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家 梦想般的职业?

 
版权:www.colourbox.com

德国音乐专业毕业生中能走上独奏事业的绝对是例外,能找到一个固定工作也很少。大部分自由职业的音乐人必须在拼缝工作自寻出路。

  未来属于拼缝工作者。今天,在交响乐团中找到工作的德国大学毕业生远不到一半,能走上独奏事业的人绝对是例外。自由职业的音乐家比例呈现大幅度增长趋势,但是,很少有毕业生知道如何推销自己、不断利用各种关系谋生、身兼五花八门的工作角色。当然,拼缝工作也不全是消极的,可以自己规划生活的艺术家拥有极大的自由空间。

  长笛手科丽纳(S. Corinna)说,没人替我们准备毕业后的生活。当她1988年从长笛专业毕业时,已经在音乐学校教过一个下午的课,在一个现代乐队中演奏过,在交响乐团帮过忙,还自己或者和其他室内乐演奏者共同举办过小型的音乐会。但如果没有父母的经济支持,那时的她很难独立维生。无论是在经济方面还是职业方面,科丽纳的经历并非例外。学业快结束的时候,她已然明白自己的前途并不是在交响乐团谋职。但是能怎么办呢?那时的她没有其它可选的生活方案。“学校培养我们的目的就是让我们成为独奏家或者交响乐团的演奏家,”回顾学生时代的生活时她解释道:“教学计划中没有考虑任何其它的职业前景。”

  今天,科丽纳成为了一个典型的“拼缝工作者”,自由职业的她常常同时干着不同的工作。每周她都会在音乐学校教两个下午的课,不过大多数时间还是投入到1997年她与别人共同成立的一个现代音乐乐队上。现在她还懂得了如何编排音乐会节目单、如何向基金会和城市文化部门寻求资助以及管理财务等等。科丽纳把30%的工作时间用在组织和管理事物上,排练和音乐会演出的时间则占到50%。

  做经理的音乐人

  德国音乐行业观察者一致认为,科丽纳的生活模式将成为未来的从业常态。过去15年中,约有2100个交响乐团职位由于关停或者财政削减被取消。艺术专业毕业的高校学生中,只有40%的弦乐演奏手和吹奏手可在交响乐团中找到长期职位。38%的歌唱者可以得到一份合唱或独唱的长期合同。大多数人,包括44%的弦乐演奏手、38%的吹奏手、53%的歌唱者和60%的钢琴演奏者,都是自由职业者。有一部分人除了从事音乐领域的工作外,还参与到音乐之外的事务中。

  自由职业者成为音乐人群体中增长速度最快的一群,仅在2001年至2009年之间,他们的人数就增长了40%。如此一来,这些人进入到了公共关注的核心。政治家也注意到了这些自由职业的艺术家,并将困苦中产生的拼缝工作作为创新的未来模式大力宣传。不过经常被忽略的是,自由职业者总是陷于棘手的经济状况之中。据艺术家社会保障部门统计,2010年,自由职业的演奏者、歌唱者和作曲者的平均年收入为11,521欧元。

  富起来的是极少数人

  工作了15年的科丽纳的收入刚好与上面提到的平均收入相当。她也已经甘心接受了经济上不会有很大改善的现实。即使仍然有不安全感,不知道未来三个月的时间可以入账多少,她也能忍受。要说不如意的地方,就是从事这种个体性拼缝工作时,不同角色之间的衔接越来越难。当她进行音乐会巡演时,就抽不出时间来教课;集中的专心排练时间也很与固定工作相协调。一旦她或者她的孩子生病,好不容易达成平衡的工作时间安排就会付诸东流。

  来自中国的年轻小提琴手庄先生需要做的工作项目不到科丽纳的一半。他2006年来到巴塞尔参加进修,自2010年开始成为德国和瑞士音乐家组建的四重奏小组 Gémaux Quartett的第一小提琴手。音乐会和间或教授室内乐课程的收入所得足够他生活。由于德语还不够好,他还不能承担乐队中的管理工作。作为自由音乐人的他需要什么样的能力?庄先生的回答是:坚持不懈的能力、对未来充满信心、自信、点子、观念和视野。而在学校上学的时候,这些东西无人提及。

  关于独立性的课程

  最近一些音乐高校开始致力于培养学生的独立性。柏林的汉斯•艾斯勒音乐学院开设了一门名为“专业外的重要技能”的必修课,年轻的艺术家们可以在这里见识合同单和保险单的样子,讨论未来的生活规划并得到针对自我经营的训练。辅导员安娜•芭芭拉•卡斯特勒维奇(Anna Barbara Kastelewicz)强烈建议,应尽早建立自己的关系网络,因为自由人才市场上最受看重的是关系,无论是与指挥、剧团、二重奏伙伴的关系,还是与音乐会组织者或交响乐团的关系。她也清楚的是,学业结束后,现实将非常严酷。很多音乐人在奖学金到期或者父母不再提供经济支持后,都会陷入举步维艰的境地。他们必须独自面对这种情况,只有少数高校可以在学生毕业后仍旧提供咨询和进修的机会。对于科丽纳来说,最开始的一段时间也很艰难,但今天看来,她对自己的生活规划感到满意。纯粹谋生的固定工作越来越少,看看身边拥有固定工作的同仁,她更觉得要珍惜自己的艺术家自由。毕竟有谁能自己确定下一季的演出计划呢?那些在交响乐团演奏的长笛手只能照“谱”宣科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