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鄉城專欄:慕尼黑
「每首詩都是一個個體」

詩歌信箱
詩歌信箱 | © Angela Gruber

德國首個“詩歌信箱”在慕尼黑落戶。它的設立者是藝術家卡塔琳娜•施魏斯古特(Katharina Schweissguth)。在採訪中她談到了羞怯的詩人、手寫稿以及她對詩歌的熱愛。

作者: 安吉拉•格魯貝爾(Angela Gruber)

您是“詩歌信箱”的發起人,這個項目的創意是什麼?

詩歌信箱看上去和普通的信箱沒什麼區別。信箱是在網上拍下的,我在上面做了醒目的塗繪,還畫了一隻鴿子。最初只是個灰不溜秋的鐵皮箱。這個信箱的特別之處在於它是專門用來徵集詩歌的。大家可以通過郵寄的方式投稿,也可以在路過的時候親自把作品投進去。

您是怎麼想到這個創意的?

我是個自由藝術家和平面設計師,對文字情有獨鍾。接觸詩歌是後來的事。我認為詩歌在公共生活中正日漸衰落。我曾想到,一定有許多人獨自坐在書桌前寫詩,他們的作品完全沒有發表的機會。這個想法催生了詩歌項目的誕生。

這些詩歌用來做什麼?

這個項目是我和梅里•基韋柯(Melly Kieweg)合作完成的,她是公民組織“讓生活多點空間”的發起人。她邀請我在漢斯—米利希廣場的藝術論壇上做一個詩歌裝置。我覺得“讓詩歌走上街頭” 是個很棒的主意。接下來的問題是,我怎樣才能拿到詩歌?明年我的裝置作品將在廣場上推出,而詩歌信箱是這個裝置的第一步。

也就說來稿只是您的裝置計劃所用的素材?

頭幾次清理信箱的時候我發現,這並不僅僅是組裝素材。每首詩的背後都有一個懷揣夢想的人。詩歌信箱就是打開這些夢的鑰匙。它的成功使我和梅里•基韋柯的公民組織所合作策劃的以詩歌為主題的活動得以進行。

也就是說對“詩歌信箱”這個創意做了進一步完善,使它成為了一個獨立的項目,是嗎?

是的。我們發起了一個詩歌創作者聚會,給所有留下地址的投稿人發出邀請函,以便讓他們有機會朗誦並與他人分享自己的詩作。活動參加者擠滿了屋子。眼下我們還為這些詩歌舉辦了一個巡迴展覽。

您已經收集到了多少詩歌呢?

信箱是在2013年9月設立的。十四天後我第一次清理信箱,裡面滿滿當當全是郵件。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經收到了400首詩。讓我感到意外的是,居然有這麼多詩歌作品被投進了信箱,而且來稿源源不斷。

為什麼您沒有採用註冊電子信箱這種簡單的方式,而是掛出了一個信箱?

專案的類比特徵非常重要。我把它看作是與我們這個時代對立的參照物。關鍵在於能夠讓一個人坐下來,以手寫的方式來完成一首詩的創作。於是這個項 目就有了一種緩慢的節奏,我覺得這很美妙,它符合詩歌創作的格調。當然我們也會收到列印稿,但許多詩稿是被精心裝飾過的,有的是用乾花作為點綴,有的用了 圖片,還有一些是在便簽紙上記下來的。就像詩的作者一樣,每首詩都是一個個體,而不是規格統一的WORD文檔。

您對投稿人有哪些瞭解?

我所瞭解的只是詩人們自己表達出來的東西。儘管我們的信箱面向各州,但大多數稿件都來自慕尼黑。有超過一半的作品出自女性筆下。一些退休的老人和一個小孩也寄來了自己的詩歌,甚至還有某個職業學校整個班級的學生。年輕人的詩歌大多以愛情為主題。

其他詩歌還有些什麼主題呢?

除了愛情以外也有很多其他的主題。許多詩歌都反映了作者自身所處的某種困境,另外一些作品則是以方言或是幽默詼諧的方式描繪了日常生活場景。當中也歡迎郵寄自己喜愛詩人的作品。

會有一些筆耕不輟“常客”嗎?

我們有一批真正的粉絲,他們寄來了很多原創詩歌。其中有一位匿名來稿者,我現在已經能辨認出他的筆跡。他總是寄來一些稀奇古怪的作品。他的詩描 繪了一些比他更有身份地位,並且喜歡炫耀的男人們,這些看似成功的人生活往往急轉直下,而詩人自己則躺在吊床上,優哉悠哉。我們的來稿者裡還有一位名人 ——弗朗茲•科薩維爾(Franz Xaver),他也給我們寄來了一首他寫的詩。

詩歌信箱歡迎從世界各地寄來的詩歌 郵寄地址:

Poesie-Briefkasten
Hans-Mielich-Platz 2
81543 München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