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柏林電影節
連電影也醉了:《醉•生夢死》

《醉•生夢死》;導演:張作驥
《醉•生夢死》;導演:張作驥 | Photo: © SimpleView Production

張作驥的《醉·生夢死》是個關於台北市區河岸附近一群受苦靈魂的溫軟之作,他們的肉身和動物血肉之軀相呼相應。

作者: 陳韻華

和《軍中樂園》的導演鈕承澤一般,《醉•生夢死》的導演張作驥也在拍片當時身處爭議風暴,面臨撤資等種種問題。他的訴訟屬於私領域,被一名編劇控告強暴,張作骥提起上訴,全案正處於審理中,終審宣判前他都無法離開台灣。

我覺得張作驥在小火慢燉的情慾堆砌和受苦靈魂的描寫方面比鈕承澤更具功力,再次展現了使用精準電影語言說故事的得心應手。相比於他之前在《當愛來的時候》 拍攝未婚懷孕少女的徬徨,這次的格局更加大膽而野心勃勃。雖然仍舊耽溺於黑道的世界,卻大幅開展了一系列更廣闊的議題,像是性慾/性認同、家庭結構、忠 誠、責任,以及罪與內疚。我很喜歡這部電影的前半部分,片段插曲式結構優雅地讓各段落在太多細節顯露之前即嘎然而止,用沿著河流的山坡上一層層老舊公寓的 城市景觀作為視覺形象化的社會評論,也輕巧地替電影定調。手持攝影機繞著角色旋轉,揭露一切私密。我覺得這部電影很美的一個部分在於動物在其中很重要的存 在,是一份哲學性關於肉身可滅以及死亡之平庸的發想,螞蟻和白蛆的共舞對比於兩位男主角的共舞,溺水垂死掙扎的老鼠之身和跳出水族箱的吳郭魚逐漸靜止之身 相互映照,從電影的一開頭就用視覺暗示著電影名稱中的“死”。呂雪鳳在電影裡雖然只簡短而飄忽不定地出現,可是她成功演繹並且平衡了充滿不安全感的酒鬼母 親所承載的戲劇性和草根特質。很遺憾的是從中半段開始電影技術上缺漏就變得越來越不可忽視,張作驥在敘事語言上實驗性地嘗試把幻像和透過兩層攝影機媒介的 虛像加以混雜,卻沒有創造出更自由的迷宮式多層次時間性,反而看來一片散亂,像是電影在大量酒精攝取之下也醉了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