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傍晚五點的上海指南(4)
莫干山路

拆 建 2012年
© btr

我曾做過一個奇異的夢。夢裡有棟綠色的三層樓房矗立於丁字路口,斑駁的外牆上圈著一個大大的「拆」字。但不知是否因為陽光反射的關係,那「拆」字也像經歷了許多歲月似的,黯淡得近乎褪色。那應該是一個明媚的下午,我在夢中走向那棟綠色的樓。

作者: btr

    醒來之後努力回想,我才意識到夢中的那棟樓就是我曾在昌化路、莫干山路口看見的那一棟。十多年前,它就已被命運標註了拆遷的未來,但直到三四年前商業地產項目終於啟動,它才真正消失。在夢中,我走到綠色樓房旁的小花園裡,看見兩個老人正在下棋,周圍還有三四位圍觀者。

廢墟裡的石刻塗鴉 廢墟裡的石刻塗鴉 | © btr     其時,棋盤上只剩下寥寥幾顆棋子,那是一盤我們通常稱之為「殘局」的棋,但那兩位老人卻依舊下得津津有味。看了幾分鐘後,我感覺出了異樣:他們的每一步棋雖然都符合象棋規則,但總體上並不朝著將死對方的目的而去;相反,它們有點像棋盤上的漫遊者,遵循著另一種我尚未參破的邏輯行動。我觀察圍觀的人,他們沒有提出任何異議,就好像他們心裡明白兩位老人事實上正在進行另一種遊戲。     這盤棋下了很久。夕陽將樓房的陰影投射在棋盤上,此刻,棋盤上只有一個角落還有陽光。我就是在這時發現其中隱含的邏輯的:他們正努力將棋子挪向有陽光的區域——他們在象棋棋盤上發明了另一種遊戲。

    在每一個像上海這樣的大城市裡,總有一些街道與另一些街道之間是有時差的。一些地方毫不遲疑地奔向未來——它們甚至成為了那些發生在未來的科幻電影的佈景——另一些則或有意或無意地落在後面,或像莫干山路那樣,掉進時間的罅隙之中。
莫干山路上的舊貨舖 莫干山路上的舊貨舖 | © btr
    據民國36年出版的《上海市行號路圖錄》顯示,興建於1918年的莫干山路兩側曾一度佈滿了工廠和倉庫。西側有信和紗廠、信孚印染廠、信義機器廠和榮氏家族的福新麵粉廠等,後來這塊區域被部分改建為M50藝術園區。沿蘇州河(其時亦稱「吳淞江」)的區域則有南記、福新、中國銀行及交通銀行上海分行的倉庫。南側如今紅子雞及家具城的區域,當時則是申新紡織廠的倉庫。有趣的是,當時倉庫被稱為「堆棧」;而這個詞到了互聯網時代,往往只取其引申義使用,即指一種依照後進先出(LIFO)規則運行的抽象數據類型(stack)。就好像當這個工業區被時代刪除時,詞語也被一併拆遷了似的。

    莫干山路最有魅力的時候,是工業區已然遷除、但新的商業地盤未及進駐的那幾年(2005年至2015年前後)。彷彿掉進兩個時代交接棒的缺口,這段時間的莫干山路——除了已被改造成小798似的M50藝術區外——始終保持著某種「半廢墟」的狀態。路的北側,將廢墟隔離開的長達幾百米的圍牆成了塗鴉者的聖地,這幾乎是過分規整的國際大都市裡唯一被默許塗鴉的馬路。在莫干山路120號的原麵粉廠裡,野草漸漸長到及人的高度,廢棄的民國老樓成了《色,戒》某場戲的拍攝場地,而孤零零矗立在廢墟中央的那棟樓一度被改造成“island 6”,一個技術極客(tech-geek)創立的藝術家共同體。還有攝影師和婚紗攝影師將之變作天然影棚,影棚又變作停車場,或野貓野狗黃鼠狼的聚居地……總之,廢墟意味著一切可能性,地圖上空白的飛地是時間罅隙裡夢幻的遊樂場。

  • 原麵粉廠入口處 © btr
  • 《色,戒》拍攝處 © btr
  • 廢墟塗鴉 © btr
    廢墟塗鴉
  • 廢墟 2008年 © btr
    廢墟 2008年
  • 失落的氣球 © btr
    失落的氣球
  • 安 不安 © btr
    那時候,莫干山路僅有的幾家「原住民」就住在原麵粉廠隔壁一棟看起來搖搖欲墜的樓裡。白天,他們會將方桌沿街鋪展,在馬路上搓起麻將來——或許這就是我那個夢的緣起。而倦怠的狗,則沒有心事似的沿著路緣呼呼大睡,真是一幅人與動物和諧共處的八十年代式圖景啊。
  • 莫干山路昌化路口 2010年 © btr
    莫干山路昌化路口 2010年
  • Bordsteinkante Moganshan Road © btr
    Bordsteinkante Moganshan Road
  • 推土机来了 © btr
    推土機來了
    後來的一切就像以加速度發生似的。落後於時代的街道終究要恍然大悟般快步跟上。搖搖欲墜的樓消失了,推土機出現;塗鴉牆變成標示著「禁止塗鴉」的藍色擋板,而擋板內的Shopping Mall正一日日迅速長高。

    最出人意料的,或許正是這座未來的Shopping Mall。當沿著蘇州河的棚架逐漸拆除,英國著名設計師Thomas Heatherwick——就想一想2010年上海世博會英國館或紐約Hudson Yards旁的Vessel多麼令人驚嘆——古怪而充滿奇幻色彩的「1000棵樹」(1000 Trees)項目已初露端倪。它會將我們帶進另一場現實之夢嗎?
 

指南

在M50園區內找一處空白牆壁,將這篇文章在歌德學院網站上發表的網址URL製作成的二維碼繪於其上;或製作二維碼貼紙,粘貼於莫干山路文中提及的各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