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乡城专栏:慕尼黑
捕捉时间的奢望

慕尼黑
© Camilla Bundgaard

画家思尔克∙马克夫卡十分喜爱慕尼黑的老绘画陈列馆,深为欣赏艺术的生动性。

作者: 托马斯•朗(Thomas Lang)

    1836年老绘画陈列馆(Alte Pinakothek)刚建成开放的时候,博物馆的咖啡厅和商店都还不存在。馆内入口处矗立着醒目的拱形窗户和裸露的红砖墙,这是一个介乎古典派与现代派之间的空间。馆内收藏的700多件绘画作品横跨从文艺复兴到18世纪,享有世界声誉。丢勒、达芬奇、丁托列托、伦勃朗、鲁本斯、老彼得·勃鲁盖尔只是陈列馆收藏的伟大画家中的几位。
慕尼黑老绘画陈列馆 慕尼黑老绘画陈列馆 | 图片:Valery Voennyy © Colourbox
    陈列馆1836年开放,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博物馆建筑,拥有19个廊柱,47间展览室,我在这里约见思尔克∙马克夫卡(Silke Markefka)。她身材硬朗,头发束在脑后,看起来神情内敛。她喜欢笑,我很快就发觉她对艺术市场盛行的浮夸言谈不屑一顾。思尔克∙马克夫卡从童年时代起就熟知老绘画陈列馆,因为她就在慕尼黑附近长大,她喜欢博物馆庄严的气氛,“观者一走进博物馆就会惊叹这座建筑的恢弘。沿阶而上就会看到这些画作。就算经常来,震惊的感觉也不会减少。”
 
    有时候她只专注于一幅画,或者只看二楼展出的作品,边看边做笔记。她最喜欢的其中一位画家是佛罗伦萨画家安德烈亚·德尔·萨尔托(Andrea del Sarto),他生于1486年,卒于1530年,老绘画陈列馆展出了他的一幅圣家画像。她尤其喜欢这些古典大师运用色与光的技巧。 手拿彼特拉克诗集的女士 手拿彼特拉克诗集的女士 | 安德烈亚·德尔·萨尔托(公有领域)      光线也是马克夫卡近期绘画的一个中心主题。当人,她选择的不再是古老的圣经题材,而是其他事物,如吊灯。她少年时期对慕尼黑国家歌剧院的大吊灯印象深刻,所以非常关注灯饰发出的光芒。歌剧院的吊灯已经变成了一种“余辉”,马克夫科解释:“记忆中愈发深刻的一种幻影,我也很重视空间,空间和光线一直是我关注的重点。”她也想在画作中捕捉时间的脚步,只可惜做不到。
 
    颜色在此退到次要的层面,她绘画的吊灯呈现不同程度的深灰色及明亮的白色。“对我来说,重要的是能够看到光线升起,在深色的背景下当然更容易看出这一点。我在画上涂上一层透明颜料,让光线穿透前面。”
 
    光线以另一种方式在马克夫科创作的关于佛罗伦萨游客的系列绘画中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这些作品看起来非常明亮,颜色强烈,就好像画中景物全被阳光照耀。马克夫科解释,游客着装的颜色正如她画中呈现的那样,红、黄、蓝。她的画临近抽象画。事物的形状依然可被感知,但是形式、颜色或者光线都在维持它们的独立性。
 
    有时候她的作品跟创作地点有关。在佛罗伦萨就是这样,她刚开始画了很多的松柏树,她想把松柏都画完。柏树在绘画中经常出现,艺术创作的层面上她觉得已经被画尽了,但在她的头脑中这些柏树还是成片地绵延开来。在佛罗伦萨的时候,她住在马克斯∙贝克曼(Max Beckmann)的前工作室,也在画了足够多的贝克曼式画作之后才有心思创作自己的风格。马克夫科深爱着伊萨尔河,这条河自从被治理以来几乎拥有一番田园色彩,蜿蜒流经慕尼黑。她曾在慕尼黑艺术学院学习绘画,该所艺术学院在她眼中是一栋非常杰出的建筑。
 
    她不喜欢抱怨这座昂贵的城市,抱怨也于事无补。“人人都在抱怨,我很反感,大家都说如果慕尼黑不是这么贵的话,他们就可以怎样怎样,所以他们就没有作品,作品要靠自己创作。我当然也想要一个很大的工作室,但是没有啊。”她不太参与慕尼黑的艺术产业。在画廊开幕式或者类似的活动当中,人们只是碰面而已,在画室却是需要独处的。“这是一个孤独的职业。”她只跟自己的丈夫,作家尼古莱∙佛格尔(Nikolai Vogel),一起举办艺术项目。
 
    我问她慕尼黑有没有给她提供足够的艺术,数量足够多和质量足够上乘的展览,她笑了起来。她说她喜欢旅行,博物馆常常是旅行的目的。“一个地方看不到所有的东西,我觉得这样正好。”大型的艺术活动她总是绕道而行,因为这样的活动太多,人也太多。博物馆区目前已有三座陈列馆,展出了来自6个世纪的艺术作品,另外还有一座布兰特霍斯特收藏馆(das Museum Brandhorst),马克夫卡并不觉得这有什么特别。“我就是在这里长大的,大概因此没有注意到这片小小的区域竟然容纳了那么多的艺术。”对她来说观赏绘画作品时感受到的快乐很重要。“我走进来,在一幅画前坐下来或者站立观看,这是直指内心的,就像音乐一样。”
 
    和慕尼黑许多其他建筑一样,老绘画陈列馆在二战期间受到了严重的破坏,庆幸的是,展品当时都已转至他处。50年代重修绘画陈列馆,采用的是建筑师汉斯∙德利加斯特(Hans Döllgast)的方案。他希望保留建筑毁坏的痕迹,以警示后人,重修方案虽然遵循原有计划,但是新建的墙身和窗户都是未经粉刷的砖墙。建筑中间的一个粗粝的楔子至今仍在向人们展示战争给建筑带来的影响。慕尼黑人今天还在争论这种“临时”重修方案。
 
    另一方面,建筑物的内部设施经过近年来的维修已经恢复原貌,当时流行利用顶部采光的室内照明,目前已恢复使用,而且加设了遮荫设施,以免自然光线对绘画造成损坏。墙面上古旧的红绿色壁毯也是来自19世纪的风格。
 
    马克夫卡非常欣赏陈列馆的自然光线,它对观看绘画起到了很大的影响。晴朗的光和云雾重重下的光会改变画的观感。绘画作品因而更加生动。对她来说,不仅绘画是一项活动,画好的成品也是一种生动的事物。“绘画是通向某处的窗户”,她在一段录像中评论。我问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她又笑着说: “绘画总是把一些别处的事物带入当下的空间。你看到的是你渴望的。所以你每天都用不同的方式观看一幅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