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来华摄影家 遗失的影像

汉茨•冯•佩克哈默(1873-1949),《北京美观》(1923)
汉茨•冯•佩克哈默(1873-1949),《北京美观》(1923) | Photo: Yingyi Shidai Sammlung

著名的东方摄影史学家泰瑞•贝内特(Terry Bennett)认为:早期在中国拍摄的都为外国人,早期的中国照片都留散于国外。特别是鸦片战争以后,中国战乱不断,割裂了中国摄影的历史。曾璜为我们介绍那些早期来华的德国摄影家。

    自2006年摄影拍卖在中国出现后,在摄影收藏中浮现出一批不为人知的早期摄影大家。“遗失的影像”介绍的是于1860-1940年代来华的几位德国摄影家。谁是最早来华拍照的德国人?他们对中国摄影史的贡献是什么?

恩斯特•奥尔末(Ernst Ohlmer,1847-1927)

     最早出现在中国摄影史中的德国摄影家是伊斯特•奥尔末,他留有1860年代拍摄的十二幅圆明园废墟的照片,这些是圆明园西洋楼遗迹最早的影像之一。可惜照 片在很长时间里没有得以传播,直到1932年中国学者腾固在恩斯特•柏石曼(Ernst Boerschmann)的收藏中偶得,带回由上海商务印书馆于1933年出版,才将这批极其重要的影像公布于众。据新近出版的《中国摄影 史:1842-1860》介绍:奥尔末还是最早在台湾和厦门一带拍照的摄影家之一。有关奥尔末的研究才刚刚开始,他是最早来华的德国摄影家吗?
恩斯特•奥尔末(Ernst Ohlmer,1847-1927), 《园圆明园欧式宫殿残迹》 《园圆明园欧式宫殿残迹》(1933年,上海) 恩斯特•奥尔末(Ernst Ohlmer,1847-1927), 《园圆明园欧式宫殿残迹》 | 版权:影易时代收藏

恩斯特•柏石曼(Ernst Boerschmann,1873-1949)

     恩斯特•柏石曼,德国建筑师,1902年义和团起义之后作为国际联军德军的建筑师来到中国,1904年回国。后得到德国政府支持,考察和研究中国古建筑, 于1906-1909年游历了中国12个省,拍下了数千张皇家建筑、宗教建筑和典型民居等照片,整理出版了多部论述中国建筑的专著,其中最著名的是 1923年出版的《中国的建筑与景观》(Baukunst und Landschaft in China)摄影集,在中国古建研究领域,有着很大的影响,其中许多建筑与景观在中国的变革中消失殆尽。近年来,柏石曼得到了中国摄影界关注。
恩斯特•柏石曼(Ernst Boerschmann,1873-1949),《中国的建筑与景观》(1923) 《中国的建筑与景观》(1923) 恩斯特•柏石曼(Ernst Boerschmann,1873-1949),《中国的建筑与景观》(1923) | 版权:影易时代收藏

汉茨•冯•佩克哈默(Heinz von Perckhammer,1895-1965)

    来自奥地利的汉茨• 冯• 佩克哈默,生于开设照相馆的家庭,与中国结缘后,多次来华拍摄,走遍大江南北,出版有《北京美观》(Peking)、《中国与中国人》 ( Von China und Chinesen) 和《百美影》(Edle Nacktheit in China: Künstlerische Aktaufnahmen)等多部摄影集。德国2012-13年获奖摄影画册《尸检–1918至1945年的德语摄影书》(Autopsie Deutschsprachige Fotobücher 1918 bis 1945 )中,介绍了《北京美观》和《中国与中国人》,但没有提及《百美影》,殊不知这本拍摄于澳门红灯区,出版于1928年的书是中国摄影史上第一本人体摄影 集,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同一作品,因不同国家的不同文化,成就了不同的历史地位。
汉茨·冯·佩克哈默(1873-1949),《中国与中国人》(1930) 《中国与中国人》(1930) 汉茨·冯·佩克哈默(1873-1949),《中国与中国人》(1930) | 版权:影易时代收藏

阿尔方斯•穆默•冯•施瓦茨恩斯坦(Alfons Mumm von Schwarzenstein,1859-1924)

    阿尔方斯•穆默•冯•施瓦茨恩斯坦无疑是最特殊的来华摄影师,身份是接任被义和团杀害的德国驻华公使克莱蒙•冯•克林德(Clemens von Ketteler)。他技艺高超,1901年结集出版了私家书《北京》(Peking),发行量 500 本,是极为珍贵的藏品。至于他还拍摄了什么,保存在哪里,则等待着人们去研究。
阿尔方斯•穆默•冯•施瓦茨恩斯坦(Alfons Mumm von Schwarzenstein,1859-1924),《北京》(1901) 《北京》(1901) 阿尔方斯•穆默•冯•施瓦茨恩斯坦(Alfons Mumm von Schwarzenstein,1859-1924),《北京》(1901) | 版权:影易时代收藏

八国联军德军出版物

    义和团运动后,驻扎中国的德军出版了一批介绍中国的图书,其中的《戒台寺》(Geschichte des Tempels Tja Tai Tze)和《北京及周边》(Peking und Umgebung)采用手工贴入照片,限量出版。这些书籍不仅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还有珍贵的收藏价值。《戒台寺》出版于1905年,由驻天津的德国第二 东亚步兵团中尉JOBST拍摄,天津德国军报社制作,驻天津德国步兵团翻译编辑成册,限量530本。1906年出版的《北京及周边》介绍了北京历史和八国 联军入侵北京后的状况,摄影师为德军中尉卡尔•博伊-艾德(Karl Boy-Ed),30张照片,限量720本。由此,让人不禁发问:德军摄影师还有谁?还拍摄过什么了?底片现存在何处?
卡尔·博伊-艾德(Karl Boy-Ed, 1872-1930),《北京及周边》(1906) 《北京及周边》(1906) 卡尔·博伊-艾德(Karl Boy-Ed, 1872-1930),《北京及周边》(1906) | 版权:影易时代收藏

富尓曼、梅尔切斯的《中国:景观与寺庙》

    富尓曼(E. Fuhrman)和梅尔切斯(B. Melchers)的《中国:景观与寺庙》(CHINA, Das Land der Mitte,Der Tempelbau)出版于1921年,分上下2册。第一册有147页照片,涉及寺庙建筑、寺内佛像、寺庙器物及民国初社会风情;第二册有74页寺庙建筑 影像和45页灵隐寺内佛像影像,是研究早期中国寺庙建筑的重要资料。
富尓曼(E. Fuhrman)和梅尔切斯(B. Melchers),《中国:景观与寺庙》(1921) 《中国:景观与寺庙》(1921) 富尓曼(E. Fuhrman)和梅尔切斯(B. Melchers),《中国:景观与寺庙》(1921) | 版权:影易时代收藏

爱伦•凯特琳(Ellen Catleen)

    1934年,女记者爱伦•凯特琳 出 版了一本独特的摄影画册《了解北京》(Peking Studies),该书采用了101幅照片加漫画的形式,讲述了刚到北京的皮姆(Mr. Pim)由向导吴(Mr. Wu)作陪,游览京城后,满意地离开。书中的插图由奥地利画家弗利德里希•希夫(Friedrich Schiff)创作。凯特琳还是一位很好的人像摄影家,1935年,她精选了32 张照片,以索贝克(Thorbecke)的夫姓出版《中国人像》(People in China),她会不会是第一位出版中国影集的德国女性摄影家?赫达• 默里逊(Hedda Hammer Morrison,1908-1991)

    赫达• 默里逊,早年在慕尼黑学习摄影,1933年到1938年在北京哈同照相馆(Hartong Studio)任职,在华期间去过云冈、正定、热河、华山、河北、威海、青岛、保定、曲阜、泰山和南京。她传奇之处在于曾受雇日伪政府和蒋介石,还冲洗有 斯诺在延安拍摄的包括有著名的毛泽东头戴八角帽的胶卷。1985年出版了摄影集《老北京的摄影师》(A Photographer in Old Peking),去世后影像捐给了哈佛燕京图书馆。  
 
爱伦•凯特琳(Ellen Catleen,1902-1973)《了解北京》(1934) 《了解北京》(1934) 爱伦•凯特琳(Ellen Catleen,1902-1973)《了解北京》(1934) | 版权:影易时代收藏

空白的研究领域

    早期的中国照片都留散于国外,特别是鸦片战争以后,中国的战乱和文化政治运动,摧毁了国内影像资料。少数早期来华德国摄影家,因出版物让后人了解了他们。但更多来华德国摄影家在无情的历史中消失了。他们是谁?拍了什么?为什么拍?许多问题至今困扰着中国的学者。

    即使对已知摄影家的研究也才刚刚开始,从目前掌握的资讯,除了奥尔末外,德国摄影家对晚清中国影像贡献不多,但在民国摄影史上则有突出的表现,贡献良多。 他们在德国摄影史上的位置与中国摄影史是否相当?原始资料保存在哪里?他们在中国的“重构民国摄影史”,和正在重构的“中国影像史”中,能否显现出越来越 重要的地位?

    由于历史和意识形态的原因,中国对德国来华摄影家的研究几近空白,为对中国摄影史和影像史的研究感兴趣的人们,留下了找到“遗失的”文化遗产和视觉财富的空间。
 
汉茨·冯·佩克哈默(1873-1949),《百美影》(1928) 《百美影》(1928) 汉茨·冯·佩克哈默(1873-1949),《百美影》(1928) | 版权:影易时代收藏

曾璜是华辰影像顾问,纽约Syracuse大学Newhouse传播学院硕士,曾于1998年-1999年游学德国,出版有个人战地报道摄影集《波黑:战火浮生》,主编《图片编辑手册》及十多本画册和图文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