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空气质量
如何让德国城市的空气更干净?

科隆城内莱茵河上方,不久的将来就会有一个长达三十公里的缆车系统运输乘客吗?
科隆城内莱茵河上方,不久的将来就会有一个长达三十公里的缆车系统运输乘客吗? | 照片(局部):© picture alliance/dpa/Federico Gambarini摄影

德国的大城市都遇到一个问题:都市化的基本设施连同交通枢纽,都影响了空气质量,过去几年中,有愈来愈多的城市设法主动出击,经常向成效卓著的其他欧洲城市取经。

作者: 纳迪娜・贝尔格豪森(Nadine Berghausen)

柴油车禁行

造成今日空气污染的主要原因是二氧化氮值过高,柴油废气尤其因它而产生,自从德国许多地方的二氧化氮值都超量了之后,二零一八年起,斯图加特、达姆城以及汉堡纷纷立法禁止柴油车行驶;柏林则于二零一九年秋天跟进,其实应该有更多城市也加入才对。为了改善空气,以柴油驱动的小轿车和卡车,包括欧盟5规范的废气排放标准,都不准行驶在市区内的特定区域。德国绿色和平组织却认为这条禁止行驶的规定有待商榷:除非整个城区或者城内指定区因此免于柴油废气污染,才会有意义。想让城市的空气更清新,唯有祭出更有效的解决方案 – 根据绿色和平组织的看法,须有一次彻底翻转的运输改革,从舒适且快速的巴士到铁路,以及更安全的自行车道都是。


柴油排放的废气尤其要为德国城市里过高的二氧化氮值负起责任。 柴油排放的废气尤其要为德国城市里过高的二氧化氮值负起责任。 | 照片:© picture alliance/ZB/Sascha Steinach摄影

领衔城市

联邦政府也将希望寄托于公共短途交通上,因此以一亿三千万欧元的预算来奖励这个范例规画「领衔城市」,范例城市如波恩、埃森、曼海姆、黑伦贝格以及罗伊特林根提出了几项不同的交通规画来申请,主要都是要让短途交通更具吸引力,并且藉此改善空气质量。大部分的规画涉及革新的收费优惠、行程密集,或者扩充骑自行车租借系统。曼海姆还致力于解决一个当前蓬勃发展的在线商业服务的问题:因包裹供货商而增加的交通量。在运输交通方面号称最后一英里方案,也就是最后一英里用电动自行车来投递。范例规画都经过科学计算并评估,如此才能在别的城市如法炮制。

骑自行车更快到达目的地

我们为什么不干脆跨上自行车呢?健康、经济实惠,还不会对空气造成负担。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就打算这么做,一个长达四百公里的自行车道网,自行车比汽车多,使得这座丹麦大都会成为自行车之都。有趣的是:居民们表示,他们并非全为了环境、费用或者健康而换骑自行车 – 多亏一个针对自行车骑士而拟定的交通计划,他们踩踏双轮能更快抵达目的地。德国则相反,换骑自行车对于搭乘的大众来说不轻松:自行车道因塞车而堵住,紧绷的交通状况使得骑乘变成一件危险之事。因是之故,让更多人愿意骑自行车,也列于联邦交通部的环保计划之一,其中包括重新分配划定的公共空间。

短途交通只花一欧元

某个欧洲国家的首都在实施这项措施时发挥了影响力:在维也纳,如果你决定买一张年票,每天只要一欧元就能搭乘巴士和火车走遍全城。引进这种三百六十五日票券之后,乘客人数明显的增加了,拥有年票的人,从三十七万三千人扩增到七十八万人。德国的领衔城市也兴起一线希望:用明显较优惠的价格来让乘客数上升,同时显著地改善空气质量。批评者警告,当需求增加,行程势必也跟着压缩,于是亟需更多的巴士与有轨电车:如果有轨电车误点平均三十分钟,而且车上挤满了人,就得考虑到许多通勤者有可能重新坐进他们的汽车。


德国城市希望借助较低廉的巴士和火车票价提高乘客人数,同时达到空气质量显著改善的目的 德国城市希望借助较低廉的巴士和火车票价提高乘客人数,同时达到空气质量显著改善的目的 | 照片: © picture alliance/ZB/Monika Skolimowska拍摄

智能号志使得交通顺畅

发动、踩油门、煞车:经过一个又一个红绿灯:每天走走停停的例行模式不仅让神经紧绷的通勤者更加紧张,连空气质量也受到波及。为了要让交通流畅一些,哈根以及乌珀塔尔两个城市努力建置现代化的号志系统。这个计划属于联邦政府交通部的相关总体规划,「永续发展的移动性」中的一项,二十个安装在市区内所有交通号志上的检测器,以及安装于车内的蓝芽设备,譬如智能手机,用来测量车辆在各个交通点之间花了多少时间,如此可以测出交通流量顺畅或者打结。接下来是让所谓的智能号志线路登场:绿灯时,一个中央交通计算机要适应每一个涌现的交通状况。哈根市政府保证,从手机收集到的讯息,属于个人隐私的不会外传。



哈根与乌珀塔尔的智能交通号志系统控制交通流量并且有助于减少塞车。 哈根与乌珀塔尔的智能交通号志系统控制交通流量并且有助于减少塞车。 | © Adobe

城市树 – 宛如城市里的小森林

市区内需要绿肺,但人口稠密的城市很少有空间容纳新且大的公园。那么,一整排貌似种了几十棵树的苔藓墙如何?柏林的新兴企业「绿色城市解决方案」发展出一种另类方法,他们的城市树由一面四公尺高的墙组成,墙上有一千六百种不同的苔藓生长。苔藓以其广大的表面,所连结的微粒比树木还多,因此在过滤微尘上最为有效。事实上,城市树每年过滤掉二百四十吨的有害物质。德国和欧洲许多城市都已经有请城市树助阵。莱比锡的交通处提出了一个类似的规划:全面绿化候车亭的屋顶。植物和城市树一样,会过滤空气中的微尘。萨克森州的九百座候车亭舍苔癣,改为栽种景天属植物 – 也就是种植了苔景天之类的多肉植物。

从上面俯瞰交通混乱

今日建设上已呈饱和的市区所能提供的另类交通规画十分有限,南美洲的缆车,譬如玻利维亚的拉巴斯,给了科隆选民团体GUT灵感,他们因而提出设立一个长达三十公里的缆车系统的建议。在一个之字形的线道上,这种系统有可能达致运输三十万乘客的零碳排放量,而且莱茵河上方不会塞车,也无须安装红绿灯。波恩、乌珀塔尔以及慕尼黑,都有类似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