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未来恐惧 “天下之忧”

城乡贫富差距在拉大吉国强
城乡贫富差距在拉大吉国强 | 摄影:吉国强,版权:东方IC

从对通货膨胀的不同忧虑到教育、住房和养老,中国人对未来的忧虑因贫富悬殊而差别巨大,而制度改革的难以突破是否已导致了越来越多精英阶层“做空”中国的未来?

  北宋范仲淹的名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流传至今已近千年,然而在如今人口超13亿、贫富差距悬殊、城乡和区域发展差距巨大的中国,不同阶层的“天下人”对未来的忧虑已经变得差别巨大,纷繁复杂。一般的问卷调查方式已不可能真正反映出,中国人对未来最担忧什么。

社会安定与“钱袋保卫战”

  在每年新增超过2000万劳动力的中国,近日一则扩大招聘的消息引起的竟然是众多普通民众的担忧:2010年12月初,一则《经济观察报》关于中国多个造币厂扩大招聘员工的新闻被众多中国网站在显著位置转载。很少有人能知道,报道中所谓5家造币厂总共招聘的100多人到底能多印多少钞票,但人们显然宁愿把这看作是2010年四季度已达到5.1%,并很可能继续加剧的通货膨胀的又一证据。

  中国央行2010年12月15日公布的2010年四季度储户问卷调查显示,居民对物价满意度创下1999年四季度以来的最低,73.9%的居民认为物价“高,难以接受” ,较上季增15.6个百分点;81.7%的居民对未来物价上涨预期加剧,较上季提高8.5个百分点。而针对2010年以来大蒜、绿豆、白糖、中药、煤炭等商品价格动辄几倍甚至几十倍的涨幅,中国网民早已无奈地发明出“蒜你狠”、“豆你玩”、“糖高宗”等调侃词汇。连中国官方的新华社在关于总理温家宝2011年元旦赴基层视察的报道中,也罕见地提到了有群众向总理当面反映物价涨幅高。该报道称温家宝新年第一天上午的首个视察便是到超市询问物价变化。

  如果说中国最高领导层与底层百姓目前有什么共同的忧虑,通胀与物价问题显然首当其冲。毕竟大量低收入的底层中国人仍在为“生存”而不是“生活”奋斗着,而目前随通胀而来的日常消费品价格大幅上涨,对他们可能直接意味着生存危机。能否保证底层人民基本生活水平稳定,则直接关系着整个中国社会和共产党政权的稳定。

  而面对通货膨胀造成的高达约-2.5%并可能长期持续的实际负利率,中国富裕阶层和正在形成的中产阶级所忧虑的,是如何保住自己的资产不贬值,能否使工资增长跟上CPI涨幅,怎样打好一场“钱袋保卫战”将是他们未来一段时间不得不面对的又一难题。

制度差别造就不同忧虑

  然而与多年来频繁在媒体曝光的农民工为欠薪问题的抗争相比,中国的白领们的“钱袋保卫战”显得如此奢侈。据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中国目前有超过2亿外出务工的农民工,由于基本的劳动制度保障的缺失,农民工工资被拖欠数月甚至一年的情况频繁发生。每年春节前,为追讨被拖欠工资以回家过年的农民工们不得不使出从下跪到暴力抗争甚至自戕等极端手段。尽管从政府高层到民间,对农民工欠薪问题极尽指责,但如果劳动权利保障和监督不能得以完善,对于年底能否拿到辛苦劳动的回报的担忧,仍将一年又一年困扰着无数的处在中国社会底层的农民工们。

  实际上,对未来收入担忧的不同仅仅是中国巨大的城乡制度差别所带来的一个方面。当城里人为子女将来能否考上好的中学大学日夜忧虑,不惜重金购买“学区房”以换取一个重点小学的入学名额时,农民则在为自己的后代能否有学上,自己进城务工后的农村留守儿童如何安置而发愁。

  当城里的“80后”们为房价的飞涨担忧,为沦为“房奴”“孩奴”后的生活担忧,不少人甚至开始提出逃离“北上广”时,农村的“80后”,特别是从小随着父母进城漂泊,习惯了城市生活的新一代农民工,则在为自己未来如何能够留在大城市,如何能避免父母一代进城务工、回乡养老的命运而焦虑不安;当城里人关注着新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的修改能否禁止强制拆迁,能否摆脱对于未来有一天自己的住房突然一夜间不复存在的恐惧时,数亿的中国农民则面对着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试图以所谓城镇户口换取他们世代耕种的土地,不论种种形式的大规模圈地运动对失地农民的未来将有怎样影响,对游戏规则的制定几乎没有发言权的他们心中也只有焦虑和茫然。

精英移民潮与农民工版《春天里》

  对于应该“先天下之忧而优”的中国知识分子而言,对未来的忧虑可能会更深,也更难以寻找解决办法。中国的经济制度在近30年中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相应的政治制度改革始终没有突破。尽管总理温家宝2010年连续5次在公开场合表态强调推进政治改革的重要性,但强大的既得利益集团已使中国体制内的改革动员能力大大折扣。当一个社会里公权力的禁忌悄然消失,对此无能为力的精英阶层只得向外寻求出路以自保。新一轮国内富豪与精英移民潮从2009年便开始形成,北京因私出入境中介机构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2009年到美国投资移的中国申报人数同比翻了一番。有分析认为,中国社会中最精明的一群人,已经开始做空中国的未来。

  2010年11月,一首由两个年轻农民工借着酒劲翻唱并用手机随意拍摄下的歌曲视频《春天里》,在上传到网上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点击量超过了一千万,进而在12月底成为首个通过网络投票直接入选央视春晚的节目。包括湖北省委书记在内的众多网友纷纷留言表示看过后深受感动,“潸然泪下”。从这个被中国媒体评价为“感动中国”的农民工组合的歌声中,每个阶层的人都能听出自己对未来的思考和忧虑:“也许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在那时光里;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请把我埋在,在这春天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