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焦點:代際
女人,在最“時尚”的話題中和解

童年李陽
童年李陽 | © 私人提供

美國社會學家劉易斯·塞繆爾·福伊爾(Lewis S. Feuer)說過,“時尚本身就存在一個‘代際不平衡’(generational disequilibrium)的問題,尤其是對於那些關注時尚的人士而言。”

作者: 姜九月

比如女孩,從一個純真無知的小孩子,幾年間迅速成長為淑女(Lady),再進入社會,成為名媛(Society women)。這種身體和身份上的轉變,以及學校裡同輩的影響,讓她們特別注意自己的外表和舉止。時尚不僅意味著要和別人一樣,也意味著彰顯自己。對於這些少女來說,一個發自內心的需要,就是一種要和自己的母輩區分開來的叛逆心理。
 
想起去年看張艾嘉的電影《相愛相親》,三個不同年齡女人的愛情故事,雖與時尚無關,卻也能從她們各自從對待感情的方式看出不同年齡階段女性的不同表現。想來古人那句話說的是對的,“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女人,真的是世界上最難懂的一個物種。調笑的話不說,李陽和陳女士母女二人卻是我所見過最和諧的母女之一。不只在感情上和諧,因為李陽工作的原因,她們在“時尚”——這個被劉易斯認為本身就存在著代際的話題中,也得到了和解。

  • 李阳 © 私人提供
    李阳
  • 李阳 © 私人提供
    李阳
  • 李阳设计手稿 © 私人提供
    李阳设计手稿
 
作為連卡佛集團的高級stylist,李陽的工作讓熱愛時尚的女孩們羡慕不已:每年國際國內各大時裝周頭排看秀、穿著當下最新的設計師作品、帶領明星及高端顧客整體時裝造型穿搭的潮流……用李陽朋友的話說,這是一個“穿著漂亮的衣服就能分分鐘把錢賺了”的女孩。但李陽卻記得初中的時候因為穿得太“另類”而被訓導主任叫去罰站並請家長到學校傾談的事情,“我爸媽一直對我的穿著或者各方面的選擇都保持一個非常自由和大度的狀態,這件事情(被罰站請家長)回家以後我爸媽也沒說什麼,如果不是爸媽這麼保護我,很可能我對時尚的熱情就這麼被磨滅了。”
  • 童年李阳 © 私人提供
    童年李阳
  • 童年李阳 © 私人提供
    童年李阳
 
而李陽的媽媽陳女士也是同齡人中讓人羡慕的一位:同學聚會中永遠得體及盡顯年輕的衣著(用女兒的話是“贏了”),時不時外出旅遊,退休以後開始學習心理學課程……然而,在女兒沒開始工作之前,陳女士的穿著卻是以深色調傳統制服為主。
 
陳女士年輕的時候,是上個世紀70年代中期。那時“打扮”一詞僅限於閨密之間的悄悄話,陳女士穿著的衣服款式、顏色和媽媽們穿的幾乎沒啥區別,統一的藍、灰、黑、白,以及咖色、軍綠色,那時沒有“時尚”一詞,衣服合身,就是她們當時認為的“時尚”了,因為許多女孩子穿的都是媽媽和姐姐穿過的衣服。70年代後期,改革開放,街上陸續開始出現個別穿著喇叭褲和不同以前款型衣服的行人,報紙上稱這類打扮為“奇裝異服”,少女時的陳女士很好奇,但自己是不敢穿的,父母也絕不會允許。改革開放令市場流通,沿海城市的穿著很快流向內陸地區,陳女士和周圍小夥伴們穿著的衣服無論款式還是顏色也漸漸開始有了變化,“記得那時候我們會在節假日把自己最喜歡的衣服帶上,找一個地方彼此更換衣著拍照,那是我們最開心的事。”
 
“由於工作性質的原因,加之個人性格,在穿衣風格上,我一直是屬於比較傳統和保守的。用李陽的話說就是‘三十年不變’、‘ 衣櫃裡的衣服全都是同一款式’。選購衣服的時候,我首先關注的是品牌,對熟悉的老品牌忠誠度比較高;其次是質地,很在意面料的手感及舒適度。不太關注年度新款,只要喜歡、屬於我風格的,就無所謂新款還是舊款。”
 
因為工作原因,近兩年陳女士的衣服有70%是李陽給她買的,陳女士對女兒的穿著打扮上的功力尤為佩服,“尤其是這兩年,對她在色彩上的搭配還是挺佩服的”,“擔心我不喜歡,在買之前她大多都會徵求我的意見,偶爾試圖說服我做些改變,但結果往往是她獨自感歎‘我平時工作最頭疼的就是你們這些媽媽輩的客戶’。但她給我選的鞋子,我幾乎百分之百滿意的。”
  • 母亲陈女士年轻时 © 私人提供
    母亲陈女士年轻时
  • 母亲陈女士年轻时 © 私人提供
    母亲陈女士年轻时
  • 母亲陈女士年轻时 © 私人提供
    母亲陈女士年轻时
  • 母亲陈女士 © 私人提供
    母亲陈女士
 
給父母打扮,也是李陽工作之餘最開心的事情。“我爸媽的衣服現在基本上都是我一手負責的,我還挺愛陪我爸媽去逛街,我爸跟朋友吃飯的時候,別人誇他穿得好看,他也會特別驕傲的說是女兒給他挑選的,我媽之前也不是一個對穿衣打扮特別講究的人,但是這兩年她跟著我也開始慢慢地對穿衣打扮比較講究了,我覺得這是個好現象。然後媽媽也開始非常注重自己的穿著打扮,也敢於嘗試之前自己並沒有嘗試過的風格,她現在的口頭禪就是‘哎呀我都是一個60歲的老年人了,怎麼能穿這些東西呢’,一邊說著這句話一邊美滋滋的把那些衣服穿在身上覺得自己很好看,她現在很開心的就是現在他們朋友出去聚會,大家都會誇她很好看。”
 
都說“女人的衣櫃裡永遠少一件衣服”,女性在這個自己最重視的話題上和解,我想,李陽和媽媽陳女士,擁有的不只是衣服,還有愛,與尊重。想起陳女士說起李陽當初剛學服裝設計的時候,講到的一個故事:“對我們一家來說,‘服裝設計’當時仍然是一個陌生的詞彙,只有李陽80多歲的外婆,對這個外孫女由衷地讚賞,把她壓了半個多世紀箱底的上世紀30年代連衣裙,鄭重傳給了這個外孫女。”
 
想來李陽的外婆是有大智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