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讨论 美术馆还是百货商店

于K11展出的图片装置《万花筒》
于K11展出的图片装置《万花筒》 | © 刘真辰

即K11购物艺术中心于上海落成,在中国,集购物及艺术体验为一体的购物中心层出不穷。购物天堂成为艺术圣殿,是毁灭还是契机?歌德学院在线杂志邀请夏弢和王懿泉两位艺术家来表态。

王懿泉

”购物中心正在将消费者转化为艺术观众“

王懿泉 © Cheng Yiyi 购物中心是城市的重要节点与枢纽,生产各种不同的关系,有机会和能力补充目前主流展示空间和另类空间的缺憾和不足,成为艺术展示空间的一种新形态。

  首先,我认为购物艺术中心有能力赢得更广泛的观众,这恰恰是时下中国当代艺术界竭力争取的。虽然关于当代艺术的看法,每个人都可能有自己的看法,但普遍的观点认为,当代艺术重要的基本价值在于交流,交流需要观众。当代艺术力图突破专业群体的局限,进入公共领域。如果作品能够在社会中激发更广泛、更深入的交流,其文化价值甚至是市场价值也会随之增加。回顾一下艺术史和展览史,产生艺术交流的重要地点恰恰在展示空间,例如美术馆、画廊、双年展、博览会等,艺术作品和观众在上述场合见面,开启对话。上述地点仍然是艺术产生交流的主导性空间。然而,它们所吸引和建立的观众群体却十分有限,与其他文化形式相比,当代艺术的观众仍是小众。在一线城市,一家普通美术馆的观众客流量相比一家电影院仍然相形见绌。艺术购物中心将有可能改变当前现状。仅仅从客流量出发,就可以看到购物中心这个建筑综合体在吸引观众上的功能及其重要性。目前,在国内出现的购物中心正在将消费者转化为艺术观众。以上海的K11艺术购物中心为例,这里的消费者很愿意在购物之前或者之后来看一场艺术展览,在这里,购买商品和观看艺术合二为一。

  第二,在中国目前的都市条件和艺术环境下,我认为购物艺术中心有潜力成为上述主流艺术空间和另类独立艺术空间(alternative space)之外的第三种空间,一种新型的艺术空间,为当代艺术的发展提供支持,尽管它尚处于雏形。为了进一步解释这个观点,我们需要思考如下问题,购物中心在今天的都市发展中到底意味着什么?试想一下你今天有多少事情是在购物中心或其商厦里完成的。例如你的办公室处于购物中心第15层;你的家就在购物中心22层;你常去的餐厅和健身房也都在购物中心里。在今天中国的大都市里,购物中心绝不仅仅是一个消费场所,它集购物、办公、社交、娱乐等多种功能,像枢纽一样镶嵌了城市的各个环节,在汇聚人群的同时,也生产各种关系。在最近20年,电影院、剧场、餐厅、培训学校等场馆也开始进入购物中心,购物中心已经成为公众日常空间体验的一个重要部分。如今,艺术空间和美术馆也出现在购物中心里,并不难理解,而这仅仅是一个开始。购物中心既拥有实体空间,又拥有庞大的客流量,往往还占据城市的有利位置,完全有机会和能力补充目前主流展示空间和另类空间的缺憾和不足,成为新形态发展下的艺术展示空间。

  最后,我想用安迪·沃霍尔的一句话作为结束。他在几十年前曾说过,“所有的百货商店都会变为美术馆,所有的美术馆都会变为百货商店”。那么,现在环顾一下我们的四周,看看我所面临的现实。

夏弢

“艺术作品把购物中心的空间推向景观”

夏弢 © 夏弢 购物中心中的艺术作品具有其在中性展示空间里不具备的功能——把购物中心的空间推向景观,激发消费者的购买欲望——这也许是购物中心“利用”艺术品策略的终极目标。

  在购物艺术中心空间里添置原初艺术品,意在利用艺术品本身视觉上具有的形式感来提高购物中心的色彩和空间的丰富性。购物艺术中心在展示艺术品方面有两种不同的方式,比如上海k11会在各个角落或空间放置雕塑、绘画或装置作品,同时在地下设立了单独的艺术空间。而后一种配置的基础是经典艺术空间。前一种配置不具备经典当代艺术展示空间的中性特点,而正因为其属于消费场所,所以这里的作品或多或少有作为提升购物中心内部环境效果的作用,即便最具装饰意味的艺术品在购物中心里也会显得突兀。

  三十年来,购物中心在空间结构上有很大的变化,如更多地得加入玻璃隔断、镜面、射灯、广告牌、大理石地面,这些旨在让人产生适度眩晕和迷惑感的空间分割物,在眼光接触到商品后这些感受会转化为对商品的占有欲。因为购物中心的空间是略带神秘的、舒适的、色情的,甚至令人恍惚的,所以顾客身在其中会放松、也会突然感到紧张,最终他们的各种欲望会被激起,这也许是购物中心“利用”艺术品策略的终极目标。此时艺术作品在购物中心具有了其在中性展示空间时不具备的功能——把购物中心的空间推向景观。

  另外一个有趣的事实是商品在购物中心里被明码标价,而这里的艺术品即便标上了价格也应该是不会如商品轻易地销售。当销售不是目的时,展示是唯一的意义所在。无论艺术作品的形态如何,作品在购物中心中的存在都是某种程度的干预,比如上海艺术家刘真辰曾受邀制作了一件购物中心空间作品,他将视频作品中的万花筒元素转化成墙纸贴于购物中心的建筑结构上。此时,作品以类似广告的方式融入购物中心,却不具有任何广告作用。也正因为作品没有传递任何商业信息,所以在购物中心中以贴纸的方式生效了。像此种针对购物中心的空间进行的“在地创作”在购物艺术中心陈列的艺术里并不常见,作品通常更像是从艺术家众多作品中甄选出来的与日常生活经验更接近的雕塑、绘画或摄影作品,因为只有这样的作品似乎更接近购物中心里“商品”的“物件”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