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鄉城專欄:柏林
社會的另一面

格爾利茨公園
格爾利茨公園 | © 塞巴斯蒂安·盧爾舍

塞巴斯蒂安·盧爾舍(Sebastian Lörscher),畫家兼作家,居住在柏林。從德國汽車工廠到海地,盧爾舍帶著他的速寫本和畫筆在世界各地遊歷。我們與他討論了「手繪新聞報導」、藝術家承擔的社會責任以及如何講述精彩的故事。

作者: 思爾聞(Silvan Hagenbrock)

歌德學院:假設我們在柏林或者柏林周邊見面,想找一個大部分柏林人都甚少踏足,或者說隱秘的地方,你會帶我去哪裡呢?
 
塞巴斯蒂安·盧爾舍:還真有個我覺得很適合的,不過這地方可絕對不隱秘。這地方臭名昭著,但卻仍然備受公眾的喜愛,那就是格爾利茨公園。毒販們喜歡在這裡交易。但是同時,一到了夏季,土耳其家庭很喜歡在這裡燒烤,這裡還得到飛盤玩家和音樂家的青睞。不同民族相聚在一起,喝著啤酒,享受著陽光。格爾利茨公園的確是柏林克羅伊茨貝格區中心的一個大雜燴之地,這裡從來都沒有平靜的時候。當然,儘管毒販們聲名狼藉,但你也可以和他們聊聊天。其實,這幫人也很友好。格爾利茨公園是一個大家再熟悉不過,但卻又總是能不斷引起轟動的地方。
 
社會的另一面 社會的另一面 | © Sebastian Lörscher 你的作品利用的是「手繪新聞報導」這種媒體,而一想到新聞報導,我就會想起美國人蓋伊·特萊塞(Gay Telese)和他的作品〈紐約: 隱藏的城市〉。對許多記者來說,他是美國新聞報導的先驅。你是怎樣找到這個媒體的?是誰,或者說,是什麼給你帶來的靈感?
 
西維因·瑪薩斯(Sylvain Mazas)是我的大學同學,我們曾經一起在白湖藝術學院(Weißensee Kunsthochschule Berlin)學習。西維因在德國城市施特拉爾松德(Stralsund)組織了一個素描繪畫節,來自德國和歐洲其他國家的畫家們聚在一起整整十天,期間只是作畫。繪畫節期間,我認識了達米恩·盧德(Damien Roudeau),他的畫很是寫實,而且總是能夠緊握時代脈搏。例如,達米恩出去散步,看到辛提人和羅姆人在拐角處的公園裡露營,於是就會拿出速寫本,走向他們開始交談,並畫出這一切。達米恩在政治上很活躍,對社會中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也很感興趣,這給我帶來了靈感。於是,在我認識他之後,我就考慮也這樣做: 揭露身邊的陰暗面,並直面它們。
 
從柏林法蘭克福大道的〈無家可歸者的住處〉到沃爾夫斯堡的汽車工廠, 你試圖「為我們的社會繪製出一幅廣泛的圖景」。而如今,身份認同是政治辯論的主題,在這樣一個時代,關於嚴重的階級分歧的討論則太過稀少。你覺得現在是時候該談論階級之間的差異了嗎?
 
無論怎樣,我們應該經常討論階級差異,這恰恰是因為貧富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大、越來越嚴重。我對那些也許在剪刀左側的人感興趣,也就是那些弱勢群體。因為我留意到我總是牽掛著那些坐在街上喝啤酒的人。此外,我還會和普通工人,或者和那些沒有得到太多關注的「普普通通的人」坐在一起。他們都是我描繪的對象,我想引起公眾對他們的關注。在手繪新聞報導〈社會的另一面〉中,我不僅要展示出無家可歸者的狀況,還要表明人們是可以與他們交談的。他們都是和你我一樣的普通人,只是他們有著不一樣的故事。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並不可愛、不和藹可親。我想做的是揭露我們社會的另一面,並表明它們也是我們社會的一個組成部分,而且這部分還很壯大。有一件富有挑戰性的事情我還沒有做,那就是看看剪刀差的另一邊是什麼樣的。

Görlitzer Park © Sebastian Lörscher
你在最新的一本有關德國的書中會應對這項挑戰嗎?
 
在我看來,德國有的地方簡潔凝練,刺激視覺卻又讓人興奮,而我就想在這樣的地方作畫,這對我來說代表著繪畫上的挑戰。除此之外,我還去了大眾汽車製造廠:因為許多安全防護措施,我幾乎無法與工人交談。但我對那裡的技術和機器的印象很好。

在這些地方,讓該發生的事情發生,而不是試圖通過提出問題施加影響。

你在繪製〈社會的另一面〉時,花了四個月的時間在無家可歸者尋求庇護的地方使用鉛筆和速寫本作畫。你採取的方法是:不帶有任何先入之見進入情境之中,文字和圖片都是來自你與之交談的人。你給了那些原本無聲的人一種聲音。
 
讓更多無家可歸的人離開街頭,恢復正常的生活,是我無法做到的,這是政治家們必須去做的事情。對於我來說,關鍵是:我怎樣才能提供幫助,或者說他們需要的幫助中,我應該承擔哪一個部分?我想做的是提高社會對無家可歸者的處境的認識。在我給他們一個聲音的那一刻,我做到了這一點。讀過〈社會的另一面〉裡故事的那些人,他們下一次可能會停下腳步,給無家可歸者一些幫助或者和他們聊聊,問問他們:「你過得怎麼樣?也許我能為你做點什麼?」當然,這只是在個別情況下才會發生。藝術領域和新聞業最重要的價值就是引起人們的注意,以便使主題得到更廣泛的關注。我覺得現在已經有非常多的關注了。
  • 社會的另一面 © Sebastian Lörscher
    社會的另一面
  • 社會的另一面 © Sebastian Lörscher
    社會的另一面
通過講述精彩的故事來引起關注?
 
娛樂休閒是我們生活中的樂趣所在。如果我們一方面得到娛樂,另一方面又學到一些東西而收穫頗豐,這才是最好的結果。而最好的學習方式就是在快樂中學習。

哪些問題能夠引出一個優秀故事?

在我的作品中,我真的非常敏感。在這些地方,讓該發生的事情發生,而不是試圖通過提出問題施加影響。其實我是很被動的,我會看看,這個地方給了我什麼?這些人給了我什麼?然後再回過頭來問:我該怎麼辦?在我的旅行中,我不會為自己設定一個固定的主題,而是旅行和我所經歷的事情給我揭示出這個主題。

在格爾利茨公園這裡,該怎樣繪製我們的第一部手繪報導?
 
畫人,畫情境。試著畫一些靜態的東西,或者坐著的人。也嘗試繪製流動的事物,玩飛盤的人或者四處走動的人。嘗試以不同的形態繪製,或運用不同的風格,或使用不同的材料,嘗試去尋找一個故事。也就是說,可以四處走走,與人攀談,詢問一下他們在做什麼。你也可以坐在這裡盯著一個地方觀察,畫出你周圍看到的一切。也許你現在坐的地方很無聊,因為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但是停留的時間久了,你也許會注意到一些細節,而這些細節可能很令人興奮,值得一畫。
 

塞巴斯蒂安·盧爾舍(Sebastian Lörscher)

1985年生於巴黎,成長於慕尼黑,現居柏林,是一位畫家兼作家。他曾就讀維爾茨堡應用技術大學,柏林白湖藝術學院。他的漫畫小說多次獲獎(索德曼獎以及德國書藝基金會頒發的獎項),並於德國和法國出版。新近的作品著重圖像形式的媒體報道。他帶著鉛筆和速寫本漫遊遙遠的國度,通過在當地創作圖像,文本以及連續圖像記述自己的印象。他在撰寫的書籍中,在德國的演繹朗讀會上講述自己旅行中留下的印象。他最近的項目深入印度南部的班加羅爾,加勒比海沿岸的海地,穿過奧地利的原始叢林,遠達尼日利亞。他為合作方提供插畫,以及繪畫式記錄,並主持各種工作坊,教授繪畫以及故事講述的方式。

  • 個人主頁
  • Instagram: @sebastianloerscher
  • Twitter: @loerscher
思爾聞(Silvan Hagenbrock)進行了此次採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