

實際上,羅永浩在買房的5個月前還在微博上說用不著買房,生活也挺好,「我今年四十五歲了,買得起房子,但到今天也沒買,也活得非常好,這是觀念問題。」

類似的還有小米,2017年7月,小米正式從北京搬到了武漢光穀,武漢在收穫大量納稅的同時隨之而生的還有背後幾百名的員工消費、居住等一系列的需求。

在此之前,湖北省財政背後出資的長江產業基金就拿出了 60 億元人民幣,宣佈和小米公司簽署合作協定,對半出資募集 120 億成立長江小米產業基金,用於支持小米及小米生態鏈企業的業務拓展。

年輕人成了稀缺資源,接下來十年可能還會少1/3

在一個逐漸老齡化的社會,年輕人是稀缺資源。

今天保證整個社會的醫療保障、社會保障體系都依賴年輕人:工作的人繳錢,給退休和失業的人花;健康的人繳錢,給生病的人看病。

過去10年,中國20-40歲的人口比例已經在持續下滑。2010年人口普查顯示,80後、90 後、00後的人口分別是2.19億、1.88億、1.47億,三十年間萎縮了33%。

這帶來了一個更不樂觀的未來。根據2016年全國人口普查的資料,由於出生率持續降低,中國10-19歲的人口比2005年的時候減少了36%,這意味著接下來10年步入工作的年輕人會比10年前少了超過1/3。

 圖片來源:國家統計局 意識到了人口問題,中國在2016年全面開放了兩孩政策。但去年,出生率再次下跌。2018年年初,國家統計局公佈的生育資料顯示,2017年中國出生人口為1723萬人,同比下降63萬人。這其中一孩的生育率明顯大幅降低。

這個數字比之前衛計委預計的最低預測還要少300萬。在全面兩孩政策實施的第二年,出生人口就出現如此幅度的萎縮,可見生育意願的低迷遠超預料。

中國從1970年開始執行計劃生育政策,人口快速增長在當時被視作是城市的極大負擔。但更多的經驗顯示,人口快速增長的城市並沒有陷入資源衰弱,反而表現出更多的需求,帶動財力以及快速提升的基礎設施。

隨著計劃生育的大力執行,女性教育程度的不斷提升,中國的出生人口從1987年之後開始逐漸下滑。生育率從23.33% 一路下滑到12.43%。

Die Anzahl der Erstgeburten sinkt weiter Die Zusammensetzung der chinesischen Geburtenrate: Anteil des ersten Kindes in Dunkelblau, des zweiten Kindes in Hellblau und des dritten Kindes in Orange. | Quelle: Nationales Statistikamt 本來1/3 的巨大缺口,指望全面開放的嬰兒潮長大來支撐城市的發展,未免是太遙遠的計劃了。隨著育齡高峰期女性數量在未來十年萎縮40% 左右,這意味著以後年輕人口的佔比可能會更小。

攜程網創始人、發表過一些人口學研究論文的梁建章曾在文章中表示,中國人口的不斷老化和萎縮將嚴重削弱城市動力和活力。城市基礎設施會因需求萎靡和財力匱乏而無法更新,大量學校、醫院、機場、港口、車站等將不得不關閉。

與此同時,人也是會跟隨機會進行流動。年輕人往往被吸引到機會更多、福利更好的地方,尤其是高薪的科技、金融業從業員。

年輕人可以繳納更多的社保金,對於支撐城市社保制度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中國的社保分全國和地方資金,有一套比較複雜的分配機制。以養老金為例,簡單來說,我們每個月隨工資一起繳納的養老保險,會進入到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的「基金池」,每年,退休的人開始領養老金,就是從這個基金池向外拿錢,與此同時,正在工作的人繳費,就是向這個基金池儲蓄。為了填補社保基金,去年國務院已經宣布了從國企轉入 10 萬億元的計劃。

顯然地方政府能通過社保收到多少錢,最終會影響它能拿到多少錢來支付醫療、養老等保險。

在人口老齡化,生育人口降低的現狀下,能往這個基金池裡儲蓄的年輕人成為城市必須的人口。

而需要什麼人,就引進什麼人是執政者一直以來的邏輯。

搶人這個事情以前也發生過,比如之前的民工落戶。

2000 年,中央出台了《關於促進小城鎮健康發展的若干意見》,規定對縣級市市區及以下的城鎮,只要有合法固定住所、穩定職業或生活來源農民均可根據本人意願轉城鎮戶口。

隨後小城鎮戶籍管理制度改革政策不斷推出,2009年12月中央提出把解決符合條件的農業轉移人口逐步在城鎮就業和落戶作為推進城鎮化的重要任務,放寬中小城市和城鎮戶籍限制。

各個城市也推出了農民工落戶政策。河南省2011年發布《關於促進農民進城落戶的指導意見》,凡在鄭州連續工作滿兩年的農村進城務工人員,准予在就業地落戶。

Seit dem Jahr 2000 setzte eine große Landflucht ein Zahlreiche Chinesen vom Land bekamen eine Haushaltsregistrierung in der Stadt. | Quelle: Nationales Statistikamt

和搶奪大學生的道理一樣。留住了農民,意味著更多消費出現在小城鎮中,而相應的餐飲、購物、購房也進一步增加了城鎮的財政收入。

影響最直接的還是房地產

這一輪人才新政,二線城市除了和一線城市競爭之外,其實也還在和三四線城市競爭著。

早先二線城市為了緩解人口增長帶來的就業和基礎設施壓力,一度加大了落戶難度。

南京在2016年12月引入類似上海的積分落戶制度,要求大學生在買房、工作兩年之外滿足累計積分達到 100 分的條件,南京飆升的房價也在那時候停了下來,甚至一度下跌。

西安在更早就開始了限購政策。從 2013 年開始,西安市頒布了《關於進一步加強房地產市場調控工作的通知》,俗稱限購令。其中明確規定:外地戶口必須提供一年以上本市納稅證明或社保繳納證明才能購買一套房,並禁止購買第二套住房。

在限制人口流入、政府打擊買地放著不開發行為的背景下,二線城市前兩年不但房價下滑,交易量也在下滑。
這直接導致了中國房地產的房價和交易量增長去年基本來自三四線城市。它們是中國三大地產商去年銷售額都能超過5000億的最主要原因。

 易居統計的去年32個二線城市住房銷售面積比重從36%降至31%,只有三四線城市的銷售佔比在持續上升,600個三四線城市從60%上升至67%的歷史高位。

中國房地產從最早炒一二線城市新房開始,再到新房限購後的二手房交易,經過一輪輪的接力,現在一二線城市新房銷售下滑,二手房成交價也下滑,增長落在三四線。

房屋的交易量影響著整個地產業的生存。中國房地產企業的生意是依靠銀行貸款來保證新盤開發的資金鏈。一旦交易減少,房企貸款壓力就會陡然上升。

Wind 資訊資料顯示,2017年全年,136家上市房企的平均負債率達到79.1%,創下2005年以來的最高位。在這136家上市房企中,負債超過百億元的房企總計為67家,佔比達到 49%。

對二線城市房市的擔憂,加上土地開發政策的變化,房地產企業開始變得謹慎,不再高溢價拿地。

2017年下半年,合肥市三宗住宅用地因不及底價流拍;12月,西安三宗地塊因競拍人不足而取消。12月12日,長沙三宗地塊因無人出價而全部流拍。

根據同策研究院的資料顯示,2017年前11個月,全國共有86宗住宅用地流拍,相較於2016 年同期流拍的61宗地塊,數量增加了41%。其中,烏魯木齊21塊住宅用地流拍數量最多,重慶則流拍11宗次之。

對於地方政府而言,賣地和房地產交易當中的稅收始終是財政收入的重要部分。從財政部的資料來看,這幾年,全國土地出讓收入始終佔到地方財政收入的一半以上。地產業的壓力也轉移到了地方政府。

Der Anteil der Einkünfte aus Grundstücksverkäufen an den Gesamteinnahmen der Lokalregierungen Der Anteil der Einkünfte aus Grundstücksverkäufen an den Gesamteinnahmen der Lokalregierungen dargestellt am ersten Quartal 2011 bis 2018 | Quelle: Nationales Statistikamt 這一輪人才新政讓適齡外地大學生,甚至是中專生直接落戶,享受不限購政策實際上就是對地產交易的直接刺激。房價也明顯隨著政策而變化。

南京就是一個很明顯的例子,2015年底,南京提出樓市去庫存之後房價每月快速攀升。之後南京市政府出台限購政策,並最終宣布在2017年2月將大學生買房落戶修改為更嚴格的積分落戶。南京的房價增長在2017年年初陡然停止。

 


今年3月8日,南京宣布人才新政,落戶大學生不會被積分制度限制,可以先落戶再就業。今年4月,南京房市成交量漲幅達17.6%,房價也從持續一年的下跌轉為上漲。

就在今年五一期間,住建部因為房價飆升密集約談了12座城市,當中包括太原、成都、哈爾濱、貴陽、長春、佛山、西安等城市。一年前,被住建部密切關注的還並不是二線城市,而是三四線城市。

在「房住不炒」限購政策不放鬆的大環境下,適齡的大學畢業生正逐漸成為二線城市房地產的新保證。

拉來的年輕人並不一定要自己能賺到足夠的錢買房。在中國「421」的家庭結構下,兩代人積蓄支援年輕人買房已經是普遍的情況。人才新政吸引來的年輕人最終轉換成上漲的房價和成交量。房企有了維繫運轉的錢,政府有了穩定的財政收入。

幾百萬年輕人跟著匆忙推出的政策奔向了二線城市。至於一般提前5年、10年制定的城市人口規劃是否有為湧入的年輕人口考慮?城市的教育、出行資源是否能夠承擔突增的人口?似乎是太遠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