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微信微啥?#3
从“人民的声音”到“中国的叛徒”:方方《武汉日记》的大起大落

 
© 歌德学院(中国)

一部微博日记如何陷入疫情政治的旋涡:《武汉日记》争议解读。

作者: 棵小曼(Manya Koetse)

    在武汉爆发新冠疫情后,方方在网络上发表的批评言论一开始受到广泛好评,但之后遭到强烈谴责。该事件是今年春天中国网络媒体世界最大的争议之一,本文将深入研究这位备受赞誉的中国小说家是如何从隔离时期的盟友变成深陷政治漩涡的叛国者的。 
 
    中国在疫情过后逐渐回到正轨,但新冠病毒危机仍然是社交媒体讨论的焦点。然而,随着全球健康危机变得越来越政治化,在过去的几周里,网上对于新冠病毒的讨论方式发生了改变。疫情并没有让世界更团结,全球在线媒体和社交网络上的指责声随处可见。
 
    谁应该为病毒的传播负责?谁做得更多,哪位领导人做得更好,危机管理在哪里做得不好?什么是假新闻,真相是什么?谁发表了什么文章?这些言论的目的是什么?
 
    人们围绕着新冠病毒展开各种媒体战和政治游戏,关于《武汉日记》的争议便是其中之一,最近在微博等社交媒体网站成为热门话题。

方方与《武汉日记》

方方说出了很多人想说的话,并提出了很多人想问的问题。

 
 
    《武汉封城日记》的作者是65岁的中国著名作家汪芳,她有另一个广为人知的名字:方方。《武汉日记》记录了2020年湖北封城期间的情况,最初发布于微信和微博。
 
    封城时间从1月一直持续到3月,方方用文笔呈现了疫情中心 ——省会武汉在隔离期间的生活,《武汉日记》涵盖从天气到最新消息的各种内容,记录了这场突发危机背后的个人故事和悲剧。
 
    从1月下旬开始封城到3月下旬宣布解封,方方共在其个人微博(@方方)上发布了60篇日记,当时她的微博账户关注人数约为380万。
 
    方方在其微博上发表日记后不久,便获得了广泛的关注。在封城初期,人们陷入恐慌和不确定性中,社交媒体上充斥着谣言、假新闻和错误信息。中国网民正在寻找替代这些垃圾信息的可靠来源,以了解武汉的实际情况。
 
    方方的在线日记向人们提供了有关新冠病毒的信息,同时记录了武汉人民的情感和挣扎。人们很快将她的日记看做是这座城市最新情况的第一手资料。她成了这座被隔离城市的发言人,向人们诉说这里发生的一切。在人们渴望获得未经过滤的信息,并对官方媒体不太确信的时候,在令人眼花缭乱的新闻洪流中,方方的话成了一盏明灯。
 
    方方是一位受人尊敬的作家,这也让她的网络作品更易传播。长期以来,方方一直是区域文学的重要作家,她的作品充满了对武汉日常生活的同情。上世纪80年代起,她的著作就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当时她的作品《风景》获得了1987年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多年来,她一直笔耕不辍,并在2010年获得著名的鲁迅文学奖。
  新浪微博

    在记录新冠疫情爆发期间的武汉生活时,方方触及了许多敏感问题。除了撰写有关医院人满为患和口罩短缺等问题的文章外,她还直接质疑政府处理危机的方式,并告诫其他作家注意舆论操纵。
 
    随着“吹哨人”李文亮医生于2月6日晚去世,中国的社交媒体爆发了对中国政府和官方媒体的愤怒。公众的愤怒情绪,无论在线上还是线下,开始以各种形式浮现出来。
 
    尽管方方在社交媒体上发表的许多文章都受到了审查,而她的微博账号也被暂时屏蔽,但在线发表的《武汉日记》却获得了更多关注,每天的日记(或截图)像野火一样在微信上蔓延开来。“亲爱的网络审查员,你们应该让武汉人说话,”方方在2月写道。
 
    方方要求中国(地方)领导人提高透明度和问责制,她说出了很多人想说的话,并提出了很多人想问的问题。
 

《武汉日记》深陷拉锯战漩涡

 

她究竟站在哪一边?

 
    方方的在线日记很快就获得了国际关注。2月中旬,国外媒体上也出现了关于武汉“被禁日记”的新闻报道。
 
    方方的在线日记先前曾遭到强烈反对,批评的主要原因是她的日记中有许多内容不是基于事实,而“仅仅是传闻”,但直到4月,当《武汉日记》国际版在亚马逊上进行预售后,公众舆论才真正掉转态度,开始对其口诛笔伐。
  截图

    哈珀·柯林斯出版社率先出版了英文版日记,标题为《武汉日记:来自疫情中心的深度报道》(后来改为《武汉日记:来自被隔离城市的深度报道》,译者为Michael Berry)。随后,米歇尔·康—阿克曼(Michael Kahn-Ackermann)将日记翻译成德语版,并由霍夫曼·坎普出版社出版。
 
    之后,方方在中国社交媒体上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批评。现在,她的许多网络读者说她是中国的“叛徒”,而不是武汉的盟友,认为她是为了牟利而曝光中国的丑事,她写这些负面和黑暗的东西只是为了迎合那些抨击中国的国家的口味。网络上还出现了针对方方的死亡威胁和暴力评论。 
 
    可以说,方方之所以受到如此强烈的抨击,与新冠病毒的全球传播导致中国面临国际压力直接相关。在新冠病毒疫情爆发初期以及方方写下第一篇日记时,疫情依然只局限在国内,在某种程度上甚至只是地区性的。在充满恐惧、不确定和集体苦难的时刻,许多人都将方方这位备受赞誉的武汉本地作家视为人民的代言人。
 
    但是,对于中国在疫情初期的应对方式,国际上施加的压力越来越大,国内的排外和民族主义情绪也在日益增长。中国被指责是疫情的罪魁祸首,而美国总统特朗普甚至暗示病毒是中国故意传播的,愤怒的民族主义浪潮淹没了中国的社交媒体,《武汉日记》被卷入到关于中国新冠病毒危机的拉锯战中。
 
    在许多中国网民的眼中,方方对武汉疫情的批评言论的翻译版只会给中国的反对者提供更多的攻击话题。即将在亚马逊上发售的翻译版本身就引起了许多人的愤慨,据称书中过于强调中国在早期疫情的不当处理。这本书的德语版标题最早也把重点放在新冠病毒始于武汉,,这也让许多网民感到反感。他们想知道的是:“她究竟站在哪一边?”
 
    一位来自北京的微博评论员写道:“西方国家正在攻击祖国,而方方有意为他们提前备好了子弹。”

关于《武汉日记》的争议持续发酵

 

你的《武汉日记》只会加深西方对中国的误解!


    关于《武汉日记》的争议似乎仍在持续。据报道,到5月初,至少有两名中国学者因公开支持方方而受到斥责。网上对此的争论也在继续。到目前为止,微博标签#方方日记#的浏览量已超过6.7亿,其他零散的标签也有成千上万条回复。
 
    方方在个人微博上发布了多篇长帖,回应了最近的争议和指责,她声称大多数攻击她的人都没有读过她的日记,他们只是凭空指责她只写负面的东西。目前,她的微博页面已有460多万网友关注。她力辩到:方方日记描述的是来自一名处于灾难中心的武汉居民,所有的一切都是此情此景下的记录,断章取义是不合适的。
 
    方方并不是第一个因向外界呈现“中国”而在网上遭到强烈批判的中国作家。除了中国文学几乎与政治密不可分这一事实外,还有大量的中国网民会因中国被误解、嘲笑、羞辱或遭受外国侮辱而感到愤怒。
 
    这种愤怒的民族主义情绪经常出现在中国的互联网上,并且从中国的社交媒体问世以来便一直如此。《中国的网络民族主义》一书的作者Ying Jiang认为,当今中国网民表达的这种“愤怒的民族主义”的根源可以追溯到中国的近代史,更具体地说可以追溯到“屈辱的一百年”时期(19世纪中期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在那段时间里,中国遭受着外国列强带来的巨大苦难。
 
    几十年来,这段历史一直是中国教育宣传的重要内容,随着中国经济的繁荣,中国人民变得更加爱国,他们的民族主义情绪越来越强,排外情绪也越来越浓厚。
 
    特别是在新冠病毒爆发等公众关注的时期,中国希望借此进一步提升其国际领导地位,而媒体对中国、中国政府及其应对新冠病毒危机的负面报道会引发敏感,导致争议。一个明显的例子是,《华尔街日报》的三名记者在2月被驱逐出中国,原因是该报拒绝为其发表的一篇题为《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的评论文章道歉。
 
    网络上对被翻译的方方作品的愤怒不会很快平息。在微博上,争论仍在继续。一位微博用户在5月初写道:“方方,你的《武汉日记》纯属道听途说,过于主观,只会加深西方对中国的误解,只会让更多的西方人歧视中国人!你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尽管许多人不承认《武汉日记》将被人铭记,但所有的骚乱和批评只会提升这本书的公众知名度,它必然会载入新冠病毒对中国造成影响的一段历史,因它而起的网络媒体战争也会被载入史册。
 
    Kindle预计将于5月19日发布《武汉日记》的英译本,德译本预计将于6月9日发布。在中国数字时代网站上,Josh Rudolph还翻译了方方的其他作品。
 

资料来源和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