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鄉城專欄:萊比錫
海邊的城市:開心,友好而放鬆

2008年煙台 公園裏的瞭望台
© Hang Su

Hang Su搜集网络上的有关家乡烟台的照片,进而研究并理解过去的审美。我们与Hang Su谈到城市的旋律,文化桥梁莱比锡的艾森班恩街以及德国选择党。

歌德學院:你來自山東煙台,在北京和萊比錫學習過作曲。煙台的聲音聽起來是怎樣的?
 
我出生在位於中國東北部的、擁有兩百萬人口的海港城市——煙台。在殖民地時期,直到1917年,煙台都曾經是英、法、德三國處理領事事務的中心。時至今日,那裏還可以看到當時遺留下來的建築物,比如:德意志帝國郵局。當你沿著那裏的海岸漫步時,會聽到波浪的拍擊聲,看到岸邊遊戲的孩子們以及遮陽傘下的情侶,那感覺就像置身於地中海地區一樣。海邊城市的音響總是充滿了相似的活力——分外明朗歡快,同時又淡定從容。
 
對你來說,萊比錫聽上去也一樣地明朗淡定嗎?
 
假如必須用語言來描繪我對德國城市的最初印象,那就是輕柔與精小。即便是科隆或柏林,在節假日期間,街巷之上也會沉靜幾個小時。萊比錫成為我在德國落腳的第一站,對我純屬偶然,我來這裏並非因為約翰·塞巴斯蒂安·巴哈(J.S. Bach)。萊比錫聽起來是什麼樣的?我喜歡清風穿過樹葉的夏日午後,在這裏真地可以清晰地聽到這樣的聲音。

  • 2008年煙台 市中心 © Hang Su
  • 2008年煙台 法院區 © Hang Su
  • 2008年煙台 海港 © Hang Su
  • 2008年煙台 從前的使館 © Hang Su
  • 2008年煙台 海邊重修後的景點 © Hang Su
  • 2008年煙台 專科學校的內院 © Hang Su
  • 2008年煙台 住宅樓宇 © Hang Su
煙台這座沿海城市常常霧氣繚繞。在你的音樂和表演中,霧氣扮演著怎樣的角色?
 
2015年時,在較為深入地研究了漢字之後,我的音樂風格發生了變化。自那時起,一種在前景音樂中富有微音調層次感的、循環往復的、樸實無華的表達對我而言變得非常重要。這是一種與我的故鄉聯繫起來的音樂姿態。如果可以進一步稍加解釋的話,那麼,它就是一種不穩定性的疊加,如同海市蜃樓一般。現實反映在一片虛幻的表面之上。
 
在現實世界中,萊比錫的艾森班恩街(Eisenbahnstraße)是德國犯罪活動最猖獗的街道之一。你在這條街上和萊比錫城市東部有什麼樣的個人經歷?你為什麼選擇外瑞(Vary)作為見面地點呢?
 
多年以來,藝術家和大學生們一直在共同塑造著這個城區,我認為這種做法非常好。2012年來,這條街越來越受人喜愛。 外瑞(Vary)是萊比錫具有獨一無二經營理念的店鋪,那就是:集唱片店與咖啡館於一身。這個地方具備一個混合的特點,因為人們不必非要在這裏買唱片或者喝咖啡。它也是一個進行文化與社交活動的聚會場所。我最看重的是該店的店主,他既酷又隨意,這裏的氣氛也令人愉悅。

萊比錫聽起來是什麼樣的?我喜歡清風穿過樹葉的夏日午後,在這裏真地可以清晰地聽到這樣的聲音。

沿這條街下去就是註冊協會「日本之家」的所在地,它架起了一座聯接不同文化的橋樑,並且也啟示著你。那麼,你心目中的「中國之家」是什麼樣子的呢?
 
我聽說「日本之家」在萊比錫曾經長時間地難以為繼。後來,其創建人作出將其從萊比錫的格里斯區(Gohlis)搬到艾森班恩街的決定。慢慢地,然而持續不斷地,「日本之家」成為了這條街上受人歡迎的去處。他們還發起了一個公益性質的民間廚房項目。間或地,也舉行一些小型展覽或者開辦有關日本文化和語言的課程。2016、2017年時,我注意到中國運營商在萊比錫開設了幾家商店,不過它們常常在經營一兩年後就停業了。我認為,中方大多沒有為這些經營方案制定長期的計劃。在萊比錫的「中國之家」也許應該首先服務於中國人群體。來客們總會懷著不同的理由進入那裏,也許大家僅只出於好奇。「中國之家」的理念應該來自於到訪者的想像,並且這個項目應該實現和睦鄰里的目的。
 
你在德國生活了十一年,在萊比錫也待了一段時間。2017年9月24日舉行聯邦議院選舉時,德國另類選擇黨在部分地區獲得了20.5%(基民盟27. 5%)的第一選票。你怎麼看待來到此地後在你周圍所發生的變化?
 
我曾經從朋友的一個熟人那裏聽說,2017年時,他把第一張選票投給了綠黨,第二張投給了選擇黨。想以此表示,他的立場處於兩個黨派中間的某個地方。我對這樣的選民感到害怕。日常生活中發生的某些事情我已經習慣了,比如:在聚會上,幾乎沒有人和我攀談,在大街上聽到不友好的言論。不過,類似情況也會在不同的城區發生。總體來說,針對種族主義和仇外現象,萊比錫在作出極為積極的努力,並顯示出鮮明的立場。幾年前也爆發了多次大型的反對「德國反穆斯林化運動」(Pegida)的遊行示威,以致有右翼思想的人星期一時不能夠在萊比錫市中心集結遊行。
 
龐克,滑滑板和跳舞的人,還有騎輕便摩托的男人們。你的收藏中出現了越來越多的反映中國八、九十年代社會生活的攝影作品。你的興趣因何而起,是什麼吸引了你?
 
2019年春節以來,在豆瓣網上不斷湧現出展示中國八、九十年代另類生活方式的照片。我試圖重拾並理解這段往昔的審美。1980年至2000年期間,我的故鄉經歷了許多的政治及社會波瀾。我當時還太小,無法理解那一切。現在,通過這樣的收集活動,我又得以重溫那段歷史。藉著攝影作品,我可以發現哪些社會、審美及文化事件深深影響了我和我的父母。人們可以觀察到經濟自由如何極大地促進了商業文化,進而快速地改變了中國人的生活與價值觀。因為各種亞文化的衝擊力沒有那麼強勁,所以龐克們也不像德國龐克似的具備反法西斯的特性。我當時上學的班裏沒有一個人滑滑板。直到我離開中國時,那裏都還沒有大型的街頭塗鴉場景。八十年代時,霹靂舞和逛迪廳突然極為流行,就像九十年代時的街頭卡拉OK。那時的中國人滿懷夢想,人口結構年輕化,他們的生活閃耀著經濟增長的光芒。

思爾聞進行了此次採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