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可持续发展
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 Charles PH

是否可以做到在长达一整年的时间里完全不购买任何物品,不添置衣物、不更换手机,什么都不购买?克里斯汀娜·施瓦史(Christiane Schwausch)曾经就此进行实验,在“零”购物的道路上,她似乎再也无法停下脚步了。

作者: 茱莉亚·施忒尔策(Julia Stürzl)

你是如何萌生在一整年里什么都不购买的想法?

克里斯汀娜·施瓦史:这个念头主要是在我从事发展政策领域的工作后产生的,我觉得,我们实际上是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购买的——某种意义上来说,人们在购物一事上几乎血迹斑斑。为什么为了做自己认为是“好”的事情,而去做出伤害他人破坏环境和气候的事情呢?因此,我决定让自己从消费行为里抽离出来,保持距离,同时观察这一切到底是如何确切运作的,价值创造链条是怎样环环相扣的,过程中又有什么人牵涉在内,有没有其他可行的做法。
 
为了实践这个想法,你还精心设计出一个游戏。

克里斯汀娜·施瓦史:没错,这个项目变成了一项社区游戏,网络上的一个挑战。游戏的规则是:在一年内,不购买日常消费品。不过,每个游戏参与者都有两张王牌:我们在脸书(Facebook)里建立了游戏群组,每个人都拥有两次以物易物的机会。

我的工作常常需要我穿得漂亮、雅致。但是当你意识到:有些磨损的鞋子和衫裤看上去都不再光鲜的时候,这可能会是一个问题。

在这个过程中,你遇到过哪些疑难?

克里斯汀娜·施瓦史:例如,我不能购买日常生活及工作中需要的高科技电子产品,也无法再随时随地更新软件。另外,我的工作常常需要我穿得漂亮、雅致。如果你意识到:有些磨损的鞋子和衫裤看上去都不那么光鲜的时候,这可能会是一个问题。有些衣物已经没有办法延长半年的寿命,有的衣服也不能进行第十次的缝缝补补了。另外,要说服亲朋好友,生日礼物不一定是物质的,也同样不是件容易的事。不过,在大多数情况下,我很快就找到其他可行的做法,从而解决了很多问题。
 
你把你的王牌用在哪儿了?

克里斯汀娜·施瓦史:我换了一部二手手提电脑、一个二手吹风机、一双二手商务皮鞋和一本书。
 
可是,这就超过两件物品了。

克里斯汀娜·施瓦史:事实上,我的“消费罢工”已经进入第六个年头了。于是,有些规则已经软化而变得更有弹性,比如在我需要某些修补材料,例如纱线的时候,我就会去购买。
 
你为什么没有按计划在一年后结束“零”购物活动?

克里斯汀娜·施瓦史:当你看到不购物原来是切实可行的时候,你就会很难走出去。如果一个人在一段时间内依靠背囊里携带的物品就能够生活的话,他也会发现,自己真正需要是什么。在旅途中,我们甚至会忘记那些堆放在家中各处的物品。
 
说到纱线,难道你经常要修修补补吗?

克里斯汀娜·施瓦史:没错!自从接受“零”购物的挑战以来,我就开始自己动手做一些修理工作了,比如,现在我会自己缝补衣物。过去当我整日忙于购物的时候,我没工夫让自己学会这些手艺。而一旦开始这样做,我们很快就会发现,在生产过程中蕴含着多少劳动。一条裤子售价那么便宜,简直是不可思议,想想看,只是改一下裤长就要花相当多的时间,这还没有算上种植棉花、织布、染色等各个生产环节。除此之外,我的眼光也变得敏锐了,我能够看得出,产品是否按生产程序经过有序的生产加工,哪些原材料为之品质高。现在,我识别物品质量的能力大大提高了。
 
在接受“零”购物挑战之前,你的消费习惯是怎样的?

克里斯汀娜·施瓦史: 虽然我没有终日沉溺于购物,不过我也是一个典型的成长于20世纪90年代的人,这一代人都喜欢东买西买。而且,我来自东德,90年代的时候,那里曾经突然涌现出许多商品。今天,我在做消费决定前都会问自己:我真的需要吗?
 
去增长运动(die Degrowth-Bewegung)呈现与持续经济增长相反的方向发展,你是不是也顺应这个潮流开始减少消费?

克里斯汀娜·施瓦史:施尔姆(Schirm)在去增长运动中提出的许多倡议,让很早以前隐约存在于我脑海里的一些概念变得清晰了。直到目前为止,人类的经济增长一路都依赖于对自然资源的开发,并且不断地为自然环境带来破坏。极简生活质量指标(Nonplusultra-Lebensqualitätsindikator)是以对经济增长的批判为基础的,这些批判连同人们提出的各种替代方案,也是我成立足够协会(genug e.V.)的推动力量,该协会从“零”消费挑战体验中诞生了。

所有这一切都令人赞叹,但是具体实践起来是不是也未如想象般美好,比如说,有时也想买样新东西送给自己作为犒赏?在这个时候,你会用什么做法取代采购?

克里斯汀娜·施瓦史:这个时候我一定得去喝上一杯、借酒消愁。不,说真的。我已经不再用新衣服或者最新推出的小玩意来犒劳自己了,而是提高消费的品质作为对自己的奖赏。

我们在脸书群组里的一些成员每个月可以节省大约300欧元。我也可以省下这笔金钱,不过,我将这些钱用在别的地方。


那么,通过“零”购物,你可以省下一大笔钱了?

克里斯汀娜·施瓦史:我们在脸书群组里的一些成员每个月可以节省大约300欧元。我也可以省下这笔钱,不过,我将这些钱用在别的地方。比如说,我会购买高质量的食品或是体验,比如听音乐会或者参加文化活动。也会将节省下来的钱用于火车旅行,虽然大多数时候,飞机票要经济实惠得多,不过,乘飞机是我希望尽量避免的出行方式
 
参加“零”购物挑战会不会改变你的社交生活?

克里斯汀娜·施瓦史:没错,已经发生很大的改变,因为我经常要向朋友或邻居借东西用。现在,我们在公寓门廊处也放置了一个物品交换架,这样每个住客都知道,谁家有一把锯,谁又有自行车打气筒。邻里之间还会聚在一起喝咖啡。在朋友圈子里经常坦诚交流和分享的机会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不是因为我现在经常会在马路上捡到一些旧木头、并且想利于它们做些劳作的话,我就不可能和那位拥有磨床的老朋友相聚了。当然,我们可能也会一起做些其他的事情,但是可能来往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密切了。
 
克里斯汀娜·施瓦史(Christiane Schwausch),35岁,柏林爱丽丝·萨洛蒙高等学校(Alice Salomon Hochschule Berlin)的新闻发言人;也是正式注册的足够协会的会长;同时,她作为自由职业者参与竞选传播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