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烏爾蘇拉·克雷歇爾(Ursula Krechel)

烏爾蘇拉·克雷歇爾(Ursula Krechel)
烏爾蘇拉·克雷歇爾(Ursula Krechel) | © Ursula Krechel

《上海離哪裏遙遠》講述了逃亡到上海的德國和奧地利猶太人命運。這本書的作家烏爾蘇拉·克雷歇爾(Ursula Krechel)第一次來中國是在1980年。

  烏爾蘇拉•克雷歇爾,1947年出生於特里爾,攻讀過日爾曼文學、戲劇學和藝術史專業。曾擔任戲劇顧問,並執教於多所大學,最終任職於柏林藝術大學。自1977年起,生活在柏林的烏爾蘇拉•克雷歇爾已經發表了十二本詩集及多本散文集、隨筆集和戲劇作品。她最近的兩部作品是在2005及2006年分別出版的詩集:《硬核裏面的聲音》(Stimmen aus dem harten Kern)和《向中》(Mittelwärts)。後者只收錄了一首長詩。詩的主題是作者對旅行的反思及其在遠方時體會到的特別的時間感。

  2009年間,烏爾蘇拉•克雷歇爾在各種朗誦會上介紹她最新寫就的小說《上海離哪裏遙遠》(Shanghai fern von wo)。這部小說反映了來自德國和奧地利的猶太人流亡的命運。1938年,在遭受到迫害之後,上海成為了他們最後為數不多的避難所之一。在進行了多年的資料搜集以後,作者描繪了當時來到上海的18000名新移民中的幾個人物形象,作為其他眾多移民的代表,作者讓他們在小說中發出了自己的聲音。

  烏爾蘇拉•克雷歇爾憑藉小說《上海離哪裏遙遠》獲得了將於2009年9月頒發的約塞夫•布賴特巴赫獎,這是德國境內獎金最高的文學獎項。

1. 你最近在忙什麽?

現在去很多地方介紹我的小說《上海離哪裏遙遠》,同時我也正在寫一本新的詩集。

2. 你從什麽時候開始接觸中國?

還在上大學時,我就已經較多地研修了東亞藝術史,那種對事物的高度濃縮與抽象令我著迷。我第一次去中國旅行是在1980年。那時候,歷經文化大革命的中國漸漸地對外開放,人們也開始小聲地談起自己被下放農村的經歷。那是一段激動人心的日子,當時遇到的許多人和事我永遠都不會忘記。

3. 與中國的交往給你的工作或生活帶來了哪些影響? 

在第一次遊歷了中國之後,我就常常閱讀中國的文學作品。我對自己說,如果我想對中國有所感悟的話,那麽,我要學會通過歐洲猶太移民的眼睛看中國。這些移民在1938至39年間流落到上海,他們一輩子都滿懷感激地回憶自己所得到的救助。他們抵達上海的時候身上只帶著10個帝國馬克,卻要以此重新建立起自己的生活。

4. 你在中國最美好的經歷是什麽?

青海那裏廣闊無垠的景色。

5. 你在中國最不愉快的經歷是什麽?

在我第一次去中國時,那裏正在開展“杜絕隨地吐痰”運動。三十年後,我在北京依然還會遇到某些老人,他們能夠將痰吐得剛好沿著我的肩頭飛過。我難以判斷,這種做法是一時不小心還是對獨自旅行的歐洲女人表達無言的不滿。

6. 有沒有你最喜歡吃的中國菜?

單單是每天可以吃到米飯這一點,已經是一種享受了。

7. 對你來說什麽“最中國“?

我不知道什麽“最德國”,相應地,對於什麽“最中國”我也不感興趣。身為作家,我關注的是個人化的和具有特殊性的東西。

8. 中國文化方面哪種成果給你印象最深?

在第一次到中國旅行時,讓我著迷的是一件極其簡單的事情:這麽多的人能夠吃飽肚子,這是怎麽做到的?今天引發我興趣的是,中國在從文化上吸取西方價值並對其加以獨立運用的兩者間走出的錯綜複雜之路。

9. 如果可能的話,你願意和哪個中國人交換一天生活?

與一位書法家。

10. 你希望把中國的哪些習慣或理念帶回國內? 

在任何生活處境下,或者在身體姿勢不舒服的時候,中國人都可以安然入睡,這令我驚嘆不已。我上一次在旅途中看到了一個男人,他身體平攤在自行車車座和後車架上,保持著平衡呼呼大睡。真讓人羨慕。歐洲人更傾向於將睡眠看作是一種設防的狀態,是不願意讓他人看到或者極力避免讓他人看到的狀態。