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德国的科幻世界
未来世界在当代

奥莉维亚∙菲维克(Olivia Vieweg)的漫画《末日》
© 奥莉维亚∙菲维克 Schwarzer Turm出版社

德国的科幻世界传统久远。科幻世界涵盖的内容远远超过宇宙飞船和光剑,很多当代艺术家都致力于将科幻技术应用到其创作中。

作者: 萨莎∙马姆萨克(Sascha Mamczak)

    未来是比历史更能破译当代的一把钥匙,2009去世的英国作家詹姆斯·格雷厄姆·巴拉德(James Graham Ballard)如是说道。这是一种奇怪的说法,过去的历史和事件才能解释当代的状况,还未发生和将要来临的无法释义当代。但是,一个社会对未来的思索,对未来的展望,却能反映出这个社会的某些本质。
 
    2015年威尼斯艺术双年展提出了口号“全世界的未来”(All the World’s Futures),并向世人发问,如何借助艺术的语言描述未来的图景,这些提问都是理所当然的。科幻是一种已经在展现未来图景的艺术。
 
    如果以为科幻世界就如同《星球大战》这样的好莱坞大片所展示的那样,那就忽视了一种现状:科幻在世界各地的发展是不均衡的。德国也有自己的科幻传统,20世纪初受到了库尔德·拉斯维茨(Kurd Laßwitz,著有《两个行星》)和阿尔弗雷德·德布林(Alfred Döblin,著有《山、海和巨人》)等作家的影响。长达12年的纳粹政权导致了文化的断裂,接着美国的科幻作品在二战以后流行起来,德国1961年创作的宇宙科幻小说系列《佩里∙罗丹》(Perry Rhodan)随即紧跟美国的步伐。《佩里∙罗丹》系列至今还在出版,但是德国的科幻作品并不止于此,弗里德里希·迪伦马特(Friedrich Dürrenmatt),卡尔∙阿莫瑞(Carl Amery),君特∙格拉斯(Günter Grass)以及其他重要的作家都使用过科幻元素,许多当代艺术家也把科幻元素作为创作手段。 

力争创造更好的人类社会 

    许多德语区艺术家近年来的创作在内容方面有两个趋势:一方面描述社会在经历了一个又一个不同的灾难之后逐渐瓦解堕落,另一方面又在刻画人们寻找代替品,寻找人类共同生存的更好的模式。托马斯斯∙冯∙坦纳艾克(Thomas von Steinaecker)所著的小说《保卫天堂》(Die Verteidigung des Paradieses)于2016年3月出版,描述了六个人逃到阿尔卑斯山高山深处的避难所,而国家剩余的部分全部遭到毁灭。但是据说在一个未知的地方还存在着人类文明,他们随即开始了一次黯然的旅行。2016年卡伦∙杜维(Karen Duve)创作出版的小说《权力》(Macht)用另外一种方式描绘了世界末日:2031年的德国,气候变化给这个国家带来了累累创伤,它的民主制度也屡屡变异。2012年莱因哈特∙吉尔(Reinhard Jirl)的小说《不恋人间》(Nichts von euch auf Erden)问世,小说中的情景同样是哀鸿遍野,人类只好移居到月亮和火星上苟延残喘。
 
    在其他星球上,人类确实有可能发展出一个更好的,也就是更理性的社会模式,莱福∙兰特(Leif Randt)的小说《磁振子星球》(Planet Magnon)和迪特∙马达特(Dietmar Dath)的小说《金星的胜利》(Venus Sieg)都展示了这样一种愿景,不过即使是在他们的小说里也不存在完美的世界,一个好的社会是需要争取的,是需要受到捍卫的。
 
    反乌托邦和乌托邦两种手法的结合混用也出现在其他媒介中。导演替姆菲尔鲍姆(Tim Fehlbaum)2011年创作了电影《明亮》(Hell),在电影中欧洲的阳光照射变得非常强烈,人们已经无法在室外停留,只有在人数极少的小群体当中人才能找到归属感。拉尔斯∙克劳姆(Lars Kraume)2010年导演了电影《未来的日子》(Die kommenden Tage),在这部影片中主人公除了逃离被各种起义运动颠覆的德国,别无其他选择,这种情景和当前的难民运动正好相反。奥莉维亚∙菲维克(Olivia Vieweg)的漫画《末日》(Endzeit),迪特∙马达特(Dietmar Dath)和奥利弗赛布勒(Oliver Scheibler)的漫画《人如草,如……》(Mensch wie Gras wie)都试图在一个失控的世界里寻找到充满希望的岛屿。 

关于人类共同前景的展望 

    德国艺术家眼中的未来有两个特点:一方面经济危机、环境破坏、恐怖主义都让人不由得联想到黑暗的前景,另一方面人们也在积极寻找出路,试图把人类社会变成一个没有剥削的、团结并具有持续性的社会。事实上用不着编写故事,就能找到这样的社会:一些建筑项目,例如萨斯克亚∙赫贝特(Saskia Hebert)所做的“发现城市”[Stadt (Er)finden],阿诺∙布兰德胡波(Arno Brandlhuber)所做的“反对别墅”(Anti-Villa),都展现出了改善社会的思维。艺术家尤利娅∙罗曼(Julia Lohmann)制作设计的物品显示了其生产过程,欧拉夫∙尼科莱(Olaf Nicolai)创作的艺术品把人们日常使用的消费品扩展到巨大的程度。
 
    欧拉夫∙尼科莱也代表德国参加了2015年艺术双年展,在那里可以看到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关于未来的各种设计方案,就在那一刻,观者会有一种感觉,觉得不管历史曾经怎样把人类割裂,但他们还是有可能拥有一个共同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