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人物
克里斯托夫•萊普奇(Christoph Lepschy)

克里斯托夫•萊普奇(Christoph Lepschy)
克里斯托夫•萊普奇(Christoph Lepschy) | Photo: Sebastian Hoppe

     克里斯托夫•萊普奇(Christoph Lepschy),1967年生於慕尼黑,曾在慕尼黑和都柏林攻讀文學和戲劇學,並曾經當過木偶劇演員,自1989年以來,他曾擔任過以木偶劇和物體劇爲重點的多個國際藝術節的藝術總監。1996年起,他作爲戲劇構作師先後在慕尼黑青少年劇院、弗萊堡劇院、杜塞爾多夫劇院、斯圖加特州立劇院和薩爾茨堡戲劇節工作。2004年以來,他應邀擔任弗萊堡大學當代戲劇學講師職務。2009年10月,他被薩爾茨堡莫札特音樂與表演藝術大學授予戲劇構作教授職位。

     同年,他與中國女導演曹克非共同策劃了在杜塞爾多夫和北京舉辦的中德戲劇作家藝術節:“中國新戲劇藝術”。此後 ,他致力於研究中國當代戲劇,並經常來到中國。

     2012年6月,克里斯托夫•萊普奇在北京停留了一段時間,與導演田戈兵共同爲一個以“群體”爲主題的戲劇專案作籌劃準備。

1. 您最近在忙什麽? 

一方面在研究群體運動、群體現象,以及群體與個人的關係,這是爲搞一個中德戲劇合作專案。另一方面, 因爲我這學期在薩爾茨堡莫札特音樂與表演藝術大學教學的重點是滑稽性,所以還在研究滑稽性的現象、理論和實踐。

此外,我還在研究戲劇排練作爲一種文化現象的歷史與實踐,尤其是排練過程中各種複雜的情緒糾葛,以及情感的生成和表現。

2. 您從什麽時候開始接觸中國?

那是1992年,通過我和女朋友楊穎嘉(Irmgard Enzinger)在中國的一次長途旅行,當時她正在台北上一年大學。當然在這之前,也通過與她以及她的漢學圈子的交往。

3. 與中國的交往給您的工作或生活帶來了哪些影響?

影響是多方面的。由於大量接觸中國導演和作家、廣泛參與同他們合作的具體戲劇專案,因此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與中國文化和中國戲劇的交流切磋,都給我的工作打上烙印。其中,對我而言具有特殊意義的是關於是否存在廣義上的互相理解的可能性這樣一個問題,也就是我們如何互相理解、達成共識,“理解”究竟是什麽意思,以及誤會是否也是一種創造性過程。

當然,中國的飲食文化也對我影響頗深,對我來說,它已經成爲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打太極拳亦是如此。

4. 您在中國最美好的經歷是什麽?

這是一個反復出現的情景:在吃飯時與人交談,興致勃勃地就各自的美食經歷一拍即合,興奮地期待一道道菜品呈現出來,看著晚飯時一盤接一盤菜端上桌來,漸漸地形成一段華麗的樂章,演變出由各種味道組成的多彩畫卷。

5. 您在中國最不愉快的經歷是什麽?

在一個 大廣場上,將犯人在人群面前示衆。犯人的脖子上挂著一塊大紙板,上面寫著他們的名字,還打上了大大的叉,大喇叭裡還向衆人播放這些犯人的罪行。這是我1992年在中國西南某城市碰到的事情。

6. 有沒有您最喜歡吃的中國菜?

這個問題最難回答了。很多菜我都喜歡吃,例如老北京炸醬麵,手擀面,搭配蔬菜、肉和依個人口味選擇的各種醬。

7. 對您來說什麽“最中國”?

“差不多”原則,其意思很像巴伐利亞土話中的“Passt scho”。

面對日常生活就像面對不斷施工的工地的勇氣,這種包羅萬象的生活原則, 就是要以一定的寬容之心去面對各種不完美、不盡如人意、需要補救、甚至非常不靠譜的事情。

8. 中國文化方面哪種成果給您印象最深?

中國文字,儘管我不能讀寫漢字。這是一種極其漂亮、複雜、盤根錯節、同時又高深莫測的文字體系,它代表了對我來說在許多方面陌生的感知和思維方式。

9. 如果可能的話,您願意和哪個中國人交換一天生活?

希望是同道家哲學大師莊子。跟他換一天生活,我就能獲得超越時間和思維空間的體驗, 而且還會生活在一種完全不同的語言中。這肯定會成爲非常刺激的歷險。當然還要穿越回來,不過我不知道,在眼下的歐洲如何和是否能靠此活下去。

10. 您希望把中國的哪些習慣或理念帶回國內?

從容與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