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鄉城專欄:北京
北京上空的霧霾

從位於17層的歌德學院辦公室陽台上看霧霾中的北京
從位於17層的歌德學院辦公室陽台上看霧霾中的北京 | © 由甲(Stefanie Thiedig)

持續不散的灰霧使北京正在變成象徵空氣污染的全球性符號。

作者: 莊海旦(Daniel Schreier)

  自2013年1月12日以來,國際上關於北京霧霾天氣的新聞報導層出不窮。北京市政府在這天正式對外發布了霧霾預警信號,這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歷史上尚屬首次,由此也翻開了中國環境治理方面的新篇章。霧霾直到今天還籠罩在北京上空遲遲不散,灰霧籠罩的景象人所共知,它讓北京成為象徵空氣污染的全球性符號。

  據北京市氣象局統計,2013年1月的31天當中共有23個霧霾天,也就是說在這23天當中,每立方米空氣中的微粒污染超過中國環境部規定的75微米。根據世界衛生組織制定的標準,每立方米低於50微米的空氣污染在全世界被視為對健康無害。而根據美國駐華使館通過Live Feed發布的北京空氣質量監測數據,1月份在北京實際測出的污染峰值竟高達每立方米933微米。這一點最終也被中國媒體和氣象監測站證實。被污染空氣中的PM 2.5對人體尤其有害,由於人體呼吸道無法過濾這種直徑小於2.5微米的顆粒,因此它會通過肺部直接進入血液。

  1月份,中國境內被霧霾籠罩的區域總面積達到143萬平方公里,相當於德國國土面積的4倍,大約有8億人口受到霧霾影響,甚至新華社也發布了這個消息。專家認為,目前造成中國空氣污染的四個主要因素是:經濟快速增長;能源經濟在很大程度上仍然以煤炭作為支柱產業;由急劇增長的汽車數量造成的交通堵塞;因北京地處盆地而導致的氣候及地貌特徵。

  而霧霾對於一小撮人來說卻無異於一個福音。正如在2008年的毒奶粉事件、2011年食水污染事故中,精明的商家率先讀出時代症候,利用危機大發橫財。1月初以來,在最受中國消費者青睞的京東網站上,空氣凈化器的銷量較過去一年急速增長600%;同樣地,2013年對於口罩生產廠家來說無疑也是個利好年份。市場營銷方面的另一個成功實例來自自稱為慈善家的中國億萬富翁陳光標。前不久,他在隨行攝製組的簇擁下,在北京街頭向往來市民免費派發新鮮空氣罐頭。陳光標很享受被擁戴為平民慈善家的感覺,並在他拍攝的廣告視頻中不加掩飾地傳遞這一信息。這一點也體現在他所設計的新鮮空氣罐頭上:紅光滿面的億萬富翁頭像下面印有一行字——“好人”。錯過了免費罐頭或者想要更多新鮮空氣的人,據說可以在超市花五元人民幣購買。

  對於其他的北京市民來說,政府公開承認空氣污染並不出乎意料,儘管如此,眼下關於中國生態問題的輿論公開化還是改變了人們的意識。政府公告發布後,大多數北京市民並沒有陷入恐慌,而是表現出中國式的淡定,並試圖以一種苦中作樂的適度幽默來接受這一事實。1月份在北京最常聽到的一個笑話是這樣的,一個人對另一個人詫異地說:“昨天我在天安門廣場,抬頭竟然看不見毛主席!”對方答道:“今天我打開錢包低頭一瞧,居然看不見他老人家的笑臉了!”

  微博上,和霧霾天有關的熱門標籤比比皆是,灰霧籠罩是整個一月份最炙手可熱的話題。“污染指數爆表”或者“霧霾天”一時間成為不脛而走的流行語,點擊率將近四百萬。微博上一條名為“我不要做人肉吸塵機”的標籤引發了八百五十萬條網友評論。網友紛紛在微博上貼出知名景點的照片,這些圖片上除了一團毒霧瀰漫之外幾乎看不到任何東西。它們在西方也製造出一定的視覺效應。

  礙於與日俱增的輿論壓力,政府不得不採取應急措施,但其中一些舉措更多地是以犧牲民眾利益為代價,而不是將造成空氣污染的真正罪魁禍首繩之以法。春節期間盡量減少燃放煙花爆竹或者取締備受市民青睞的街頭燒烤這些建議引來一片怨聲,一些憤怒的網民甚至開始上傳各種版本的“傷不起”,比如在一段名為“春節傷不起”的視頻中,網民控訴了為牟取暴利不惜犧牲民眾利益的無良企業和商家;另一首網絡歌曲則呼籲公民勇於承擔社會責任。上世紀五十年代,經歷了重度霧霾污染的英國倫敦曾經掀起一場由公眾推動的環保運動,或許當下的中國也正在醞釀這樣一場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