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2年奥运会 第一次比赛

第一次比赛
第一次比赛 | © DOON 東

生物医学的发展可以改造残疾人,让他们和常人一样奔跑,甚至跑得更快。奥运会首次让改造人与自然人同台竞技,不仅引发了全球的热情,也引发了巨大争议。

  奥吉瓦刚在出入口通道露面,内罗毕奥林匹克体育场就爆发出欢呼声。两天前,他轻取男子百米短跑冠军的时候,观众也是这么兴奋。几秒钟后,看台上响起一阵更大的欢呼。一位清瘦的男子坐在轮椅上,在几个人簇拥下从通道口出来。他看起来有点紧张,四下望着。

  奥吉瓦打破常规,走过去和他握了握手,又引起了一阵欢呼。轮椅上的这个人叫香农,在过去两个月里,有七份极端宗教组织的声明对他发出了生命威胁。奥委会为此专门对奥吉瓦提出了要求,以示支持和反暴力。

  香农是从数百名下肢残疾者中遴选出来的,今天,他要击败新晋奥运男子短跑冠军。

  胡图附身在一个VR视点上。这些视点实际上是佩戴VR拍摄设备的人,人们可以通过网络观看他们的直播,俗称“附身”。D9看台的这个视点话很多,一直在唠叨人类必胜之类的。同时许多附在他身上的人都提醒他,另一个参赛者也是人类,只不过是改造后的人类。这人又说,本届奥运会增加改造人参与的项目,就是胡闹,是体育精神向商业利益屈服。附身者嘻嘻哈哈地说,以后,说不定几十年后,全世界大部分人都是改造人,让奥运会只和极少部分人有关系,才是违背体育精神的。而且,那时候随便一个改造人,跑得都比自然人奥运冠军还快,那么奥运会还有什么意义?

  视点大怒,开始滔滔不绝地骂起人来。胡图切换到某赛场工作人员的视点上,离两位选手比较近,能看得更清晰。这里的附身者以女性居多,在奥吉瓦是真男人的一片赞美声中,纷纷称其是自己未来的丈夫。胡图的注意力更多放在另一人身上,他刚被人扶着从轮椅上站起来。

  香农做梦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自己能和奥运冠军同台竞技。在他的前半生,甚至从不看田径比赛。

  体内的芯片被激活后有点发热。这枚芯片是根据今天的情况订制的,只能维持三十秒高速奔跑。他试着走了几步,改造后的力量已经足够,但毕竟从小残疾,他还不习惯迈开双腿,保持平衡依然是个问题。奥委会禁止用芯片自动控制,要求所有运动员必须自主指挥肌体活动。

  裁判要求运动员就位。他弯腰踏在助跑器上,手撑在起跑线后。“不要摔倒,不要摔倒……”他心里默念。奥吉瓦看起来很轻松,也更专注。

  香农听到发令枪响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抢跑了。他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保持平衡上,太紧张了。这个插曲让场内的观众非常高兴,有节奏地喊着“香农!香农!”。裁判过来警告了他一次,如果再抢跑就判负。

  重新开始,他没有再犯这个错误,但起跑稍微落后奥吉瓦。几步过后,他有了信心,仿佛回到了此前的练习中。在三十米的时候,他已经和奥吉瓦并驾齐驱了。

  这时他再一次感觉到芯片的热量。

  五十米一过,他已经超过了奥吉瓦半个身位。芯片变得滚烫,灼烧着他的神经。就像用手去摸滚烫的碗,起初没感觉,但很快,每一秒都使人越来越难以忍受。风扑面而来,轰然作响,盖过了场内所有的喧嚣。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忘记了自己在体育场内比赛,而仿佛像是在风的峡谷中开山疾行,无人可挡。

  八十米,他的余光已经看不到人,奥吉瓦应该落后至少一个身位。现在,除了芯片过热导致突然失效,他没有任何可担心的了。

  冲过终点的一瞬间,他的大脑一片空白。接着,芯片失效了,比预计的要快得多。他的双腿突然失去了力量,一头栽倒,打了几个滚,仰面躺在跑道上。

  他能听到人们的惊呼声、跑步声、器械的撞击声,他能看到蔚蓝的天空和体育场蓬顶那优美的弧线,他能感觉到跑道粗粝的表面和汗水烧灼着自己的眼睛。

  他很高兴。

  胡图夹着一支圆筒,打开了旅馆房间通向阳台的门。本届奥运会第一次提供了全VR体验。赛场不仅有官方VR视点,还有数百个经过认证的个人视点进行直播——它们是绝佳的引导数据源。

  他架好圆筒上的支架,检查了一下。

  他不信仰宗教,他信仰人类的高贵。这个时代,人类的高贵被细致而不可阻挡的技术发展慢慢消解,任何的捍卫都会被嘲笑、无视。他不恨香农,但他必须制造出足够的声响,才能让人们真正聆听。

  他通过VR眼镜发出了指令,圆筒喷出火光,一只小型火箭飞射而出,破空而去。这枚火箭不带任何炸药,只用于精确击中个体目标。毕竟,他不是屠夫。

  他没有更多可做的了,这里距体育场有两公里远,火箭能自己完成工作。

  他只需等警察来就好。他有很多话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