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电影节博客 2015 李睿珺的访谈

导演李睿珺在2015年的柏林电影节
导演李睿珺在2015年的柏林电影节 | www.dfic.cn

中国导演李睿珺觉得,一味追求金钱只会消弭艺术原创性,在这个访谈中,他阐释让他持续不缀创作独立电影的动力。

这个故事是怎么开始的?

2009 年就想做这个电影,其实甘肃省很多人也不知道有这个14,000人的裕固族自治县,但是因为拍摄地点就在我家乡附近,两个地区来往密切,互相了解。写了这个故事之后,一开始找不到足够的资金,正好后面的计划《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需要的资金比较少,就先拍了。我自己觉得很幸运的是《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有非常理解这部电影的投资方,他们觉得有些电影可能收不回成本,但是却是必须要做的。这部电影是在2013年10月左右拍完的,一直到2014年的9月后制完成。因为我自己给自己设定,裕固族的故事一定要用裕固族的语言,所以找他们文化局文保处的人帮忙找了一个裕固语讲得比较好的乡民,在那里一个400人的学校里面只有4个男孩会说裕固族,所以在演员方面其实没有什么选择。主要比较花时间的工作就是训练孩子的语言和表演,我找了裕固族老人口述所有台词,让孩子死背下来,然后让他们根据录音一一校正发音。

你又是如何决定采用伊朗作曲家佩曼·亚丹尼安(Peyman Yazdanian)谱的曲作为背景音乐的?

音乐方面我本来想请《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的作曲家来写音乐,后来觉得佩曼·亚丹尼安更合适,一方面跳出惯有找本国人写音乐的思维模式,一方面增加国际视野,尤其是伊朗跟裕固族有很多千丝万缕的联系,包括文化和乐器使用方面。我们根据原有的民族元素和原有的乐器去发展,例如,电影主体音乐是根据裕固族的传统摇篮曲发展而来的,但是那首摇篮曲只有两句,跟匈牙利一首传统摇篮曲的曲调和发音是一样的,是一种母亲安抚孩子的感觉,跟电影里两个孩子找家和找母亲的情感互通。我们改编了以后用裕固族原有的乐器去配置,非常满意这样的成果。

电影拍摄之前是否需要进行许多关于裕固族文化历史方面的研究?

我了解裕固族现在生活的方式,对于他们过去的生活方式我做了很多阅读和研究的功课。在电影里面饰演爷爷的就是地地道道的裕固族老人,他年轻的时候在文化局当文化方面的干部,现在退休了,所以虽然已经70多岁了,身体也不太好,还是非常支持这部电影。我请他帮忙指正布景不合理的小细节,好让我们更正。在拍摄之前,他跟我说,觉得我们很有勇气,说了这些他特别想说的话,很多人怕得罪人,只说假话而不说真话,可是他觉得《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特别真实。

电影最后一部分非常让人震撼......

这是个生态寓言,中国工业化的速度非常快,对这两个小孩是梦想的破碎,这就是他们这一代人要面对的问题。人类总觉得我们在改变、塑造这个世界,你看现在空气、水、土地污染很严重,很多物种、文化、语言都在濒临灭绝消失当中,我认为消失的速度一旦大于创造的速度,环境恶劣到人没办法生活的地步的话,所有的创造都是没有意义的。中国是自古以来是最有环保理念的国家,哲学体系是天人合一,天人合一就是人和自然是一起的,和谐相处,但是现在一切以发展经济为中心,牺牲生态环境去发展经济,完全是得不偿失。

放映之后的反响?

除了演员和影展观众看过这部电影之外,国内还没有真的公映,我们计划在六月份上映。对国内观众来说这个电影过度严肃,不够戏剧化,也不是能让人坐着嗑瓜子、喝可乐去消遣的电影。现在很多人不愿意花时间去思考,也不愿意关掉手机去看一本书。因为太少人做这样的电影,所以我觉得有坚持的必要,如果50-60%都在拍这样的电影的话,我会立马扭头去做商业片,恰巧现在90%多的导演都在做纯娱乐纯商业的电影,所以我想做具有艺术文化风格的电影。让有些少部分想看这样电影的观众知道,有人在做,这样的电影还有存在的可能性,就像一个小火苗一样,不要全部熄灭了。

你对中国主流电影的看法是什么?

缺乏原创,大部分都是跟风之作。青春片卖钱了,接着几年只要是青春片都有人投资。我觉得每部电影都不一样的创造性就是电影的魅力所在,而跟风的风气是非常扼杀创造性的,会让制片人不想花时间精力去开发一个有创造性的剧本,他们变得只想快速完成电影、赚上钱,这样对电影生态和工业是消耗跟伤害。

参加国际影展之后是否得到后续拍片上的支持?

入选了大一点的影展是对作品质量的保证,表示至少具备某些能力,也是一个信任的基础。但是对于《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这样的电影帮助不大。电影节主要是让观众可以看到这部电影,可以交流,也看看别人在做什么,有机会寻找可以在电影节周边的国家销售的可能性,让投资方觉得不要亏那么多钱,他们之后才可能想继续支持。

你是如何平衡拍摄电影的理想和生活所需?

我觉得这个特别简单,既然决定做这样的电影,就不要想挣钱,不要想有奢华的生活方式。既然没有人逼你做这样的电影,一切后果都应该自己承担。我觉得生活其实就是吃饱饭,有地方睡,不至于睡马路,这样就够了。

下一部电影跟环保议题有关吗?

没有,跟之前的电影都不一样,是一个新的、我一直想做的故事,对我来说很大的挑战,需要更长的时间准备,现在还在推进剧本的阶段。我写剧本都比较慢,《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的剧本从2009年开始写,到拍摄的时候还在改。剧本方面以前喜欢复杂的东西,现在喜欢越简单越好,简单的东西能够讲明白最好,不要故意弄得很复杂。但是其实简单的东西比复杂的东西要难很多。

  《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导演李睿珺出生于甘肃,是中国重要的独立电影创作者。2003年毕业于山西传媒学院,至今创作了四部剧情长片,入围许多国际电影节并获奖。这些众多入围和奖项包括2010年《老驴头》入选杜维尔亚洲电影节(Deauville Asian Film Festival)和香港电影节。2012年《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入围威尼斯电影节,并得到巴西利亚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奖。这次来到柏林影展的《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也入围东京国际电影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