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代人同住的房屋 同一屋檐下

莱姆戈(Lemgo)的一栋多代屋中的咖啡聚会
莱姆戈(Lemgo)的一栋多代屋中的咖啡聚会 | © Thorsten Krienkevia flickr.com, 版权:CC BY-ND 2.0

在几代人同住的房子生活——其背后的理念是,年老人与年轻人之间可以互帮互助。在德国,这种居住方式越来越受到大家青睐,包括老年人。不过,它能否为当前的社会问题提供解决的方案呢?

  与他人、最好是和孩子一起,生活在市中心,而且门前有一片草地——英格丽特·菲特尔(Ingrid Vetter)曾这样构想自己的晚年生活。三年前,她在被称作“灯塔”的“多代屋”中找到了理想的居所。该“多代屋”位于柏林繁华的普伦茨劳贝尔格区(Prenzlauer Berg)。曾几何时,莱纳尔·戈包尔(Rainer Gebauer)也考虑起“如何安度老年”的问题。因为他和妻子都不愿意入住养老院,所以,他们开始寻找其他安度晚年的可能性。后来,他们也发现了“灯塔”“多代屋”。自2009年起,这对夫妻与一个由老人与年轻人组成的群体,共同组成了居民团体,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

富有前景的居住模式

  诸如柏林“灯塔”一类的共同居住项目甚有前景。对此,人口发展趋势已经作出了最好的诠释:在德国老年人日趋增多的同时,年轻人的比例正在萎缩。同时,职场要求人们具备持续的灵活性与机动性,个性化日渐鲜明,传统的家庭结构遭遇解体,这一切都迫使人们思考共同生活的新模式。因为越来越多的人没有子女和孙儿,或者因为其子女、孙儿生活在另外的城市,致使亲属间的联系与帮助往往越来越少。

  曾几何时,阖家几代人在同一屋檐下生活的方式被视作理所当然,但是,在今天它却成了绝对的例外。因此,“多代屋”在某种程度上仿佛是回到过去,过去三世同堂真的是习以为常。在“多代屋”里,这种共同生活的模式不是并行不悖,而是确确实实的互来互往,保证成员间的交流、沟通与互相帮助:“多代屋”的成员自己决定,谁可以搬进来。他们自己管理日常起居,商定相应的规则,并且积极地安排同住的生活。

  这种新型居住模式对老年人与年轻人同样具有吸引力:依据费尔威尔克(Vorwerk )2012年家庭调查报告,百分之七十九年逾六旬的长者认为“多代屋”是“一件好事”,并且百分之五十五的人可以想像自己居住在“多代屋”。这一模式在年轻人中那里几乎获得了同样巨大的反响。不过,教育程度及工资水平相对较高的人士对同住生活的新模式持更为开放的态度。

 
  • 在“灯塔”安家 © Nora S. Stampfl
    在“灯塔”安家

    一组人在柏林市中心合力修建了他们心中的理想居所。在反复斟酌各种构思之后,他们制定了修建计划,找到了合适的场地及资金,房舍最终得以落成。2009年住户纷纷迁入。至2015年时,29位年龄介乎26至70岁的成年人,14个两到13岁的孩子,还有两只猫、两只兔子,共同组成了“灯塔”的居民团体。早在墙基尚未落成之前,“灯塔”就已经有意识地肩负起恢宏的重任:作为一个居民社群、人们希望跨代、以利生态的方式,生活在一所由居民自治的住宅里。
  • 富于远见的法定形式的选择 © Nora S. Stampfl
    富于远见的法定形式的选择

    全体居民共同组成了“灯塔注册合作社”,后者才是这所住宅的所有者。其成员仅享有居住权并须支付租金。住宅占用的土地属于特里亚斯基金会(Stiftung trias),是他们允许居民们建筑住宅。选择上述法定形式,不仅能够防止土地投机,而且它“还是团结居民的有效因素”,一位居民对此深信不疑,“这里的住户几乎没有什么变动,最初入住的居民基本仍旧保持不变。”当然,项目伊始之际,大家一起建造房屋——自己动手是贷款的前提——也将他们凝聚到了一起。
  • 在生态保护方面也同样堪为表率 © Nora S. Stampfl
    在生态保护方面也同样堪为表率

    “灯塔”希望对社会有所贡献,并身体力行实施自我管理、开展社群生活,排除疏离与孤立。同样,“灯塔”合作社在生态保护方面也提出了相当高的要求:该建筑是作为被动式节能屋修建起来的。一个地热装置及多片太阳能板保证了建筑尽量不依赖外来能源,同时也为住户减少支出。
  • 灵活机动地使用住房 © Nora S. Stampfl
    灵活机动地使用住房

    “灯塔”筑建在二十根支柱上面。这一构造原则使得“灵活机动的房型”得以实现:所有住户不单单可以选择各自住房格局,并且当住房需求有所改变时,也能相应地得到调整,因为墙壁是可以推移的。这样,即便“灯塔”用户的个人所需空间出现变化,他们仍旧可以继续留在自己中意的居所中。
  • 吸纳不同代际的人 © Nora S. Stampfl
    吸纳不同代际的人

    已经退休的英格丽特·菲特尔依然活力十足,她格外欣赏住宅社群对年轻人与老年人的兼收并蓄:“通过年轻人,我们可以了解到更多信息。”她从未后悔过从巴伐利亚搬入柏林的“多代屋”。既可以相互交往又随时可以独处,二者的完美结合让英格丽特·菲特尔感到很惬意:“即使我有时把门关上,也没关系。”不过,她家的门基本总是敞开的,因为,从一开始她就觉得这种“相互间用心的交往”非常舒服。住宅社群每两周召开一次全体会议,依据共识作出各种决策。
  • 到绿色中去! © Nora S. Stampfl
    到绿色中去!

    特别是在夏季,社群花园成了“灯塔”居民生活的主要舞台。他们没有利用公共绿地追求什么诸如自给农业般的华而不实的目标。“我们的‘菜园、萝卜园’给大家提供了许许多多相聚、共度闲暇的机会”,一位居民这样认为。在菜园中,“灯塔”的居民还曾与附近的幼儿园一起举办过儿童派对。
  • 柏林市中心的树屋 © Nora S. Stampfl
    柏林市中心的树屋

    哪一个生长在城市中的孩子拥有过树屋呢?组成社群、自治的居住方式让树屋成为可能。对“灯塔”创办人来说,为市中心的生活配备一片专属绿地甚为重要。除此之外,“多代屋”中的孩子还有充足的游戏空间——其实,在整幢住宅中,他们都可以尽情嬉戏。
  • 与自己选择的家人生活在一起 © Nora S. Stampfl
    与自己选择的家人生活在一起

    “一个利群与利己的健康组合”是成功的秘诀,莱纳尔·戈包尔这样说,在这个概念下几十多个人才可以和谐地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像“灯塔”中的居民那样。戈包尔夫妇对自己选择的家人非常满意:尽管他们自己也有孙子,但是,常常围绕在身边的一大群“代孙子”依然让他们引以为乐。“正因为他们不是亲生孙子,事情倒简单多了”,莱纳尔·戈包尔说。
  • 为人们创造交往机会的建筑设计 © Nora S. Stampfl
    为人们创造交往机会的建筑设计

    如果50平米就够用了,那为什么要独占100平方米呢?虽说“灯塔”里的每户人家都拥有自己的居住空间,然而,减小个人应用空间,确保社群的空间需求是项目最初就订立的目标。因此,客房、洗衣房和绿色园地全部设为共用。居民或者在公共用场所聚在一起看电视、打乒乓球,或者玩桌上足球。“不过,大家通常是凑巧碰到的”, 莱纳尔·戈包尔说,“接下来就可以直接问一句,‘想不想喝杯咖啡?’”
  • 回到以前洗衣房的好时光 © Nora S. Stampfl
    回到以前洗衣房的好时光

    共享模式在“灯塔”也备受欢迎。自从人们越来越富有,家用电器价格越来越低廉以后,洗衣房就从德国的住房楼中销声匿迹。但是,在“灯塔”,它却重获新生,因为人们又将洗衣机赶出了居所。不过,这次的洗衣房并非像从前一样迫于无奈而不得不与人公用,如今它源自于人们对可持续性和共性的追求。因此,洗衣服成为与他人不期而遇、随意聊几句的契机。

在期望与现实之间

  无论如何,多代同住仍然是一个“纯粹的小众产品”,贝恩哈特·海宁(Bernhard Heiming)解释。他是BB建筑公司(B&B Hausbau)的总经理,兼任德国私有不动产及住房建筑协会之长者物业事务委员会名誉会长。几年来,尽管越来越多的单一项目得以实现——常常借助于私人机构的努力,然而,若想为社会问题提供真正的解决良方,海宁认为,多代同住的理念需要打破孤立运作的模式,上升到社区层面,才能创造出切实符合人口发展的大环境。

  德国政府也认为多代同住符合未来社区发展的趋势,自2006年以来,通过“多代屋实施计划”,为全国大约450幢参与项目的“多代屋”提供了资助。这些房屋成为了向各个年龄段的住户输送所需信息与服务的枢纽:使得人们相互间建立类似大家庭的运作模式,内容涉及电脑课程、代理祖母、为学童提供作业辅导和准备中午饭菜。

更好的生活品质

  然而,这种新型的、跨越两代人的居住模式能否解决人口结构的变化带来的各种社会问题?伊冯·孔格(Yvonne Kuhnke)
在自己的硕士论文中对多代屋居民的邻里互助进行了调查。她认为,尚未有可靠的迹象显示,学术界、媒体、房产业人士及政府怀抱的莫大期待在真实的互助关系中得到体现。虽然“多代屋”中生活的人们肯定会相互帮助,包括代购物品、照顾孩子以及在他人生病时帮忙做饭,但是,这“大部分也属于‘典型的’邻里间的互助,涉及范围小,也不需要多大的付出。”恰恰是护理他人的责任,邻居通常不能够或者不愿意承担。“以后,这类项目的着眼点不应该投放在减轻公共部门的负担方面”,因此,孔格建议道,“而是应该强调它对改善生活品质有着重要的作用。”

  更好的生活品质也是促使“灯塔”全体居民结成一个团体的关键词。孩子们很高兴能够从代理祖母英格丽特·菲特尔那里得到小熊橡皮糖,而后者则享受到因为选择大家庭所带来的乐趣。不过,她从未将多代屋视作一张可以应付紧急情况的安全网:“我根本没有指望从邻居那里得到照顾。相关事宜我会另作安排”, 英格丽特·菲特尔说。单单知道,在自己生病时,会有人帮她做饭,就已经让她很满足了。不过,迄今为止,他们还没有经历过紧急状况。“谁能预见,如果真有一天家里有需要照顾的人,该怎么办呢?” 莱纳尔·戈包尔说,“一切顺其自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