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幾代人同住的房屋
同一屋簷下

萊姆戈(Lemgo)的一棟“多代屋”中的咖啡聚會
萊姆戈(Lemgo)的一棟“多代屋”中的咖啡聚會 | © Thorsten Krienkevia flickr.com, 版權:CC BY-ND 2.0

在幾代人同住的房子生活——其背後的理念是,老年人與年輕人之間可以互相幫助。在德國,這種居住方式越來越受到大家青睞,包括老年人。不過,它能否為當前的社會問題提供解決的方案呢?

作者: 諾拉·S. 施塔普夫爾(Nora S. Stampfl)

  與他人、最好是和孩子在一起,生活在市中心,而且門前有一片草地——英格烈·菲特爾(Ingrid Vetter)曾這樣構想自己的晚年生活。三年前,她在被俗稱“燈塔”的“多代屋”中尋覓到理想的居所。該“多代屋”位於柏林繁華的普倫茨勞貝格(Prenzlauer Berg)。曾幾何時,萊納爾·戈包爾(Rainer Gebauer)也曾考慮過“如何安享晚年”的問題。因為他和妻子都不願意入住老人院,所以,他們開始尋找其他安享晚年的可能性。後來,他們也發現了“燈塔多代屋”。自2009年起,這對夫婦與一個由老人與年輕人組成的群體,共同組成居民團體,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

富有前景的居住模式

  諸如柏林“燈塔”一類的共同居住計劃甚有前景。對此,人口發展趨勢已經作出了最好的詮釋:在德國老年人日趨增多的同時,年輕人的比例卻正在萎縮。同時,職場要求人們具備持續的靈活性与机动性,其結果是,個性化日漸鮮明,傳統的家庭結構遭遇解體,這一切都迫使人們思考共同生活的新模式。因為越來越多人沒有子女和孫子,或者因為其子女、孫子生活在另一個城市,致使親屬間的聯繫與幫助往往越來越少。

  曾幾何時,闔家幾代人在同一屋簷下生活的方式被視作理所當然,但是,在今天它卻成了絕對的例外。因此,“多代屋”在某種程度上仿佛是回到過去,過去三世同堂真的是習以為常。在“多代屋”裡,這種共同生活的模式不是並行不悖,,而是確確實實的互相往來,保證成員之間的交流、溝通與互相幫助:“多代屋”的成員自行決定誰可以搬進來。他們自己管理日常起居,商議相應的規則,並且積極地安排同住的生活。

  這種新型居住模式對老年人與年輕人同樣具有吸引力:依據費爾威爾克(Vorwerk )2012年家庭調查報告,百分之七十九年逾六旬的長者認為,“多代屋”是“一件好事”,並且,百分之五十五的人可以想像自己居住在“多代屋”。這一模式在年輕人中那裡幾乎獲得了同樣巨大的反響。不過,教育程度及工資水平相對較高的人士對同住生活的新模式持更為開放的態度。

 
  • 在“燈塔”安家 © Nora S. Stampfl
    在“燈塔”安家

    一組人在柏林市中心合力修建了他們心中的理想居所。在反復斟酌各種構思之後,他們制定了修建計劃,找到了合適的場地及資金,房舍最終得以落成。2009年,住戶紛紛遷入。至2015年時,29位年齡介乎26至70歲的成年人,14個兩到13歲的孩子,還有兩隻貓、兩隻兔子,共同組成了“燈塔”的居民團體。早在牆基尚未落成之前,“燈塔”就已經有意識肩負起恢宏的重任:作為一個居民社群、人們希望跨代、以有利生態的方式,生活在一所由居民自治的住宅裡。
  • 富於遠見的法定形式的選擇 © Nora S. Stampfl
    富於遠見的法定形式的選擇

    全體居民共同組成了“燈塔註冊合作社”,後者才是這所住宅的所有者。其成員僅享有居住權並須支付租金。住宅佔用的土地屬於特里亞斯基金會(Stiftung trias),是他們允許居民建築住宅。選擇上述法定形式,不僅能夠防止土地投機,而且它“還是團結居民的有效因素”,一位居民對此深信不疑,“這裡的住戶幾乎沒有什麼變動,最初入住的居民基本仍舊保持不變。”當然,計劃開始之際,大家一起建造房屋——自己動手是貸款的前提——也將他們凝聚到了一起。
  • 在生態保育方面也同樣堪為表率 © Nora S. Stampfl
    在生態保育方面也同樣堪為表率

    “燈塔”希望對社會有所貢獻,並身體力行實施自我管理、展開群體生活,排除疏離與孤立。同樣,“燈塔”合作社在生態保育方面也提出了相當高的要求:該建築是作為被動式節能屋修建起來的。一個地熱裝置及多片太陽能板保證了建築儘量不依賴外來能源,同時也為住戶減少支出。
  • 靈活多變地使用住屋 © Nora S. Stampfl
    靈活多變地使用住屋

    “燈塔”築建在二十根支柱上面。這一構造原則使得“靈活多變的房型”得以實現:所有住戶不單單可以選擇各自房屋格局,並且當住屋需求有所改變時,也能相應地得到調整,因為牆壁是可以推移的。這樣,即便“燈塔”用戶的個人所需空間出現變化,他們仍舊可以繼續留在自己鍾意的居所。
  • 吸納不同年代的人 © Nora S. Stampfl
    吸納不同年代的人

    已經退休的英格烈·菲特爾依然活力十足,她格外欣賞住宅社群對年輕人與老年人的兼收並蓄:“通過年輕人,我們可以瞭解到更多資訊。”她從未後悔過從巴伐利亞搬入柏林的“多代屋”。既可以相互往來,又隨時可以獨處,二者的完美結合讓英格烈·菲特爾感到很愜意:“即使有時我把門關上,也沒關係。”不過,她家的門基本總是敞開的,因為由從一開始她就覺得這種“相互間用心的交往”非常舒服。住宅社群每兩周召開一次全體會議,依據共識作出各種決策。
  • 到綠色中去! © Nora S. Stampfl
    到綠色中去!

    特別是在夏季,社群花園成了“燈塔”居民生活的主要舞台。他們沒有利用公共綠地追求什麼諸如自給農業般華而不實的目標。“我們的‘菜園、蘿蔔園’給大家提供了許許多多相聚、共度閒暇的機會”,一位居民這樣認為。在菜園中,“燈塔”的居民還曾與附近的幼稚園一起舉辦過兒童派對。
  • 柏林市中心的樹屋 © Nora S. Stampfl
    柏林市中心的樹屋

    哪一個生長在城市中的孩子擁有過樹屋呢?組成社群、自治的居住方式讓樹屋成為可能。對“燈塔”創辦人來說,為市中心的生活配備一片專屬的草地甚為重要。除此之外,“多代屋”中的孩子還有充足的遊戲空間——其實,在整幢住宅中,他們都可以盡情嬉戲。
  • 與自己選擇的家人生活在一起 © Nora S. Stampfl
    與自己選擇的家人生活在一起

    “一個利群與利己的健康組合”是成功的秘訣,萊納爾·戈包爾這樣說,在這個概念下十多個人才可以和諧地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像“燈塔”中的居民那樣。戈包爾夫婦對自己選擇的家人非常滿意:儘管他們自己也有孫子,但是,常常圍繞在身邊的一大群“代孫子”依然讓他們引以為樂。“正因為他們不是親生孫子,事情倒簡單多了”,萊納爾·戈包爾說。
  • 為人們創造交往機會的建築設計 © Nora S. Stampfl
    為人們創造交往機會的建築設計

    如果50平方米就夠用了,那為什麼要獨佔100平方米呢?雖說“燈塔”裡的每戶人家都擁有自己的居住空間,然而,減小個人應用空間,確保社群的空間需求是計劃最初就訂立的目標。因此,客房、洗衣房和綠色園地全部設為共用。居民或者在公共場所聚在一起看電視、打乒乓球,或者玩足球機。“不過,大家通常是湊巧碰到的”, 萊納爾·戈包爾說,“接下來就可以直接問一句,‘想不想喝杯咖啡?’”
  • 回到以前洗衣房的好時光 © Nora S. Stampfl
    回到以前洗衣房的好時光

    共享模式在“燈塔”也備受歡迎。自從人們越來越富有,家用電器價格越來越低廉以後,洗衣房就從德國的住宅樓宇中銷聲匿跡。但是,在“燈塔”,它卻重獲新生,因為人們又將洗衣機趕出了居所。不過,這次的洗衣房並非像從前一樣迫於無奈而不得不與人共用,如今它源自於人們對可持續性和共性的追求。因此,洗衣服成為與他人不期而遇、隨意聊幾句的契機。

在期望與現實之間

  無論如何,多代同住仍然是一個“純粹的小眾產品”,貝恩哈特·海寧(Bernhard Heiming)解釋。他是BB建築公司(B&B Hausbau)的總經理,兼任德國私有不動產及住屋建築協會之長者物業事務委員會名譽會長。幾年來,儘管越來越多的單一項目得以實現——常常藉著私人機構的努力,然而,若想為社會問題提供真正的解決良方,海寧認為,多代同住的理念需要打破孤立運作的模式,上升到社區層面,才能創造出切實符合人口發展的大環境。

  德國政府也認為,多代同住符合未來社區發展的趨勢,自2006年,通過“多代屋實施計劃”,為國內大約450幢參與項目的“多代屋”提供了資助。這些房屋成為了向各個年齡階段的住戶輸送所需資訊與服務的樞紐:使得人們相互間建立類似大家庭的運作模式,內容涉及電腦課程、代理祖母、為學童提供作業輔導和準備中午飯菜。

更好的生活質素

  然而,這種新型的、跨越兩代人的居住模式能否解決人口結構的變化帶來的各種社會問題?伊馮·孔格(Yvonne Kuhnke)在其碩士論文中對“多代屋”居民的鄰里互助進行了調查。她認為,並未有可靠的資料顯示,學術界、傳媒、房產業人士及政府懷抱的莫大期待在真實的互助關係中得到體現。雖然在“多代屋”生活的人們肯定會相互幫助,包括購買物品、照顧孩子以及在他人生病時幫忙做飯,但是,這“大部分也屬於‘典型的’鄰里間的互助,涉及範圍小,也不需要多大的付出。”恰恰是照顧他人的責任,鄰居通常不能夠或者不願意承擔。“以後,這類計劃的著眼點不應該投放在減輕公共部門的負擔方面”,因此,孔格建議,“而是應該強調它對改善生活質素有著重要的作用。”

  更好的生活質素也是促使“燈塔”全體居民組成一個團體的關鍵字。孩子們很高興能夠從代理祖母英格烈·菲特爾那裡得到小熊橡皮糖,而後者則享受到因為選擇大家庭所帶來的樂趣。不過,她從未將“多代屋”視作一張可以應付緊急情況的安全網:“我根本沒有指望從鄰居那裡得到照顧。相關事宜我會另作安排”, 英格烈·菲特爾說。單單知道,在自己生病時,會有人幫她做飯,就已經讓她很滿足了。不過,迄今為止,他們還沒有經歷過緊急狀況。“誰能預見,如果真有一天家裡有需要照顧的人,該怎麼辦呢?” 萊納爾·戈包爾說,“一切順其自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