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回顾
中国科幻历史简介

1988年电影《合成人》剧照
1988年电影《合成人》剧照 | © 长春电影制片厂

科幻进入中国大众的视野,似乎还是近几年的事情,随着刘慈欣《三体》系列科幻小说的流行和科幻电影《流浪地球》的传播,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了解科幻,这时才发现,科幻在中国其实已经有超过百年的历史。

作者: 宇镭

近代之前(1840年之前)

    “中国古代是否有科幻”,就像“中国古代是否有科学”一样,曾是争论的话题。中国有着悠久的幻想文化传统,《山海经》《博物志》等对于人们认知范围以外的天文地理物种信息的描述,以《列子》为起始的对于机关技艺之术的想象,《庄子》等对于人与宇宙间关系的终极思考,以及衍生出的各种神话和传说,都不难找到与后来西方科幻中所关注话题的相似点。西方科幻的诞生,同样与其历史上各种幻想文化的资源密切相关。

    不过,中国人所形成的认识世界的知识体系,与西方后来形成的被成为“科学”的知识体系,方向上毕竟有较大差异,由于后者在近代以来对世界的深刻影响,这种差异在交锋、碰撞和融合中被不断强调,因此,我们通常不认为完全基于中国古代幻想文化传统的作品属于科幻,但是承认它在科幻的中国本土化进程中,是重要的文化资源。 

晚清(1840-1911)

    19世纪下半叶,在西学东渐的运动中,西方科幻从各种途径进入晚清时期的中国,1872年,上海《申报》刊登了美国作家华盛顿·欧文(Washington Irving)的《一睡七十年》(Rip Van Winkle),是最早在中国发表的西方科幻。到了20世纪初,更多的西方科幻从日本转译到中国,比如凡尔纳(Jules Gabriel Verne)的众多科幻作品。这些小说当时被中国人称为“科学小说”,在翻译和阅读科学小说的热潮中,中国人开始创作自己的科幻作品。

    1904年,一位署名“荒江钓叟”的作者在上海《绣像小说》杂志上连载了长篇小说《月球殖民地小说》,是中国目前找到的最早的本土科幻作品。这部作品中,流亡海外的中国主人公与日本朋友一起,搭乘气球环游地球,寻找失散的妻子,最后前往月球殖民地。在随后的五六年中,中国本土的科学小说创作经历了一次大的爆发,新的小说作品和杂志纷纷出现,取得了广泛的社会影响,著名的有徐念慈的《新法螺先生谭》(1905)、吴趼人的《新石头记》(1905)、包天笑的《世界末日记》(1908)、高阳不才子的《电世界》(1909)、陆士谔的《新中国》(1910)等等。

    科幻在当时的晚清中国流行,有多种原因,许多知名人士由于不同的目标去支持科学小说,比如著名作家鲁迅看重科学小说的科普功能,希望借此提高国民素质,而政治名人梁启超则看重科学小说的哲学和社会功能,希望用它来构想中国社会的未来。 

《从地球到月球》引发社会上广泛的天文观测热潮,被认为是新中国最早的科幻小说。

民国(1911-1949)

    在晚清结束,民国建立的动荡战乱时期,由于对科幻小说的社会期望落空,中国本土的科幻创作进入一个低潮但平稳的时期,这个时期影响中国的西方科幻主要是威尔斯的科幻小说,以及上海等租界传过来的美国科幻杂志。中国著名作家老舍在众多作品中,也创作了一些科幻小说如反乌托邦小说《猫城记》,讲述主人公去火星历险遭遇了猫的世界,其中猫的缺点是对中国社会当时问题的讽刺。科普作家顾均正则通过对美国杂志中科幻小说的学习模仿,创作了一系列故事虽然发生在中国,但是风格趋近欧美商业作品的科幻小说,如《在北极底下》,取得了一定社会影响。 

新中国初期(1949-1956)

    新中国成立后,受到国内环境的变化,人们对于国家和社会未来预期的影响,科幻创作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苏联科幻和凡尔纳的作品被大量引入推广,科学技术被认为是中国未来实现共产主义的重要元素,而科幻某种程度上被视为是一种科普的方式。

    1954年,有“新中国科幻之父”称号的天文学家、科普作家郑文光在《中国少年报》上发表《从地球到月球》,讲述三个少年渴望太空探索,偷开一艘飞船前往火星的故事。这篇小说引发社会上广泛的天文观测热潮,被认为是新中国最早的科幻小说。郑文光随后还发表了一系列饱受欢迎的太空探索科幻小说,奠定了他在中国科幻史上的地位。

    这一时期的著名科幻作者还有童恩正、萧建亨、迟书昌、刘兴诗等,作品涉及到国际关系、未来技术奇迹、对社会未来的展望、对本土神秘传说进行科学解释等等。这一时期的科幻小说全部为短篇小说,阅读它们时,可以非常明确地感受到社会主义国家建设初期,人们对于社会、技术和未来的乐观态度。1966年后,由于政治原因,中国的科幻创作暂时中止。

这些科幻作品所传达的多元化价值追求,远远超出了科学教育的范畴。

80年代(1976-1989)

    1976年,叶永烈发表了十年动乱后中国第一篇科幻小说《石油蛋白》,标志着中国科幻在大陆掀起了晚清以来的第二次高潮。之后几年,他的讲述复活恐龙的短篇小说《世界最高峰上的奇迹》,和参观未来中国的乌托邦长篇小说《小灵通漫游未来》取得了巨大成功,后者的发行量达到三百万册,书中描绘的21世纪的中国景象,成为青少年心中“建设四个现代化”的理想目标,这本书当时的社会影响力,在科幻领域唯有这几年刘慈欣的作品可比。

    与此同时,一大批文革前老科幻作家重新开始了科幻创作,1978年,童恩正的科幻短篇《珊瑚岛上的死光》在主流文学杂志《人民文学》上发表。这部小说讲述海外归来的中国科学家在小岛上进行新能源和武器研究,并为了让科学离开资本的控制,与国外资本派来的敌人战斗的故事。这部小说于1980年被改编为电影上映,是中国科幻电影史上的一座里程碑。1979年,郑文光的太空探索科幻长篇《飞向人马座》出版,讲述三位学生乘飞船穿越太阳系探险和从黑洞逃生的故事,这个故事技术严谨,框架宏大,背后还有着世界战争的国际政治和民族命运主题。
照片 《珊瑚岛上的死光》© 上海电影制片厂     这个时期,引入中国的国外科幻不再限于苏联的作品,英语世界的科幻再次进入中国读者视野,1980年出版的《魔鬼三角与UFO》是新中国翻译的第一本西方科幻小说集,收录了包括阿西莫夫(Isaac Asimov)、克拉克(Arthur Charles Clarke)在内的众多英美科幻作家的名篇。一大批年轻作者如王晓达、郑渊洁等纷纷开始了科幻创作,多家科幻报纸和杂志在全国各地出现。

    然而这个时候,科幻巨大的社会影响力开始被警惕,许多科幻作品超出了原本科普的框架,表达了更多对于社会问题和哲学问题的思考。80年代后期,针对科幻的政治打击开始了,在五六年的时间里,科幻在中国几乎消失。 

90年代(1990-1999)

    在80年代后期,中国众多科幻期刊杂志纷纷消失,但是四川一家叫做《科学文艺》的杂志幸存下来,并于1991年改名《科幻世界》,它借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新阶段,开始了中国本土科幻的复兴之路。之后的一二十年时间,这本杂志成为了中国科幻的代名词。

    一批全新的科幻作家在这个时期通过《科幻世界》登场,他们的作品风格各异,有着鲜明的个人特色,被成为“新生代”科幻作家。其中刘慈欣、韩松、王晋康、何夕四位作家,作品量大,影响力广泛,他们坚持创作直到今天,代表了中国当下科幻创作的最高水平,被成为“中国科幻四大天王”。这一时期出现的新生代科幻作家还有星河、杨平、柳文扬、凌晨、赵海虹、潘海天等。

    这一时期的《科幻世界》杂志,围绕以中学生为主体的青少年亚文化群,培养作者和读者社群,借着新时期中国对于科学教育的重视推广科幻,并大量引入国外科幻作品。这些科幻作品所传达的多元化价值追求,远远超出了科学教育的范畴。这个时期科幻文学还未能进入主流文化的视野,还只是小圈子的类型文学,但是已经为一二十年后科幻在大众领域的流行埋下了种子。

    1999年,全国高考作文题是一个科幻命题《假如记忆可以移植》,引发了全国对于科幻题材的关注,《科幻世界》的月销量达到40万册,成为全球发行量最大的科幻杂志。这一年参加高考的考生中包括电影《流浪地球》的导演郭帆和制片人龚格尔。 

《流浪地球》剧照 《流浪地球》© 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 21世纪初(1999-2010)

    随着20世纪末高考作文题事件,众多青少年作者和读者进入了科幻领域,几年之后,随着中国进入互联网时代,无数科幻社团和网络论坛在中国各大城市出现,形成了一个具有鲜明特色的青年文化群体。一批生于上世纪80年代前后的,更加年轻的科幻作家开始涌现,这些作家包括陈楸帆、郝景芳、夏笳、江波、迟卉、飞氘、长铗等,他们的作品最早也是在《科幻世界》杂志发表,但影响力已经开始扩展到其他文化领域的人群和平台。这些作者的作品更具有个性化色彩和时代气质,将许多科幻领域之外的文学类型和小说技巧带进了科幻中。然而此时中国科幻的领军人物,依然是上世纪开始创作科幻的刘慈欣,2006年他的长篇代表作《三体》开始在《科幻世界》连载。

    此时除了科幻世界,还有许多其他科幻发表平台,如《九州幻想》《世界科幻博览》《科幻大王》等,许多科幻领域之外的文学刊物,也纷纷开始发表科幻,但科幻发表和讨论的主战场,已经开始向网络论坛和电子杂志转移,许多科幻爱好者还开始了关于科幻电影的尝试。 

最近几年(2010-)

    2010年前后,中国科幻环境再次发生较大变化,一方面,随着发表科幻的平台变多,《科幻世界》不再是中国科幻的唯一代名词,整合华语圈科幻力量的华语科幻星云奖成立,每年举办一次中国科幻大会,对一年来的华语科幻作品进行总结。另一方面,随着微博、移动互联网等新的网络工具的流行,刘慈欣的《三体》系列开始被大规模传播,吸引了大众领域对科幻的关注,几年后,这种关注随着《三体》获得雨果奖达到顶峰。

    科幻的流行,正好与近几年中国文化市场的“IP”热潮重合,大量资本开始进入科幻市场,数家经营科幻的公司成立,多个科幻主题征文比赛出现,关于科幻的学术研究论文纷纷发表,中国科幻与海外的交流也愈加频繁。更加年轻的科幻作者开始崭露头角,寻多作者开始采用与科幻文化公司签约的方式来经营自己的创作和收益。许多科幻改编电影的制作被提上日程,关于“中国科幻电影元年”的讨论出现,并随着2019年科幻电影《流浪地球》的上映成为现实。

    中国科幻将走向何方,我们还将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