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人工智能
是奴隶,还是上帝

AI
© colourbox.com

人工智能会将我们置于危险的境地吗?抑或这种恐惧言过其实?我们对相关的态度辑纳如下。

作者: 尼古拉斯·罗斯(Nicolas Rose)

‘我知道,你们两个人都打算关掉我的电源,不过,我想,我是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的。’大卫(Dave)船长强忍怒火,面无表情,努力地搜寻措词。控制他们宇宙飞船的超级计算机HAL 9000渐渐地发展出了独立的生命,于是,拔掉它的电源插头显然不再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了。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最后,大卫决定假装毫不知情。‘你怎么想到有这个计谋的?’看来,所有‘阴谋诡计’都逃不过HAL那只闪烁着红光的镜头眼,它什么都能看到,什么都会听到,对发生在宇宙飞船中的一切都无所不知。‘你们在尾舱里商量好了全部的安全对策,虽然我听不到你们在那里说了什么,但是你们嘴唇的一举一动全部都被我看在眼里了。’”

上述场景出自科幻电影《2001太空漫游》(2001: A Space Odyssey),1968年摄制的这部影片展示当机器开始向自己的造物主造反时人类的恐惧。这个主题在有关人工智能的电影或系列影片中非常具有代表性。例如,在影片《终结者》(„Terminator“)中,人工智能天网(Skynet)的自我意识觉醒,一个被称为“终结者”的电子人组建了一支机器人部队,将人类赶尽杀绝。而在电影《机械姬》(„Ex Machina“)中,女机器人伊娃(Ava)最终成功地冲出了禁闭她的地方,走进真正的人类社会。 

在以人工智能为主题的通俗文化作品中,理解的关键在于我们如何保持对人工智能的掌控。当机器人部队成为世界的统治者时,真的会出现作品中所描绘的恐怖场景吗?一言蔽之,不会。具体一点的回答是:这是个三言两语说不清楚的复杂问题。

像人类一样聪明的强人工智能从一开始就能够持续不断地自我完善。因而在它们身上会出现智力的爆炸式增长,进而产生超级智能。

首先,我们要回溯一下人工智能的起源:人工智能是一种具有自我学习能力的机器,计算系统使它有能力独立完成任务。科学家们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开发人工智能。长久以来,研究专家并没有取得长足进展,然而,最近几年,所谓的神经网络被研制出来,使得机器可以模仿人类的大脑,并且能够独立地学习,于是,人工智能领域一下子出现了大飞跃。因而,人工智能阿尔法围棋(AlphaGo)在2016年打败了韩国人李世石(Lee Sedol),后者是世界最顶尖的围棋手之一,却在与阿尔法围棋的五局对弈中只赢了一盘。对于一台计算机而言,围棋的每一步都可能有极其多的“正确”走法,因而在对局中,人工智能必须发展出能够跟得上对手每着棋的直觉,也就是说能够完全像我们人类那样做出反应。

不过,阿尔法围棋其实只是所谓的弱人工智能。它可以相当优秀地做某件事,甚至在这件事上的表现优于人类。但是,如果让它离开围棋盘,改下象棋,它就必须从头学起。世界各地的科学家也正在致力于开发所谓的强人工智能,它们可能确确实实会威胁到人类:在诸多领域都表现得和人类一样好,甚至更好。而且,像人类一样聪明的强人工智能从一开始就能够持续不断地自我完善。因而在它们身上会出现智力的爆炸式增长,进而产生超级智能。我们觉得昆虫聪明,也许在超级智能的眼中,人类的智力就是那个程度而已。

由此可能出现多种多样的情况:超级智能也许会将我们的文明提升到新的高度;或者,它们身后可能有一位友好仁慈的独裁官指挥着它们,于是,它们与我们“讨价还价”的余地相当有限,因为尽管无所不能,却没有自由的意志,即它们是“被奴役的上帝”;又或者,它们成为了征服者,认为人类对它们构成威胁,于是决定将人类消灭殆尽。

AI © colourbox.com 来自麻省理工学院(MIT)的教授马克斯·泰格马克(Max Tegmark)将有关人工智能的专家观点分为三类:数字乌托邦派、技术怀疑派和人工智能浪潮有益派。最后一派代表了主流,一些著名人物就秉持这派的观点,比如,前不久去世的斯蒂文·霍金(Stephen Hawking),还有特斯拉(Tesla)的老板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他们的出发点是,人工智能将会带来巨大的机会,但它首先会为人类带来巨大的风险。因此,他们极力主张加强人工智能——比如从无人驾驶汽车到可能被禁用的自主武器等诸多人工智能领域——的安全研究。泰格马克教授由此指出,也许人工智能并不一定是故意对我们人类作恶,它们非常有能力、而且能够高效地完成某个目标而已,只不过可能对人类造成伤害而已。“它们未必是不择手段地仇恨蚂蚁,但是如果打算建造一座水力发电站,而在水流奔涌的地方恰巧有一些蚁穴,那么就该轮到这些昆虫倒霉了。人工智能安全研究的核心目标,是让人类永远不会被置于与这些蚂蚁相同的境地。”

数字乌托邦派对上述观点不以为然,因为他们确信,人类最终将通过人工智能攀登到新的进化阶段。脸书(Facebook)的创始人、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Zuckerberg)提醒人们,不应该被恐怖场景吓倒,并且建议大家将关注点转到人工智能为人类带来的进步上面。“没有人工智能,我们的生活中就会失去对某些疾病的治疗方法,也没有安全的自动驾驶汽车,反对人工智能的人也应该为那样的日常生活负责。”对于谷歌(Google)的前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而言,人工智能同样是利大于弊的:“难道说为了不被坏人使用,人类就应该不发明电话吗?不是这样的,人类要发明电话,然后再去找到它不被滥用的办法。”

人工智能究竟会为人类带来什么,目前还是未知的。然而,可以确认的一点是:我们的社会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巨变。

技术怀疑派同样认为根本没必要对人工智能产生夸张的恐惧,不过他们秉持这个观点的理由却完全不同于其他派别。他们对技术的进步并不那么乐观,因而也不认为在这个世纪里将会开发出超级智能。“害怕杀手机器人就像担心火星上会人口泛滥一样,”吴恩达(Andrew Ng)如此强调,他曾担任中国搜索引擎百度(Baidu)的首席科学家。他指出:“我可以说,人工智能将会为许多领域带来改变,但是它并不是神秘的魔法。”

人工智能究竟会为人类带来什么,目前还是未知的。然而,可以确认的一点是:我们的社会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巨变。因为即便没有出现超级智能,人工智能也会彻底地改造工作领域和我们的日常生活。自动行驶的汽车会使出租车司机变得多余,金融计算器将替代证券交易商,农业机器人接手了农民的工作。据估计,到2025年,将有四分之一的工作消失,换言之,被软件和机器人取代了。那么,是否会出现和到目前为止所出现的历次经济变革一样的情形、到时会有新的工作岗位出现呢?这不得而知。而且,即便没有超级智能,人类也会面临一项巨大的挑战:未来,我们打算将哪些留给自己做,哪些放手让机器去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