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人物
徐鳳霞

Xu Fengxia (徐凤霞)
Photo: Harald Morsch

徐鳳霞,1963年生於上海,5歲開始學習古箏、三弦等樂器演奏。從上海音樂學院畢業後,徐鳳霞1986年開始在上海民族樂團擔任三弦獨奏,並於1988 年與該樂隊首次赴德國巡演。20世紀90年代,徐鳳霞還同時活躍於上海首個女子搖滾樂隊“ 女子電聲樂隊”,1990年在上海人民劇院第一次與爵士音樂家合作舉辦音樂會

     1991年徐鳳霞移居德國,並開始與爵士樂和即興音樂人如彼得•科瓦爾德(Peter Kowald)、約翰內斯•鮑爾( Johannes Bauer)、哈米德•德拉克(Hamid Drake)、馬丁•布盧默(Martin Blume)、 彼得•布勒茨曼(Peter Brötzmann)和菲爾•明頓(Phil Minton)等合作。此外,她也因演奏衆多特別是中國當代作曲家的作品而出名,其中包括許舒亞、瞿小松、陳曉勇和周龍等。除中國傳統音樂之外,徐鳳霞還在演出中融入世界不同音樂形式的元素和聲響,並經常活躍於國際不同爵士樂音樂節。她曾經與“Recherche”樂隊、不萊梅室內愛樂樂團、以及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等合作首演了衆多當代作曲家的作品。徐鳳霞多次贏得各種獎項,包括2009年埃森市爵士樂大獎等。她和瑞士打擊樂手盧卡斯•尼格利(Lucas Niggli )合作出品的CD唱片還贏得了2009年度 “德國唱片評論獎”。

     2009年,徐鳳霞與德國女小提琴演奏家貢達•戈特沙爾克(Gunda Gottschalk)在中國共同進行訪問演出期間,産生了將西方視角與中國音樂文化相融合的想法。兩位音樂家贏得了烏珀塔爾的Indigo絃樂四重奏,並爲此創作了《滬音》。在德國成功演出之後,這一創作將來到中國:2012年秋天,徐鳳霞將與貢達•戈特沙爾克作爲“幽蘭二重奏”訪問中國多個城市,以與中國音樂家會面並共同演出。

     1. 你最近在忙什麽?

     我剛在薩爾布呂肯呆了一周,並在中國女作曲家王琳的新作中作爲獨奏演出。那是爲薩爾州廣播電台新的波音大廳的啓用儀式。另外我也還舉行了幾場獨奏音樂會。未來幾個月還有新的專案:比如以一種阿爾卑斯山地區的傳統的奇特爾琴和中國古箏演奏的新音樂。奇特爾琴由格奧爾格•格拉斯爾(Georg Glasl)演奏,他在慕尼黑音樂學院教授奇特爾琴。 4月我會和法國和美國的音樂家以及一個日本箏演奏家一起進行一次法國巡演。5月我會和兩個法國人,大提琴師迪迪耶•貝蒂(Didier Petit)和單簧管手蘇爾凡•卡薩普(Sylvain Kassap),一起進行一次中國巡演。

     2. 你從什麽時候開始接觸德國?

     1980年開始閱讀歌德的《少年維特之煩惱》,1989年真正和德國現代爵士音樂家、作曲家、小提琴演奏家盧茨•瓦格納(Lutz Wagner)合作,並得到德國駐上海總領事館的資助,在上海人民劇院舉辦了第一場帶有即興音樂的東西方混合樂隊演奏會。

     3. 與德國的交往給你的工作或生活帶來了哪些影響? 

     最大影響是,我學到了德國人對於工作和處理任何事物的嚴謹態度,生活上有條有理。

     4. 你在德國最美好的經歷是什麽? 

     到處看到綠色,人們對於世界各種不同文化的尊重,特別是對藝術家的尊重。

     5. 你在德國最不愉快的經歷是什麽? 

     服務性行業太慢。比如當我急需要一個修上下水的工人時,在德國要等很長時間,而如果在中國的話馬上會有工人到位。德國不管在哪總是要爲這種事情等待。

     6. 有沒有你最喜歡吃的德國菜? 

     咖喱香腸。

     7. 對你來說什麽“最德國”? 

     “最德國”對我來說意味著我能找到可靠的合作夥伴,而不會是那種給出很大承諾卻什麽都不做的人。在德國大多數人會說到做到,我覺得這是德國的特點。在其他很多國家這可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這也給我的國際化發展一個很好的基礎。這種“最德國”使德國成了我的第二故鄉。

     8. 德國文化方面哪種成果給你印象最深? 

     理性,新技術的開發,人們對於大自然的熱愛和保護,幾百年前的德國大文豪們對世界文學和哲學的巨大影響。

     9. 如果可能的話,你願意和哪個德國人交換一天生活?

     能接受世界文化 、理解藝術家而且知識淵博的德國人。男人女人無所謂。

     10. 你希望把德國的哪些習慣或理念帶回國內? 

     對於文化的保護,對人格的尊重,辦事嚴謹 ,特別是對於藝術家的資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