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文学
视外语为自家话—沙米索促进奖获得者罗令源的艺术

罗令源, 摄影:Milena Frech
罗令源, 摄影:Milena Frech | 版权:罗令源

2007年罗令源获得了阿德尔贝特·冯·沙米索促进奖。此奖是罗伯特·博世基金会颁发给用德语写作而德语非其母语的作家的。在这里她告诉中德文化网她为她什么要用德语写作。

作者: 贾莱思(Ute Gebina Gareis)

     生在法国的德国文学家、植物学家阿德尔贝特·冯·沙米索(1781—1838)没能到过中国。三年自然科考途中,他最远只到过马尼拉。但这位喜欢语言的学者肯定想象自己到过中国:富有自传意味的神话小说《彼得·施莱米尔的奇妙故事》中,沙米索让不幸的主人公——把影子卖给魔鬼的施莱米尔,逃离家乡后到了一片长着水稻的地方。他在那里听到“怪音”。两个中国人操着“本地话跟他打招呼”。施莱米尔能去成中国靠的是穿七里靴,一个神话故事中常用的走远道的法子。

     而反向的旅途—从中国到德国,罗令源选择了坐飞机。1963年生于中国的罗在上海复旦大学学了一年德语后于1990年来到德国,跟背井离乡逃到德国去的沙米索不同,罗去德国是出于“浪漫的”原因。

中国人学东西奇快

     这一去就住下来了。大学里学的那点可怜的德语已成往事。“中国人学东西奇快”,罗说。一天,她动手写下了自己的短篇小说处女作,用德语。“用德语写作,我得花更多时间、更加深入地研究这门语言。我边写边学。”处女作引出了另外十篇小说,收在《你给我从五楼滚下去》里出版了。凭借此书,罗获得了2007年阿德尔贝特·冯·沙米索促进奖。此奖是罗伯特·博世基金会颁发给用德语写作而德语非其母语的作家的。

     八月的一天晚上,柏林中心区布莱希特故居文学论坛举办的“阿德尔贝特·冯·沙米索周”的第六天,罗令源身着鲜红的衬衣,容光焕发地坐在沙米索像前熟练、清晰地朗诵其长篇小说《中国代表团》中的章节。“是真事吗?”有人问。“是个挺真实的故事,虽然都是想出来的”,一语道出罗对编故事的喜爱,正是这一点让这部时而荒诞、行文流畅、以滑稽场面取胜的小说那么好看。看得出来,罗喜欢德语,她爱跟它玩。而且她用起德语来似乎自由自在。她觉得德语是自家话了吗?“不,还没有……,我希望……或许再过十年会吧。”

用语言接触人

     在布莱希特故居朗诵会举行数周前,一次关于语言和乡愁的对话中,有人旧话重提:“据说要是做梦都说一种语言,就说明完全接受了它。您做梦说德语吗?”罗毫不犹豫地答道:“有时候说的。我梦到有人在说很美或者很难的句子。然后我就会大吃一惊醒过来。”“吃惊?”“是啊,因为平时我自己不会说这样的句子,因为我不敢说这么难。不过我既然在梦里听到这些句子,其实应该是我自己想出来的。”她笑了。下一个问题是“您既然怕用德语说很难的句子,干吗又要用德语写作呢?”罗沉吟着说:“我在德国生活。人是用语言来接触人的。从另一方面来说:德国接触到了我,德国跟我越来越近。”渐靠渐近中,下一本书完成了:《夜游莱茵河》将于2008年出版。用德语写的。“您还想汉语吗?”“想的,一直想。”“那您怎么办呢?”“我看很多书。我每次回国都带很重的一箱书回来。”

      罗令源把人家的德语看做自家的了。不过在今后很长一段日子里,她的自家话恐怕还是汉语的“怪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