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故事:慕尼黑 从城市中索取,并回馈给城市

版权:Agnes Förster/4architekten
版权:Agnes Förster/4architekten

城市故事专栏记者托马斯•朗采访女建筑师阿格妮丝·福斯特(Agnes Förster)。

  地平线上,慕尼黑圣母教堂的双塔渐渐模糊起来。今天天气阴沉,是慕尼黑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我坐上一辆开往城外的老旧有轨电车。这种旧电车已经所剩无几了,它的座椅还是木制的,下面装着粗粗的加热筒;电车的登车槛坡度很陡,与车身的关联处还是配有伸缩杆的古董样式。我现在来参观的地方以前曾经是画框厂,薄薄的墙壁,单层的玻璃,看上去像是另一个时代遗留下来的。这里现在是建筑事务所“4architekten”的工作室。事务所创始人之一阿格妮丝·福斯特(Agnes Förster)女士领着我走进了会客室。这个房间高大明亮,窗户外面是一大片涂着沥青的屋顶,掠过屋顶可以看到一个院子,仿佛那里昨天刚有卡车来装过货一样。福斯特在团队中负责城市规划工作,住在这里有二十来年了。我问她是否觉得慕尼黑是座美丽的城市,她若有所思地笑了笑,回答与我的问题略有出入。慕尼黑的内城大部分是二战后根据历史上的平面图重建起来的,有许多引人注目的大街、广场和纪念建筑——这是人们通常所说的“美丽的慕尼黑”。郊区则充斥着五十至八十年代建造的千篇一律的住宅楼,景色十分单调。而到了群山环绕、湖泊点缀的城市南部,则又是风光旖旎的好地方。

  到了周末,所有人都出城游玩,这时风景秀丽的城市周边地区就会人满为患。高速公路和当地旅游场所等大型基础设施令美景大打折扣。福斯特在谈到慕尼黑市民的周末休闲游热潮时甚至指出:“如果宅在家里不出去,大家会觉得惭愧。”她认为,慕尼黑需要开辟一系列绿地空间,最好能让市民不需要驾车,步行就能前往休闲场所。但这样的话,星星点点地在城市里建些小公园是远远不够的。另一方面,还应该在内城营造足够的休闲区域。例如在筹划新建的一个大的市场大厅时,可以考虑在它的屋顶上建一个有五个足球场大小的休闲区域。

  但是这座城市面临的压力也很大。与德国其他大城市相比,慕尼黑的面积比较小。而几个新的市区已经延伸到了周边原有的度假区域,例如慕尼黑东北部的大自然,这里在着手开发新的住宅区。这座城市繁荣发展的增长速度在西欧名列前茅。但是慕尼黑市区周边已经被一些乡镇和小城市包围,因此需要与它们开展密切合作。例如,弗赖辛、菲斯滕费尔德布鲁克、施塔恩贝格等都可以成为慕尼黑的亚市中心,从而分担城市的压力。而慕尼黑城的关键词是“再密集化”,在此福斯特主要指慕尼黑的外部城区。在比较宽阔的街道两旁可以建一些较高的建筑,借以阻隔噪音。通过再密集化的过程,可以部分纠正以往城市建设犯下的错误,例如将居住、购物、工商业和教育等职能空间完全分离开来。不过,福斯特并不认为城市越密集越好。与巴黎和伦敦等大城市相比,慕尼黑的面积和人口密度都不是很大,许多人觉得这正是这座城市独有的优良品质——另一特征是这里的物价跟那些超大城市相比还算便宜。

  “我们不能把城市建设仅仅理解成是一个建筑问题。”福斯特说,“城市是一个文明、舒适而有活力的地方——一定要有一个宜居的氛围。”尽管过去按照标准化的原则建造了许多新住宅区,但这些住宅区往往并不宜居。因此我们不仅要观察人们如何使用和消耗他们所处的城市;人们在自己喜欢去的地方,会通过各种活动回馈城市。福斯特称之为“创新型互动”,这样的模式无法生硬地套入到城区规划中。因此城市使用者看待城市的角度是福斯特在城市规划过程中的重要资源。 “从城市中索取,并回馈给城市”,是她作城市规划的秘诀。

  未来至少25年,慕尼黑都会面临这个重要的挑战。这座城市2050年会是什么样子?福斯特希望今后这座城市能有多个较大的市中心,“不是一个一到夜晚就清空的区域,而是一个真正宜居、人口稠密、功能混合且绿意盎然的城区。”

  回市中心的路上,我坐在摇摇晃晃的电车里,看着车上的人越挤越多,心想:恐怕我们还要经过漫长的过程才能遇见这样的未来。

  阿格妮斯·福斯特博士(Dr. Agnes Förster)在“4architekten”建筑事物所负责城市与地区规划工作室。她曾在慕尼黑工大和洛桑理工学院学习建筑。2000至2001年,她在瑞士赫尔佐格和德梅隆建筑事务所参与慕尼黑内城“五院落”(Fünf Höfe)购物区设计项目。她主要从事住宅,城市及地区的发展和规划工作。2005年以来,福斯特博士在慕尼黑工大空间区域开发专业担任研究员。她的研究项目获得了慕尼黑工大“大学之友联合会”博士生奖学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