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人物
金星

金星
金星 | © 金星

很多人聽到金星這個名字,想到的首先是她在95年做的那場變性手術。如今這位家喻戶曉的舞蹈家與她的德國丈夫漢斯(Heinz-Gerd Oidtmann)和三個孩子生活在上海。如果可能,她想和德國總理默克爾交換一天生活。

  金星是中國當代最優秀的其中一個舞蹈家,被譽為中國現代舞的創始人。1967年出生於遼寧沈陽一個朝鮮族家庭,自幼能歌善舞,9歲時進入沈陽軍區部隊文工團學習舞蹈。17歲時已獲上校軍銜,並獲得赴美留學獎學金,學習現代舞。1991年,他在美國舞蹈節上創作的舞蹈《半夢》大獲成功,獲得“最佳編舞獎”和“最佳編舞家”稱號。隨後曾先後在羅馬和布魯塞爾工作。1995年,28歲的金星選擇勇敢面對真實的自我,在北京做了變性手術,實現了自己做一個女人的夙願。2000年,她更如願以償地做了母親,她稱這一經歷讓她“終身難忘”。隨後,她與德國人漢斯(Heinz-Gerd Oidtmann)組建了幸福的家庭。2004年,她的大型現代舞《上海探戈》在歐洲巡演,她的自傳也被翻譯為多國文字相繼出版。目前,她與丈夫和三個兒女生活在上海,經營著她的金星現代舞蹈團。

1. 你最近在忙什麽?

2008年12月底我剛剛結束了《中國製造——遊園驚夢》在北京保利劇院的演出,我離開北京8年以後,這是我08年第三次回北京演出。此次是和德國的作曲家路茨•格蘭汀(Lutz Glandien)合作,我們已經有了多次愉快的合作經歷。現在已經開始進行一個新的國際項目,參加者有來自奧地利、瑞典和中國的藝術家。 

2. 你從什麽時候開始接觸德國?

1996年我帶著我的北京現代舞團參與德國斯圖加特藝術節的演出,這是我第一次到德國去。第一次接觸德國是在1985年代表中國政府到法國演出。當時我們從法國坐火車回北京,途徑東德和西德,突然發現一墻之隔的東德和西德是完全不一樣的地方。

3. 與德國的交往給你的工作或生活帶來了哪些影響?

我覺得德國人特別注重細節,做每一件事情特別仔細,包括跟我先生生活在一起,他每件事情也是特別注重細節,一板一眼。嚴謹是我在和德國人的交流中獲得最大的影響。在我們去世界各個國家的劇場演出的時候,到了德語國家的劇場,就會發覺那裏的劇場工作特別嚴謹。所以去那裏演出是很幸福的事,不需要再擔心,不像如果去法國、意大利的劇場演出,就可能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而德國就不會,它的嚴謹程度非常好。

4. 你在德國最美好的經歷是什麽?

我最喜歡柏林的夏天,柏林文化的活躍是讓我意想不到的。柏林每年有最大型的國際同性戀遊行。我從來沒想過這樣的事情會在德國發生,德國給人印象是觀念上比較保守的一個國家,這裏怎麽會有這麽自由、這麽放任的態度,這讓我覺得特別吃驚。夏天的這個經歷讓我對德國民族和文化有了新的認識,大開眼界。

5. 你在德國最不愉快的經歷是什麽?

談不上有什麽不愉快的經歷,反正我不願意冬天去德國,太冷而且人們情緒都特別低落。一個很有意思的經歷是,我的先生是亞琛(Aachen)人,那是一個很有歷史的小城。德國人的穿著普遍都比較保守一些,比如說我在德國出門的時候,哪件衣服能不能穿都要經過我丈夫的同意。有些時候他覺得某件衣服可能德國社會接受不了。德國女人穿衣服很男性化,根本沒有中國女人穿得好看。我有很多女朋友嫁到德國去,幾年以後她們穿得土死了,環境改變人。反正我第一次見婆婆的時候選衣服選了半天,很多衣服都不能穿。我有很多法國的蕾絲、紗裙都很好看,可是我老公說很過分,吊帶裙也不行。這不算是不愉快的經歷,但卻是對文化的一個認識。對我來講不論好的還是不好的經歷都是對文化的一個再認識。

6. 有沒有你最喜歡吃的德國菜?

酸菜,和北方的酸菜特別像。

7. 對你來說什麽“最德國”?

我覺得汽車最德國,德國的車確實不錯,而且德國的公路也好,全世界最好的高速公路是德國人的。公路上面沒有限速,公路過關,汽車也好。

8. 德國文化方面哪種成果給你印象最深?

德國人的哲學思想影響了全世界人,那麽多哲學家都出現在德國。還有德國人的歌劇。意大利的歌劇是熱情,法國的歌劇是浪漫,德國的歌劇是一種很理性的東西。用德語唱起歌劇來我特別愛聽,比如威爾第的作品。德國的音樂根基我特別喜歡。其他成果還有很多,但如果說是印象最深的,我首選哲學和歌劇這兩個。

9. 如果可能的話,你願意和哪個德國人交換一天生活?

我要跟默克爾交換一天。因為德國是一個很男權的社會,作為第一個女總理她是怎樣在這麽一個社會環境下面對,玩男人遊戲的時候她怎樣和這些男人打交道,這個我會能想象得到,但我想體驗一下。因為德國的政治、經濟各個方面一直是男人在掌控,現在出了一個女總理,那麽這個女的在男人面前她是一個怎樣的感受,她要做出什麽樣的狀態才能把握這種局面。這個我特別感興趣。

10. 你希望把德國的哪些習慣或理念帶回國內?

我覺得是德國的嚴謹和負責,而且如果中國的社會福利制度能像德國就更好了。當然首先是嚴謹,人生活當中需要鬆弛,但嚴謹能推動社會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