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配音—导演
“我们的工作要润物细无声”

克里斯托弗·西尔普卡(Christoph Cierpka)(右)在柏林的录音棚
照片(局部)版权:乌拉·布鲁纳(Ula Brunner)

作为身为导演和配音脚本作者,克里斯托弗·西尔普卡(Christoph Cierpka)主要负责为来自世界各地的影片配上德语同期声。在这个过程中,他要保证不能因为语言的转换而丢失影片中原本蕴含的文化和政治含义。具体需要做什么?让我们来了解一下活跃在舞台背后的“影子行业”。

作者: 乌拉·布鲁纳(Ula Brunner)

西尔普卡先生,20多年来,您一直在从事配音工作,将昆汀·塔伦蒂诺(Quentin Tarantino)执导的《八恶人》(„The Hateful 8“)和《被解救的姜戈》(„Django Unchained“),以及塔特·泰勒(Tate Taylor)近年拍摄的《火车上的女孩》(„Girl on the Train“)等影片配上德语同期声。配音工作有哪些地方吸引着您?

    这项工作令我着迷的地方很多:它需要通过团队合作完成、与语言打交道,还有机会浸润到不同的文化当中。每部电影都有其特定的背景,如政治、社会和文化等方面的语境。因此,在配音的过程中,不仅要将原来的对话翻译成德语,而且还要将其中的文化背景、语言表达上微妙的言下之意传递出来。除此之外,我非常幸运——一直都为高质量的电影配音,而且,大部分时候我可以按照自己希望的方式展开工作。

您是在哪儿学会这门“手艺”的?

德国大学里并没有配音这门专业,它应该算是“在短期培训和实习后从事的职业”吧。在配音领域,大部分脚本作者和导演同时也是演员,他们已经拥有长期担任配音演员的经验了。在担任导演助理和制片人助理之前,我本人就已经与该行业长时间打交道,同时还因为我的父母曾经设立录音室。后来,我从副导演和制片人助理转到配音领域,做起配音脚本撰写人和配音导演的工作。在这个领域,既负责写脚本、也担任导演是司空见惯的。

从事这一行,需要具备哪些技能?

最重要的是对语言和文化的兴趣。除此之外,要做好这份工作,就不能只停留在对原本语言的基本理解上。如果我们对某种语言背后的地方文化有相当的认识,明显地会对把握该语言的微妙之处有很大帮助。如果不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大多数时候是这样的,我们就需要质量很高的翻译初稿,在那里已经蕴含了细致入微的言下之意、以及文化和政治层面的背景。

  • 在柏林克罗伊茨贝格(Kreuzberg)的录音棚里录制配音同期声 照片(局部)版权为乌拉·布鲁纳所有
    在柏林克罗伊茨贝格(Kreuzberg)的录音棚里录制配音同期声
  • 配音意味着团队合作 照片(局部)版权为乌拉·布鲁纳所有
    配音意味着团队合作
  • 与电影录音师讨论:在这段录音中,声音与口型吻合吗? 照片(局部)版权为乌拉·布鲁纳所有
    与电影录音师讨论:在这段录音中,声音与口型吻合吗?
  • 在混音台前 照片(局部)版权为乌拉·布鲁纳所有
    在混音台前
  • 与配音演员展开富有创造性的讨论 照片(局部)版权为乌拉·布鲁纳所有
    与配音演员展开富有创造性的讨论
  • ……还有,剪辑师也同样重要 照片(局部)版权为乌拉·布鲁纳所有
    ……还有,剪辑师也同样重要
  • 对话脚本 照片(局部)版权为乌拉·布鲁纳所有
    对话脚本
  • 一般而言,为一部影片配音需要一到两个星期的时间 照片(局部)版权为乌拉·布鲁纳所有
    一般而言,为一部影片配音需要一到两个星期的时间
  • “德国的配音业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平。” 克里斯托弗·西尔普卡说 照片(局部)版权为乌拉·布鲁纳所有
    “德国的配音业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平。” 克里斯托弗·西尔普卡说
请您更详细地讲一讲吧。

    比如说来自亚洲的电影,当然还有东欧影片,在这些作品中经常包含着对当地政治局势微妙的影射,这些内容往往是德国观众无法一下子心领神会的。每当出现这种情况时,我会在文本里加入一些原文里没有直接表达的信息,以便更清楚地展现背景。为此,作为对话脚本的撰写人,我需要一连几个小时坐在显示器前,尝试着将非直译的对话尽可能与原版电影中演员的口型对应起来。有时候,我会相当绝望,因为我觉得某句话翻译得非常完美,但就是和口型对不上,为此,我不得不想办法换种说法。不过,在录音棚里,借助演员和剪辑师的高超技艺,我经常可以找到理想的解决方案。

在电影的原始版本中,也常常会出现不同的语言变体,而在德语中却找不到对应的说法。例如,如何为说方言或操美国黑人英语的角色恰如其分地配音呢?

    怎样用德语表现各种各样的英语口音,的确是个巨大的难题。2012年,我负责为昆汀·塔伦蒂诺拍摄的《被解救的姜戈》配音。在这部影片中,奴隶之间对话所使用的英语不仅有口音,而且与标准语法也有区别。我们将这种“美国黑人英语”翻译成用词和句型都很简单的德语。而困难的地方是如何翻译种植园主卡尔文·坎迪(Calvin Candie)所说的话。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Leonardo DiCaprio)在扮演种植园主这个角色时操一口“美国南部方言”,这种方言让人觉得像是非常有特色的低声吟唱,其中也带有一些“美国黑人英语”的特点。在德语里,我们无法找到恰当的语词与之对应。在这种情形下,我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角色的性格特征上。而迪卡普里奥所饰演的角色,其性格恰恰很丰富:诡计多端、嗜酒成性,我们从这些方面入手,就能够在配音版本中可靠地还原角色的形象。此外,配音演员自然也非常重要,我们需要找到能够恰如其分地展现原始版本中人格特性的演员,哪怕他们拥有完全不同的音质。所以,有时候人们不禁会发问:这些音调难道是从面部表情上发出来的吗?

作为对话脚本的撰写人,我需要一连几个小时坐在显示器前,尝试着将非直译的对话尽可能与原版电影中演员的口型对应起来。


录音棚 照片(局部)版权为乌拉·布鲁纳所有 德国:一个热爱电影配音的国度
大部分国家在放映外语电影的时候多是配上字幕,而德国人却偏爱配音。这是为什么呢?
几乎没有哪个国家像德国那样译制配音了如此多的电影。 尽管配音工作通常也被称作为“影子行业”,但是这种说法却并没有完全被人们认同、而是颇有争议的。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不久之后,对电影在语言方面的加工处理便由政治之手来操控了,例如1942年上映的美国电影《卡萨布兰卡》(„Casablanca“)原本是一部反对纳粹主义的影片,经过译制却变成了温柔、无恶意的爱情故事。配音为什么能够发挥如此强大的控制作用?

    在录制同期声的过程中,巨大而巧妙的操控力量被自然而然地带了进来。尽管我们会认为,所有内容已经预先通过图像层面确定下来了,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就像对影片《卡萨布兰卡》的加工一样,人们完全可以通过配音制作出一个新的版本来。即便在今天,出于政治正确的原因,有些——例如在所谓的“航空版本”——内容也会被弱化或者经过改编。在长途飞行时放映的影片里,哪怕是有相当的冒犯,对某个文化圈或某中宗教来说也是不允许出现的。不过,在这里,所做的并不是政治方面的“改编”。毫无疑问,配音工作是一个略微带有欺骗性的行业。但是,就核心而言,我们要尽可能地贴近原版。我们努力并带有尊严地制作出能够传达原版内容的德语版本。当然百分之百地再现只是在极少数时候能够实现。

此外,电影发烧友还会指责配音导致了文化的千篇一律。 也正是因为如此,较年轻的观众更愿意看原声电影。

    就《被解救的姜戈》而言,许多人告诉我们:“这部影片有配音版真太好了,原版实在很难理解。”对很多人来说,英语和法语还能听懂,但其他的外语就相当困难了。而字幕又会分散对影片本身的注意力,无法聚精会神地欣赏,在严肃艺术领域里是件非常残忍的事情。尽管人们会批评经过配音的译制影片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但是德国的配音业是在相当高的水平上运行的。只有在配音质量确实糟糕的时候,人们才会注意到它的存在。因此,我们的工作的本质就是,不引人注意地润物细无声。“我完全没有发现,这部影片配了音。”这就是我们要努力争取到的最高评价。
 

克里斯托弗·西尔普卡 照片(局部)版权为乌拉·布鲁纳所有 克里斯托弗·西尔普卡(Christoph Cierpka),出生于1963年,从1995年开始担任对话脚本撰写人和配音导演,到目前为止,他已经负责制作了120多部影片的德语配音版。2009年,他凭借电影《罪恶之城娥摩拉》克里斯托弗·西尔普卡,出生于1963年,从1995年开始担任对话脚本撰写人和配音导演,到目前为止,他已经负责制作了120多部影片的德语配音版。2009年,他凭借电影《罪恶之城娥摩拉》(Gomorrha – Reise in das Reich der Camorra)(导演:马提欧·加洛尼(Matteo Garrone),意大利2008年出品)而获得德国配音奖(Deutschen Preis für Synchron)。目前,克里斯托弗·西尔普卡生活在柏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