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双年展 一座开放式建筑——威尼斯的德国馆

威尼斯德国馆
威尼斯德国馆 | 摄影:弗兰克·卡尔滕巴赫(Frank Kaltenbach)

法兰克福的德国建筑博物馆的团队拟定了一份涵盖八个命题的宣言,说明能够让各种不同的文化成功融入德国社会。

  仅2015年,就有来自叙利亚、阿富汗、巴尔干半岛和北非地区的约一百万难民涌入德国,希望在这里建立新的家园。法兰克福的德国建筑博物馆的团队(DAM)申请代表德国参加2016年度威尼斯建筑双年展,题目是“创建家园。目的地,德国”(Making Heimat. Germany, Arrival Country)。几位策展人原本是想介绍难民住所的一些最佳实践范例,最后决定拟定一份涵盖八个命题的宣言,说明如何让各种不同的文化成功融入德国社会。

Video wird geladen
Goethe-Institut

  智利普利策奖获得者、本届建筑双年展策展人亚力杭德罗·阿拉维纳(Alejandro Aravena)对参加此次主展览的各个建筑师团队所提交的88件作品及63座国家馆制定了主题:“前线报道”。去年秋天,持续数周铺天盖地全是关于汹涌而来的难民潮的新闻报道。这在德国是十分罕见的,德国建筑博物馆馆长彼得·卡克拉·施马尔(Peter Cachola Schmal)、策展人奥利弗·埃尔泽(Oliver Elser)和项目协调员安娜·朔伊尔曼(Anna Scheuermann)决定将其策划已久的项目提交给此次建筑双年展,希望该项目能够引发全球各地的人展开讨论。

以临时搭建为方案

威尼斯德国馆 威尼斯德国馆 | 摄影:弗兰克·卡尔滕巴赫(Frank Kaltenbach)   走入馆内,首先映入观众眼帘的是从建筑市场买的可以摞在一起的白色塑料椅、用过的层压板和包装好并砌有粘土砖的欧标运货板。墙上基本上都是小尺寸招贴画,由简易A3打印机打印出来,然后用喷胶直接张贴在墙面上。这里并不供应德国啤酒,只有一个小摊位免费提供土耳其传统酸奶饮料Ayran。跟其他许多设计无懈可击的国家馆相比,德国馆的展览显得既廉价又随意,像是临时搭建而成的。而这正是展览要展现的效果,因为人口迁移在全球化下已是一个普遍现象,所谓的“落脚城市”(Arrival City)呈现的就是这样的美学理念和生活体验;同时也符合加拿大记者道格·桑德斯(Doug Saunders)在其2011年出版的畅销书《落脚城市——最后的人口大迁移与我们的未来》(Arrival City – the Final Migration and Our Next World)中的描述。桑德斯与来自德国奥芬巴赫(Offenbach)的凯·福克勒(Kai Vöckler)共同担任该双年展作品顾问。

德国的落脚城市 

威尼斯德国馆 威尼斯德国馆 | 摄影:弗兰克·卡尔滕巴赫(Frank Kaltenbach)   2013年,桑德斯的该部著作推出了德文版,名为《落脚城市:新的人口迁移》(Die neue Völkerwanderung, Arrival City)。2015年,整条巴尔干路线上和德国境内的难民危机愈演愈烈。如何争取时间为众多刚刚涌入的难民创建他们负担得起的住所?几位策展人发起了项目征集活动,将收集到的关于当前各种临时安置地点和长期住处的所有项目都输入一个数据库中。即使是建筑上并不突出的范例,也以照片和宣传册形式出现在展览上。

Video wird geladen
Goethe-Institut

  但是,几位策展人的首要目的,是要振奋人心,展示一些正面的例子,告诉人们哪里已经有各种不同的文化成功融入德国社会及其成功的原因:例如,奥芬巴赫外籍人口占比达30%,居德国第一;而在其主要落脚城区北端区(Nordend),这一个比重甚至高达48%。这个数字是首都柏林的主要落脚城区新克尔恩区(Neukölln)的两倍还多。弗洛里安·泰因(Florian Thein)拍摄的照片记录了这些城市建筑的一楼开设的外国商店和餐馆。其中传递出令人惊讶的信息:从外表看来,“落脚城市”像是一个问题城区,但仔细观察后会发现,它们却为难民提供了他们所需要的东西。策展人将创建成功的落脚城市的前提条件总结为八个命题,分别作为标题张贴在各面主题墙上:

  1. “落脚城市”是一座城中之城
  2. “落脚城市”是人们可以负担得起的
  3. “落脚城市”交通便捷并且能提供工作岗位
  4. “落脚城市”是非正式的
  5. “落脚城市”是人们自行建造的
  6. “落脚城市”位于一楼
  7. “落脚城市”是由移民构成的人际网络
  8. “落脚城市”需要最好的学校

一座面向所有人开放的建筑

威尼斯德国馆 威尼斯德国馆 | 摄影:弗兰克·卡尔滕巴赫(Frank Kaltenbach)   不过,德国馆的主要特色是墙上的四个大洞。这座场馆始建于1909年,历史悠久,展会布置商Something Fantastic在外墙上开凿四个大洞,将这座封闭式文物保护建筑变成了一个四面敞开的空间。他们一共打掉48吨粘土砖。为了安抚文物保护局,他们保证会重新把洞口封上,并重新卸掉临时搭建的绿色钢架,这家布展商将所需数量的砖块作为桌子和柜台的基座整合到了展览中。

威尼斯德国馆 威尼斯德国馆 | 摄影:弗兰克·卡尔滕巴赫(Frank Kaltenbach)   由于德国馆分别朝向隔壁其他国家场馆和泻湖新开了几扇大门,因此馆内的活动便充满了异常清新的文化交流气息,但愿这股清风能够吹拂到整个欧洲大陆关于难民危机的社会政治大讨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