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女DJ们
让越来越多的女性站到混音台前

从80年代起,古德隆·古特(Gudrun Gut)就已经持续地在音乐界中大显身手了。
从80年代起,古德隆·古特(Gudrun Gut)就已经持续地在音乐界中大显身手了。 | 照片:古德隆·古特2018年在索那拉斯(Sonoras)演出现场 © 何塞·佩德拉哈斯(Jose M. Pedrajas)

“女性:压力”——致力于挖掘更多的女性DJ的网络。

作者: 约翰尼斯·采勒(Johannes Zeller)

    今天涉足于电子音乐界的女性比例虽然自20世纪90年代末有所提高,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女性在电音领域的人数已经过多——恰恰相反。娜丁·莫泽尔(Nadine Moser),又名雷索姆(Resom)、苏珊娜·科尔西迈尔(Susanne Kirchmayr),又名电动印迪戈(Electric Indigo)以及古德隆·古特(Gudrun Gut)都是电子音乐界的偶像,她们一致认为在其从事的行业中,女性遇到的困难远远大于其男性同行。因此,她们力图通过国际网络“女性:压力”挖掘更多女DJ,让她们更频繁地出现在调音台前,并且获得更多的认可。

伪称赞与大质疑

    以苏珊娜·科尔西迈尔为例,她在音乐生涯中就常常碰到性别歧视的言行:“举例而言,我所有的女同事都曾经获得过充满同情的虚伪称赞:‘作为一名女性,你做得还真不错。’”尽管女性本身并不直接等于劣势。所有涉足唱片行业的新人都必须经历艰难起步的时期,才能引起关注,作为女性在这方面的确具备有利的一面,因为女DJ毕竟是一个例外。然而,对于科尔西迈尔来说,不利的一面最终会占上风:“我不断发现,女性常常必须面对更大的质疑。当男性被首肯认同的时候,女性还在不断证明自己。女性若想得到认可,就必须要有更为强大的内心。承受力差的人是难以坚持下去的。”

    以电动印迪戈的艺名,科尔西迈尔从20世纪80年代起就在音乐界中发挥着巨大的影响力。1998年,她创立了一个面向电子音乐界及数字艺术界的女性工作者的国际网络——“女性:压力”。在网络发出的邮件列表中,让成员就业务技能进行交流;她们也彼此提醒有关触及性别歧视的音乐会举办方;发布播客并共同组织联合行动。今天,“女性:压力”网络总共会集了来自75个国家的2,370位成员,其中包括愈益增多的非二元性和跨性别艺术家。“我们格外重视团结,”“女性:压力”的创始人强调,该网络欢迎从新手DJ到专业人士的每一个人。
  • 为了激发女性对DJ工作的热情,娜丁·莫泽尔又名雷索姆,开设了专门以女性为对象的DJ讲习班。她非常了解,相较于男性同行,女性在电子音乐界的处境更为艰难。 照片(局部):雷索姆(Resom)@卡米尔·布雷克(Camille Blake)
    为了激发女性对DJ工作的热情,娜丁·莫泽尔又名雷索姆,开设了专门以女性为对象的DJ讲习班。她非常了解,相较于男性同行,女性在电子音乐界的处境更为艰难。
  • 科尔西迈尔,“女性:压力”网络的创建者,在其音乐生涯中不断遭遇性别歧视。 照片(局部):电动印迪戈(Electric Indigo) © 施特凡·夫勒阿/现代维也纳(StefanFuhrer/WienModern)
    科尔西迈尔,“女性:压力”网络的创建者,在其音乐生涯中不断遭遇性别歧视。
  • 20世纪80年代时,古德隆·古特曾经是“疟疾!”乐队(Malaria!)的创始成员。如今,她很高兴看到越来越多的女艺术家出现。 照片(局部):古德隆·古特时刻2018 © 玛拉·冯·库玛(Mara von Kummer)
    20世纪80年代时,古德隆·古特曾经是“疟疾!”乐队(Malaria!)的创始成员。如今,她很高兴看到越来越多的女艺术家出现。
 

提高女性艺术家的曝光率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既作为DJ、又身兼主持人以及音乐品牌莫妮卡音乐唱片公司(Monika Enterprise)经营者的古德隆·古特,是音乐圈中极为活跃的一分子。作为柏林“疟疾!”乐队(Malaria!)的创始成员,她不认为女性在电子音乐圈的境遇与其它风格的音乐圈存在着任何差别。所有地方都大同小异,她指出:“整个音乐界本身就是以男性为主导的——从发行的唱片集可见一斑。”古特回想起创立“女性:压力”初期,“一个至关重要的时刻是,我们开始计算各音乐节邀请的男女表演者的数目。结果发现,部分音乐节只邀请男性演出者,这令我们所有人都感到极为震惊。”

    2015年,英国卫报的一项分析也显示了男性在音乐界中占据着多么强大的“统治地位”。该报网站发布了音乐节的宣传册,同时却遮盖了表演阵容中的所有男性音乐人的名字。其结果是,很多的演出名单上几乎只剩下了一片空白。

    时至今日,科尔西迈尔和古特都欣喜地注意到,与千禧年之交相比,女DJ更容易得到演出机会。“现在,从事电子音乐的女性比例增高了。另外,女性主义话语也得到了蓬勃的发展,”科尔西迈尔对“女性:压力”网络成立至今20年中的进步作出上述总结。古特还指出,女艺术家的曝光率得到了提高。她很高兴地看到,人们正在慢慢地意识到,音乐节可以邀请的人选并非仅有男艺术家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