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2奥运会 飞翔

飞翔
飞翔 | © DOON 東

第二次在北京举办的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画面正通过无人机传向世界。然而这些无人机真的只是皮帕爸爸口中所谓的“机器”吗?抑或它们的眼神里隐藏着人性?

  皮帕从未与梦想如此接近。在十二年的生命中,她一直梦想着这一刻。此时,她正置身其中。在她的前、后、左、右侧,世界上最快的女选手们大口大口地在喘息。她能看见她们运动衣服的皱褶和脸上的汗珠,她是她们当中的一员。跨栏、撑杆跳、纵身跳出六米,这一切皮帕都在客厅的沙发上完成。透过她的Games-2032眼镜,整个赛事在一架无人机的跟拍下尽收眼底。在这一届的北京奥运会上,第一次有近1000架无人机投入使用。它们在水底捕捉画面,在马拉松选手中间穿梭飞行,它们追踪着标枪和铁饼的飞越轨迹。皮帕从左向右转身、弯腰、起跳,将爸爸留在茶几上的水果盘抛了出去。

  在奥运会的官网上,人们可以了解到这些无人机的所有参考指数:体积、重量、飞行高度。几天后,皮帕从中挑选出特别中意的一款。因为它速度完美;因为它飞行稳定;因为它能够捕捉到有趣的画面。它叫“鹤”,这是它第一次执行任务。几种型号相比,“鹤”小巧轻便;“独木舟”体型更加宽大,水底下无人机更加纤细,“剑道”则庞大笨重。

  “鹤”与其他飞行器不一样。皮帕只观看“鹤”直播的运动赛事——撑杆跳、跳远和跨栏。“鹤”是一款田径运动专用无人机,显然,这正合皮帕的心意。皮帕经常狂热地向爸爸介绍,她的“鹤”总能捕捉到最为完美的瞬间,这简直是一项伟大的艺术,而且在这艺术背后可是隐藏着巨大的激情,爸爸每每总是大笑。“这只是一台机器而已”,他说,“有人给它编好程序,就是为了让它按程序计划完成任务。仅此而已。你这是加入了自己的解读。”可是皮帕觉得,“鹤”就是与众不同。

  最能让皮帕肯定自己想法的是,有一天,一只鸟儿停在跨栏的栏杆上。也不知道这是只什么鸟,它通体灰色,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对于这里的阵阵喧嚣,它似乎毫无兴趣。裁判和官员曾试着把它赶走,因为它要是这样站立在那里,运动员很可能会分心,甚至还可能会造成严重的事故。皮帕观察着这一切,因为“鹤”正进行着现场直播。其实它也可以把镜头对准正在做热身运动的撑杆跳运动员们——也许这才是鹤应该执行的任务,不过它还是盯着那只鸟儿。

  最终,一阵惊吓令鸟儿腾空跃起,尽管羽翼并不强劲,它还是远远飞过了赛场上巨大的泛光灯。“鹤”记录下了这一切。它紧随在那鸟儿身后,然而画面忽然晃动了一下,一阵震颤之后,画面漆黑一片。

  信号中断,官网上这么写着,不过皮帕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鹤”想超越自己的限飞高度,可它失败了。它无法像鸟儿一样高飞,它是一台被设置好的工具。爸爸说的没错。

  皮帕摘下眼镜。很快,“鹤”的技术指数又瞬间出现在屏幕上。它回来了,虽然看起来有些垂头丧气:从空中坠落,收起了一支太阳能旋翼。不过这一回它正老实地拍摄正在热身的撑杆跳运动员。解说员忍不住指出,“鹤”可能存在技术缺陷,工程师们对这一事故表示十分震惊,并且考虑是否该由Np19——一架更加平稳快速的无人机——来直播撑杆跳的过程。

  不过就在它准备起飞时,那只鸟儿又站在那里了。在栏杆的上方,它清理着自己的羽毛,仿佛那是它的窝巢。它全然不知,这世界上数百万人正注视着它。它十分平静、专注。“鹤”在它身旁。这一次,它成功地追逐了那只鸟儿,飞行了一小段;解说员有些恼怒,呼唤紧急救援,于是皮帕眼前又漆黑一片。这回可以肯定的是,“鹤”将不再执行直播任务。

  伤痕累累的“鹤”躺在技术室的某个角落,三支旋翼已经合拢。负责人决定不再给它充电,用Np19取而代之。轻微的画面晃动并不会产生致命影响,他们这么认为。皮帕立即意识到,“鹤”的画面从没出现过晃动。然而此刻,实况转播撑杆跳比赛的是Np19,技术无可指摘,画面精湛完美,只是皮帕对此失去了情感。

  “鹤”的技术指数又一次出现了,皮帕的内心立刻再次激动起来。“鹤”的电池应该已经耗尽了吧,爸爸说。解说员也说,“鹤”全身遭遇重创,三支旋翼几乎断裂,根本无法继续飞行。但是“鹤”做到了。在它伤痕累累的旋翼上嵌有太阳能电池,而技术室的窗户没有关上。它摇摇晃晃地飞向栏杆,上升,飞过安全气垫,飞过观众,它飞得像那只鸟儿一样高。这怎么可能,皮帕的爸爸说,它是怎么做到的。只有皮帕知道,“鹤”可以飞得像鸟儿一样高,因为它像鸟儿一样。

  此刻,皮帕与“鹤”一同翱翔。她从未与梦想如此接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