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再设计
倒退的哲学

I-Pad包
I-Pad包 | Photo: © Memory

在将绿色环保的概念注入设计的全球化浪潮中,中国本土也涌现出一些先锋设计品牌,用不同的方式诠释着“再设计”,再造衣银行与内存再设计便是其中广受关注的两例。

作者: 九月

说起“再设计”(RE-DESIGN),不能不提的一个人是原研哉,这位世界上最著名的设计师之一、日本的平面设计大师在2000年的时候搞了一个 标题长长的展览“再设计:二十一世纪的日常用品”,展览中,原研哉将他一直提倡的一种新的设计理念——“RE-DESIGN”渗透其中。“RE- DESIGN”翻译过来可以称之为“重新设计”或者“再设计”,就是重新面对自己身边的日常生活事物,从这些为我们所熟知的日常生活中寻求现代设计的真 谛,给日常生活用品赋予新的生命。在全球化的“绿色设计”的呼声中,这种“再设计”化的过程俨然已经成了设计师的“自律”精神,迅速蔓延。很快的,中国本 土也出现了不少再设计的品牌,从过去熟悉的事物中吸取新的灵感,设计出新的产品。

再造衣银行——旧物的新时尚

很多人最开始知道张娜是因为“再造衣银行”(Reclothing Bank)。2011 年,张娜和朋友开始操作一个名为“再造衣银行”的公益项目。这个项目中,他们将搜集来的人们丢弃或捐赠的旧衣服,清洗并拆分,拼接成新的面料,经过张娜的 再次设计,变成全新的衣服。

做这个项目的初衷源于张娜对旧物的喜欢。在她看来,一个人不需要太多衣服。“我们生活中有很多旧物,扔了可惜,留着又占地儿。这并不是为了环保而做, 我就是觉得人有时候要回去看看旧物,它包含了很多人的情感。你必须要慢下来,看到过去,才能驻足现在,才可以去看到未来。”她笑着说,“做这个项目,循环 利用旧衣服,其实是希望大家可以更加珍惜目前所拥有的一切。

如果说这个项目只是将旧物重新改造,这还并不是这个项目的闪光点。再造衣银行与BRANDNÜ公益商店的祥子合作,张娜负责挑选旧衣,祥子组织北京的 失业女工团队——同心互惠合作社的下岗女工依次对旧衣进行拆分、清洗、消毒,并按色系和材质进行分类,最后拼成布料,方块形、三角形或是条纹状。而这些拼 接完成的布料成为张娜制作高级成衣的主要货源。

经过几年的努力,再造衣银行已经有了一批固定的粉丝,他们乐意并接受这种新式的设计,让旧的衣服焕发出新的时尚之光。

“内存”再设计——小物件的大智慧

2008年以前,魏明辉就像大多数漂在北京的年轻人一样,清华美院毕业以后留在北京,找家公司做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如果不是北京奥运会期间的“限 塑”运动,“内存再设计”的品牌也不会创立起来。那段时间,菜市场、超市都不准再提供超薄塑料袋,一些不防火又特别容易被划坏的喷绘布广告被勒令整改为吸 塑材质。有天晚上,魏明辉和爱人在家附近散步的时候,便被这些被丢弃的广告布中“驴肉火烧”、“某某川菜”、“性用品”等字眼吸引住了。由于魏明辉的爱人 喜欢做各式各样的环保袋,他们便捡了一些带有好玩字眼的广告布回家,找了个路边的小裁缝,以每个5元的价格做了200个环保袋。

周末,俩人就在798摆了个小摊,以每个18元的价格销售这些购物袋。没想到销量奇好,也给了魏明辉很大的信心。加之他一直以来就很关注日本大师原研 哉的“再设计”理念,以及瑞士兄弟创办的用卡车帆布篷面料制作的FREITAG品牌,于是他创立了自己的旧物回收设计品牌“内存”。慢慢的,魏明辉又开发 了一系列这种再设计理念的产品,例如电脑包、钱包、衣服等。渐渐地,认识“内存”的人越来越多⋯⋯

现在他的作品已进入了UCCA艺术品商店、BNC薄荷糯米葱等多家设计师店,他想改变国人“旧的就是便宜的、不好的”的观点,而提倡旧物也可以环保、 艺术的观念。他认为自己是用一种东西制造出另一种东西,并不是设计新样式,而是设计新方式。倡导旧物利用,用旧材料做新东西,这就是内存再设计的力量。

将已知的事物陌生化

原研哉曾为了那个再设计的展览专门邀请了32名在当时已经很具知名度的日本设计师对日常用品进行提案,涉及物品包括卫生纸、火柴、茶包。其中一名设计 师便是2014年因为“绿色建筑设计”而获得普利策奖的建筑师坂茂,他最擅长的是用纸作为建筑材料。在那次展览中,他的作品是卷筒卫生纸。这种卫生纸中间 的芯是四角形的,所以卫生纸卷上去的方式也是四角形的。这个设计的内涵就在于,当你拉扯四角形的纸卷的时候,阻力会让你的动作变得不便。这样一来,无形中 就起到了节约资源的作用。另外,四角形的设计在排列的时候彼此之间没有空隙,节省了空间。

这个看似跟过去几乎没什么两样,只有稍微修改的设计得到了所有人的一致好评,正如原研哉的书《设计中的设计》中的一段文字所描述的:“RE- DEDSIGN(再设计)其内在追求在于回到原点,重新审视我们周遭的设计,以最为平易近人的方式,来探索设计的本质。从无到有,当然是创造;但将已知的 事物陌生化,更是一种创造。”

也许,这种倒退的哲学,才是再设计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