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電影史
德國:一個熱愛電影配音的國度

電影配音工作室
照片(局部)版權 Ula Brunner

大部分國家在放映外語電影的時候多是配字幕,而德國人卻偏愛配音。這是為什麼呢?

作者: 湯瑪斯·布勞提加姆(Thomas Bräutigam)

    幾乎沒有哪個國家能如德國這般熱愛給外語片配音。當然,情況並非一直如此:1930年前後,有聲電影才剛剛起步。這期間,德國觀眾並不喜愛電影中的陌生對白。除了配音和加字幕外,當時還有另一種辦法:所謂的Version(德文,重拍),也就是用當地的語言盡可能準確地重新拍攝該部電影。這三種模式起初是同步進行的,電影公司需要以此查明哪種方式更能夠得到觀眾的喜愛。

    在這些方法中,字幕是最容易完成的,但對於觀眾來卻是最累的;重拍是最昂貴的,但也是最受觀眾喜愛的;而配音則是最具爭議的。給演員配上陌生的聲音,這與傳統的視聽習慣產生衝突。當時,配音被批評為「巫術之產物」或「小矮人」,是在進行「截肢」,然後把「人工假肢般的」聲音固定在「流血的殘體」上。

配音逐漸得到觀眾們的認可

    在早期配音工作中,有一種極其挑剔且教條的想法,這給配音的接受情況雪上加霜,那就是「嘴唇配音」。這種做法要求對白與演員的嘴唇動作相適應,造成配音後的電影與原聲差別過大,進而產生了一種生硬的德語。在20世紀30年代期間,業界逐漸擺脫了對嘴唇與聲音必須同步的癡迷。觀眾們克服了配音這種「小矮人」早期所帶來的不適,與費力去讀字幕相比較,他們越來越覺得看電影時聽德語對白更為方便。
 
    儘管如此,配音在納粹統治時期也沒能得到廣泛接受。至少在德國的主要城市,電影院裡上映的還是帶有字幕的原始版本,重拍也只是個別現象。1941年,美國加入第二次世界大戰,德國隨即禁止上映好萊塢電影,影院裡的外國電影只是少數來自西班牙和意大利的製作。

不僅是娛樂

    電影配音史上的決定性轉捩點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和德國被盟軍分區佔領。電影配音繁榮發展最重要的兩個因素在於:首先,德國電影院只上映美國,英國,法國或俄羅斯的電影。而另一方面,盟軍在電影院公映電影不僅是為了娛樂,還要重新教育德國民眾,使民主規範及其價值觀深入人心。這種政治和社會功能使翻譯問題再次成為頭等大事。
 
    電影政策的對象,也就是德國觀眾,對這樣的教育活動持保留意見:德國人去電影院觀影,不是為了接受教育,而是為了使自己的思想從戰後的苦難中解脫出來。經過多年的德國民族主義灌輸和國際文化的孤立,德國人對電影中的陌生外語對白並無好感,這是因為一開始上映的都是粗略配了字幕的原始版本。盟軍必須回應德國人在這方面的敏感。他們明白只有使用配音才能實現文化傳播。正是在這個特定的戰後時期,在戰勝國與德國民眾相互矛盾的期望之中,德國開始崛起成為與意大利和西班牙並列的主要配音國家。
 
克里斯多夫·西爾普卡(右)在電影配音工作室 照片(局部)版權 Ula Brunner 「我們的工作要潤物細無聲」:配音導演
作為導演和作家,克里斯多夫·西爾普卡(Christoph Cierpka)的工作是為外語電影進行德語配音。他是如何做到的?電影配音:幕後行業一瞥。

陌生與熟悉

    為外語電影配上德語對白,是在「陌生」與「熟悉」這兩個極端之間傳遞資訊的理想方法。這減少了不和諧,因為電影觀眾不僅面對他們不理解的語言,而且還面對他們並不瞭解的文化,例如社會角色模型或解決衝突的方式。所有這些都以熟悉的母語表達,會使接收過程變得相當容易,因為觀眾對這樣的對白語言是熟悉的,而不是陌生的。這種方式使觀眾更易於將所看到的東西應用到自己的生活之中。
 
   大概自1949/50年以來,德國一直在進行大規模的電影配音。從那時起,原始版本的外語電影就很少見了。就德國人而言,他們在大銀幕上看到的世界是講德語的。電影的德語配音順利而且不被察覺地適應了戰後德國社會的心態。同時,這些配音也恪守了當時德國社會的一種公約:對國家社會主義的過去,戰爭罪行和種族滅絕輕描淡寫,並予以壓制。 

為外語電影配上德語對白,是在「陌生」與「熟悉」這兩個極端之間傳遞資訊的理想方法。

 
    對於違反該社會公約的外語電影,需要在配音室裡進行相應的編輯。其高潮(或者說是低潮)出現在1952年德語配音電影《卡薩布蘭卡》(Michael Curtiz導演,1942年,美國),這本質上是給德國人看的一個特殊版本:穿納粹制服的所有鏡頭都被刪除了。電影被剪成了一部平庸的情節劇,其中反法西斯的訊息也遭到剝奪。在每部將德國人描繪成「壞人」的戰勝國電影中,這些角色都被賦予不同的身份。在希治閣電影《美人計》(Notorious)中,進行鈾礦石交易的納粹分子被轉變為國際毒品走私犯,這部電影在德國的名稱變成了“Weißes Gift”,德語意為「白毒」。 

重要的電影表達手段

    時至今日,仍然偶爾會有在電影中去除負面德國角色的做法。自從DVD問世以來,對此不加批判的接受也就隨之結束了,因為任何人都可以看到原始版本。 這是向前邁出的關鍵一步,因為對所有影片進行強制配音——甚至包括日本、印度或墨西哥發行的影片——最終會導致文化上的千篇一律。電影中的許多文化、種族和語言內涵是不能被充分翻譯的。 

    更重要的是,一個角色的說話方式也是電影的一種重要的表達手段。因此,無論配音多麼方便,剝奪其他文化的語言和聲音只會損害而不是促進文化傳遞。 
 

參考文獻

Thomas Bräutigam, Nils Daniel Peiler主編: 《電影的變遷:電影配音的跨學科研究》(Film im Transferprozess: Transdisziplinäre Studien zur Filmsynchronisation) (Marburger Schriften zur Medienforschung),Schüren Verlag GmbH,2015年出版。


Thomas Bräutigam: 《電影明星與其德語聲音,配音演員百科》(Stars und ihre deutschen Stimmen. Lexikon der Synchronsprecher),Schüren Verlag GmbH,2008年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