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影院 另类电影的另类放映

弗莱堡公共影院
弗莱堡公共影院 | 版权:弗莱堡公共影院

五十年前,也就是1966年,德国第一家公共影院诞生于联邦德国(BRD)。这种由公共资金支持的影院形式,在如今的文化景观中已变得不可或缺。从艺术的角度来看,实际上它扮演着比商业影院更为自由的角色。

  1966年9月1日,联邦德国第一家由当地政府支持的电影院——Cinema66在埃森向观众敞开大门。在随后的1970年,伴随着电影论坛的举办,第一家连续七天放映的影院在杜伊斯堡落成。“公共影院”这一用来形容非商业性质文化机构的名称正式于一年后出现,当时美因河畔的法兰克福市政府正筹建一家由市文化局下属的当地部门管理的电影院。随着越来越多的商业影院控诉这些获公共资金支持的影院“不正当竞争”,1972年,法院认可了公共电影院这一公共机构作为“文化遗产管理者”的地位。这一决议触发了建立公共影院的热潮:1973年,全联邦德国境内的公共影院就多达10家。

公共影院的文化使命

  这个热潮也与众多二战后成立的电影俱乐部被迫关闭有关,联邦公共电影事务联合会(Bundesverband kommuale Filmarbeit)的法比安·肖昂(Fabian Schauern)解释说。而同时,众多公共影院确实希望将“电影艺术的保护工作专业化”。事实上,公共影院的这一原则坚持了几十年之久:自1975年成立以来,联邦公共电影事务联合会至今已联合了127家公共影院。任何一家在当地以“促进电影文化工作、保护电影遗产和影院文化”为宗旨的非营利性电影院,都可以成为该联合会的会员。这些公共影院均由当地政府资助,但各家影院获得资助的形式也不尽相同:一些影院所受到的商业盈利压力较小,因此经营相对自由;另一些影院则需要独立承担一定份额的营运预算。

  公共影院不仅营运模式各有不同,它的多样性还在于:无论是小型的城镇影院或学生影院,还是专业运作的电影博物馆,它们所秉承的原则中,最首要的是享有不必根据影片的商业评价进行选片的自由。其次,公共影院还应当关注电影遗产的保护;经典影片回顾和系列电影放映是排片计划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同时,传统电影产业中的那些面临消失的电影形式,例如实验电影或者短片,也应得到关注。此外,公共影院也会经常邀请电影导演与观众进行交流。正是通过这些方式拉近大众与公共影院的距离。

电影艺术与娱乐的结合:柏林市中心的巴比伦影院

  位于柏林市中心的巴比伦电影院(das Babylon)成立于1929年,是德国最为活跃的艺术影院之一。这里每年举办30到40场小型电影节——其中包括柏林华语电影节。2005年,蒂莫西·格罗斯曼(Timothy Grossmann)与来自柏林城的托比亚斯·哈克尔(Tobias Hackel)接管巴比伦影院后,他们的官方举措之一,便是去掉了影院名称中“电影艺术”一词。因为格罗斯曼认为,如果仅以电影艺术为卖点,是不可能让放映厅里坐满观众的。

  对于这位1962年生于东柏林的电影人来说,在荧幕上重现布德·斯宾塞(Bud Spencer)的电影,与放映弗里兹·朗(Fritz Lang)《三生记》(Der müde Tod)的修复版本同样重要。在巴比伦影院,每周都有一次午夜场默片放映——通常由安娜·瓦维基娜(Anna Vavikina)主持。影院的常规计划中还有针对带孩子的妈妈的“婴儿车影院”项目,以及每逢周日配以映前开胃酒的意大利电影系列CinemAperitivo。

在电影艺术的中心:魏玛的MON AMI电影院

  与蒂莫西·格罗斯曼不同,埃德加·哈通(Edgar Hartung)作为曾获多个奖项的魏玛MON AMI公共影院负责人,希望呈现给大众的正是艺术电影。在他的办公室里挂着费德里科·费里尼(Federico Fellini)的《八部半》 (8½) 和大卫·林奇(David Lynch)的《穆赫兰道》(Mulholland Dr.)的电影海报。在这里哈通讲述了在像魏玛这样具有丰富文化传统的城市中,经营一家公共影院所面临的挑战。如何将现有的基础设施物尽其用,是院方必须持续关注的议题。只有这样,影院才能既忠于自己的选片选片标准,又不超出预算。MON AMI影院的营运资金一半来自政府资助;25%来自票房,另外25%则必须由第三方资金承担。

  MON AMI影院多年来一直处于人手不足的窘境。哈通只能通过雇用2到3名兼职员工来勉强维持影院正常运作。这对于每年750场放映,近15000名观众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

合理的人事构成:威斯巴登的卡里加利电影院

  在人事构成方面,威斯巴登的卡里加利电影院(die Caligari Filmbühne)要轻松得多。除了影院负责人乌维·斯德尔伯格(Uwe Stellberger)之外,另有一名女同事作为固定员工负责媒体事务和排片计划。还有一名工作人员在负责儿童影院的同时,也兼任出纳、检票和电影放映事务。此外,这座于1926年落成的电影院的另一优势在于,预算中并没有规定需由影院自行承担的最低份额——亏空将由市政府来平衡。这使得乌维·斯德尔伯格和他的团队更加专注于影院本身及众多电影节,这也是威斯巴登卡里加利电影院声名远扬的原因。

威斯巴登卡里加利电影院——一家传统悠久的公共影院

信心十足地展望未来

  面对未来的挑战,乌维·斯德尔伯格和他在柏林与魏玛的同行一样镇定自若。在线影院Netflix所宣布的,在未来几年将扩大其网站与院线电影同步放映的业务,并没有给他带来不安。对于商业影院来说,这确实是一个挑战。然而事实上,过去几年被迫关闭的公共影院只有很少数。政府对于公共影院的预算也并没有缩减。对于一些公共影院来说,相对来说较大的难题可能是德国所实行的最低工资制度。不过那些特别小的影院并不受波及:它们都是靠志愿者支持来维持营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