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柯立思访谈
笑以安慰

柯立思(Christian Y. Schmidt)
柯立思(Christian Y. Schmidt) | Photo: Guo Yanbing; © Goethe-Institut China

2015年1月7日法国讽刺杂志《查理周刊》的编辑部遭到恐怖分子的袭击,12名工作人员遇害,其中包括出版人沙博尼耶(Stephane Charbonnier )和其他3位漫画家。柯立思(Christian Y. Schmidt)曾经是德国杂志《泰坦尼克》的编辑。我们询问了他就此次恐怖袭击事件的看法。

您在德国讽刺杂志《泰坦尼克》(Titanic)的编辑部工作多年,当获悉法国讽刺杂志《查理周刊》编辑部(Charlie Hebdo)遇袭事件的时候,您首先想到的是什么?

我的第一反应是在脸书上发了个状态:“职业风险加大。安息吧,同行们。”事实也是如此。上世纪90年代,我在法兰克福《泰坦尼克》编辑部工作,那时候因为工作而遭杀害的风险无论如何要小得多。

讽刺善于点中痛处和要害,讽刺也具备安慰的作用么?

这个很难说。讽刺首先是痛斥某个事情:针砭时弊、批判谎言、攻击压迫、斥责愚蠢等等。同时还要提供笑料。所以即使是最细腻、最优雅的讽刺仍然具有攻击性。对于那些被讽刺的对象来说,讽刺无论如何不可能起到安慰的作用。

但是,这对于那些遭遇时弊、谎言、压迫和愚弄的读者们来说,情况是不同的。那些糟糕的事情不会因为讽刺而消除,但是讽刺能够使读者有机会去对时弊、愚弄等等加以嘲笑,读者因此也能够得到安慰。

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都以死亡作为终点,这种生活是荒谬的。如果我们不能时常嘲笑这种荒谬,也就无法忍受这种生活。可以去嘲笑死亡,这就是一种巨大的安慰。

一些报刊这次故意将《查理周刊》的讽刺漫画刊登在头版。以您来看,这是捍卫新闻自由的一种表现么?

是的,其实我觉得世界上所有的报刊都应该这么做。这不仅仅事关新闻自由,新闻自由当然还面临着来自于其他方面的威胁。这里首要是保护那些创作了例如关于先知默罕默德漫画的作者们。伊斯兰恐怖主义者不可能去袭击世界上所有的报刊编辑部,他们没有那么大的力量。

此外,还应该表明的是:一个宗教,例如伊斯兰教不能够将其思想强加于世界上的其他人。如果穆斯林认为要禁止刊登先知默罕默德的形象,那么我们可以回答他们:这只是对那些相信先知的人有效,而对于其他人来说是无效的。这就是说,与其他宗教过去经历的一样,即使是穆斯林也必须习惯于其他人忽视、蔑视或者嘲笑他们的宗教。

我当然知道,一些中国人可能有不同的看法。在中国,这种讽刺并不是很普遍的现象,其原因应该是中国面临的此类争论较少。但是,即使是中国也面临着伊斯兰恐怖分子的威胁,并就此在今后的几年里展开深入的研究。
 

柯立思(Christian Y. Schmidt)是一位德国作家,主要生活在北京,也经常在柏林。曾任讽刺杂志《泰坦尼克》的编辑多年,目前是“柏林中央情报社”(Zentrale Intelligenz Agentur GbR)的高级顾问,该通讯社横跨了新闻,经济,科研与艺术领域。2008年柯立思发表了他的中国游记《独自在13亿人中》,该书进入了德国《明镜》周刊的畅销书排行榜并于2014年由卡尔出版社(Kahl Verlag)再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