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焦点:性!性?性…
性与社会

Aufmacher_Editorial
Foto/Courtesy: Renhang (任航)

“性”的含义早已不再单单指发生在卧室里的那点事情,在生活中,我们几乎无处不遭遇到“性”。但是,人们还是不太谈起这个话题。为什么会这样?在这期焦点话题中,我们就将对这个“最刺激”的话题作一番探究。

  “性”的含义早已不再单单指发生在卧室里的那点事情,在生活中,我们几乎无处不遭遇到“性”。但是,人们还是不太谈起这个话题。为什么会这样?在这期焦点话题中,我们就将对这个“最刺激”的话题作一番探究。“性”在德国早已不再有像1968年代那样的社会爆发力了——至少福尔克玛•席古什(Volkmar Sigusch)这样认为。他在世界范围内首次用“新性革命”这一概念来描述客观实际的性讨论的展开过程。这些讨论解除了诸多禁区,使得许多过去公认的病态行为越来越被接受,为“新性学”铺平了道路。

  当谈及过去三十年中国“性”的变迁时,中国最著名的性学家之一潘绥铭教授并没有用到“革命”这个词。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在“性”方面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其中一个原因:公权力不再被允许随意侵入私领域。虽然淫秽制品、卖淫和聚众淫乱罪的禁令尚存,但警察进入卧室贯彻国家道德的时代已经终结。同时,“性”在社会各个领域的扩展也为多样性创造了空间。

  董怡(Liz Tung)在拜访过中国的20万家性用品商店中的3家后,也有这样的体会。上世纪90年代初,“伪装”成药店的情趣用品店占领了中国城市的各个角落,近年来,年轻的企业家们为这一行业注入了一股春风,他们用机巧的投资方式、新的销售渠道和富有新意的产品赢得了不同的消费群体。

  中国情趣用品商店中以及各个方面的革新已经足以撼动我们原有的对“性”的理解,网络性爱玩具更是让人充满了无边的想象。使用远程接吻器(Kissenger)可以实现网络接吻,而这只是通往全新性爱体验之路的起点。然而,记者本雅明•都尔(Benjamin Dürr)也提出了警示:新的技术也会提高性剥削的可能性。

  在诸如此类技术的支持下,未来的“性”消费将比现在更加容易,可能会致使爱与性完全脱节。陶杰,香港著名新闻工作者及电影人,对这一趋势不无担忧,并用他的方式作出了告诫:在他的电影处女作《爱•寻•迷》中,性爱场景通常没有幸福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